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无题

动画拉面篇后




“我的心在动摇。”




银时和长谷川在小钢珠店门前道别后,一个人慢慢走在街上。拐了几个弯后,他看见挂着灯笼的移动屋台帘子下,半个熟悉的背影。银时想起昨天在几松店里看见新增的荞麦面菜单,看见挂在墙上的牌子,他的第一反应是身边好像有人喜欢吃荞麦面,如今看见那个背影,记忆有了实感,似乎证实了自己的第一反应。

“哟,假发,这么闲,请银桑我喝酒啊?!”

“不是假发是桂。不是闲是恰好经过。银时你连一杯兑了水的清酒都喝不起了吗?”桂根本没有抬起头看身边坐下来的人,依然一只手端着杯子慢慢啜着杯中的液体。

“嘛,银桑我的钱要拿来养家。老板,给个杯子,顺便,关东煮每样来两个。”

老板把杯子放在银时面前,银时拿起放在桂手边的装着酒的青色瓷杯,毫不客气地倒入自己杯中。桂并没有理会银时的动作,直到银时准备伸手拿桂面前的竹轮时,桂才动作迅速地将竹轮一口咬进自己嘴里。

“喂,假发,你太小器了吧。一个竹轮而已。”

“不是假发是桂,你也知道只是一个竹轮啊。”桂吞下嘴里的食物。

老板将银时要的东西放在两人中间,两人同时抬手拿盘里的食物。

屋台下的灯光很暗,明明也是歌舞伎厅,屋台的帘子却像一道墙一样,隔开了歌舞伎厅的霓虹花绿和喧嚣。



“老板,有丸子🍡吗?”银时一口喝掉杯中最后剩的一点酒,边抬起手拿青色瓷杯边问。

“有。稍等会,马上给您。”四十多岁的大叔不知从哪儿拿出几串丸子,丸子上还带着芝麻,递给银时。银时接过,一只手抽出一串递给桂,桂接过,“唔,谢谢。”

银时略微摆摆手,一口咬掉一个丸子,“反正也是你请客。”


“最近这儿安静了很多啊,前段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真选组的车和人吵着在周围转。”老板忙完了手里的事,开始跟坐着的两人聊天。

“哼,那些幕府的走狗就只会打扰普通大众的生活,老板,你也很看不起那些走狗吧!”桂一本正经道,带着明显的自我情绪。

“啊?!”老板明显呆了一下。

“喂,别说得这样直白啊,会吓住大叔的,对吧,大叔?再来两串🍡丸子。”银时伸出手,对老板伸出两个手指。

老板摆摆手,“不会吓住的,看来这位客人跟真选组有什么过节吧,这么看不起他们。”老板把丸子递给银时,“说起来,前几天那么吵好像是说他们在抓一个人,叫什么来着,我听见那个举着炮的队长喊了名字,叫什么?……”

银时侧过头,看了桂一眼,后者两手袖口相交,感受到银时的目光,也依然不变脸色。

“叫假发吧。”银时转回头,懒懒地接一句。

“不是假发是桂。”

“对啦对啦,就是桂。”老板被桂的话提醒了之后,很高兴,情绪立马高涨,“啧啧,听真选组的人喊,说那个桂受了伤,逃不了多远。可是,看他们闹腾了好几天也没有抓到。说起来……”

银时咽下最后一口丸子,桂站起来,转身准备走。

“喂,假发,结账啊。你准备吃霸王餐吗?”银时跟着站起来,喊道。

“不是假发是桂,银时,明明是你吃得多?为什么要我结账。”桂转身看着银时。

银时挠挠头发,“吃之前就说好了你结账,对吧,老板?”银时侧头望望老板。

“谁和你说好了,我有和你说好吗?老板,你听见我们说好了吗?”桂也侧头盯着老板。

“诶?诶诶?……”被打断话的老板,看着眼前的两个客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

……

最后还是桂结了帐,原因是银时身上一分钱都掏不出来。




两人并排走在路上。

“所以,你前几天受伤了?”银时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

“哼,要不是我一时大意,怎么会被区区一个加农炮射伤。”桂忿忿然。

银时一手揣在衣服里,“你的运气还真不错呢,受伤了还能从那么多人眼皮下逃走。笨蛋果然受到上天眷顾。”

“不是笨蛋是桂,不是上天眷顾,是……”桂停下脚步,止了声音。

银时跟着停下,侧身望着落后于自己两步的桂,后者忽然抬起头,看着银时,“银时,你的心有动摇的时候吗?”说完这句话,立马微微低下了头,“应该没有吧。”桂看着地面。过了好一会儿,“绝对没有的!”桂重新抬起头看着银时,眼睛毅然。

银时回看着桂,半晌,转回身,“说什么动摇。我们这种人哪儿有精力去动摇自己的心啊……银桑我想通过小钢珠发财的心可是一点也没动摇过呢……喂,快点走啦,神乐可能还在等着我回家呢。你家那个腿毛大叔也在门前等你呢。”

“不是腿毛大叔,是伊丽莎白。银时,你能不能让leader少操点心,即然知道有人在等你就早点回家,青春期少女正在长身体,夜晚是长身体的好时段,不能老让leader熬夜……”桂走在银时身边,念叨着。

“是,是……早点回去……”




我们会动摇吗?不管是老师被抓,砍掉第一个敌人的头,站在满地尸体的战场边,看着战友和敌人混躺在一起,还是后来老师逝在自己面前,所有人分道扬镳,坚持活下去,再到现在发生的种种,其实我们都知道,那个扎根于我们心底的最开始的坚持,即使动摇了,也不会倒塌。

~~~~~~~~~

一个片段吧。

之前重温动画银魂时,对拉面篇桂说的那句“最重要的是,我的心在动摇。”超有感触。
感觉桂说这句话,包含了很多在里面。具体包含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个人想法,桂坚持的黎明,银时坚持的保护,都不会动摇的,可能方法因为某些事变了,但是目标是不会变的,桂说的动摇大概就是方法的改变吧,我猜。

随便写写,顺便试试原著的水。一直不敢写原著向,是知道不管是架空还是现代还是校园等等AU,即使OOC了也觉得可以接受可以原谅,但是原著向的话,还是想尽量注意注意……

当初感触时本来想站在桂的单人角度来写写,发现还是不行啊,驾驭不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