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带着现实给予的不安
和你们赠与的安慰

【银桂】双A之少将之间

如题,ABO星际·帝国AU,双A!双A!双A!

短篇系列文:设定相同,故事单独成篇,也可每篇联系。

非传统向ABO,有私设。

OOC注意

------------正文分割线--------------

银时带着满身酒气回到自己房间,推开门的一瞬间,春日和风卷着雨后草木的清香味传来,他那被酒精搅乱的大脑清醒了一瞬间。

抬手摁下灯开关,屋内两盏灯迫不及待地亮起。靠窗的桌子上整齐堆放着一沓资料,床上被子叠放整齐,中午离开时乱成一团的屋子一看就被人打扫过。银时摇摇晃晃走到屋内,深吸了一口气,让他头脑清醒瞬间的那股味道却不见了。

醉酒后的脑子有些不受控制,银时靠着墙,有些固执...

【银桂】朝颜

(一)

发现那棵树时,是春天。桂追着一只蓝白相间的小鸟,跑到了村子边的山脚。

被雷劈过的树,粗壮的树干,一半有深绿色的叶子,另一半只剩光秃秃的朽枝。一根纤细带短柔毛的藤蔓一圈一圈地绕着树干,藤蔓叶子挨着朽枝,倒像是朽枝活了过来。浅绿色的蔓尖恰在树干的朽枝和深绿色叶子之间,随着风摆动,桂仰头看着它们,忘记了那只漂亮的小鸟。

桂摘了两片藤蔓的叶子,回到村子里。村头河边,一群孩子靠着小船嬉闹,有在私塾上课的同窗招呼桂一起玩耍,桂摇摇头,脚步不停。 

走过村子的主干道,又拐过两条小径后,远远地,松下私塾出现在视野里。脚边的水田里传来虫鸣声,太阳已经偏西,私塾院前的小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银魂|青葱】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青草莓6576:

 @水LFQ漪--诡琴巫 的点梗,我错了我把心动纯情的点梗变成了低俗的段子(。)


※青春期VS臭屁期


※纯情少年VS污而不自知的儿童


※未成年人保护向(?)


※后方文风崩掉注意,奇怪的乱入注意


——————————————


刚到近藤家道馆那会儿,土方还是一年方十五的少年郎。青春正当时,叛逆、暴躁、过剩的自我意识也如期而至。少年郎早就声名远扬(尽管并不算什么好名声),此番载“誉”而来,乡里一时传得沸沸扬扬,人人皆知近藤处来了个狠角色。土方知自己多蒙近藤照顾,不愿高调,但事已至此,索性拿出全部...

【银桂】吵架之后

设定见《Animage》4月号,高天原牛郎什么的,桂桂军绿色西装高马尾什么的(星星眼


两小时速写,质量三不——不管不管不管,就是想看他们恋爱恋爱恋爱(doge( ̄▽ ̄)~*


OOC注意


松子,不好意思,又用这个名字杜撰了一个好妹子。(捂脸


啊,下午咖啡喝多了,到现在心跳还好快……


———————正文分割线—————————


他们吵架了。


原因很简单。桂重感冒刚好就陪客人喝了干邑,烈性酒让他吐出了银时花一个多小时为他熬的西米羹。


银时不心疼自己少睡一个小时熬的羹,他...

【银桂】待归

一个三千字左右的段子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只想说:下雪好冷啊

-----------正文分割线-----------

雪终于停了。

从被树枝遮挡的洞口往外看,视野所及,全是白茫茫一片。

洞里只燃着两堆火,火上架着两口铁锅,煮着热水。几十个人或坐或躺,一眼望去,这不小的洞竟然显得有些拥挤。

是难得的休息时间。这么大的雪,不管是天人、政府还是攘夷之士,都没有办法发起最基本的进攻。

坂田银时躺在靠洞口的位置,闭眼睡得很沉。洞口在背风处,可依然有风穿过树枝吹到他身上。

抱着剑不动的右手,袖摆自然下垂,随着风一动又一动。

离银时坐得最近的人在两三步外,那里刚好有个弯折处,从洞口吹进...

【银桂】最大公约数

微博盲狙高考:四川卷

2017四川高考作文:正逢高考40周年,让考生以“我的高考”或我看高考为副标题,谈下自己对高考的看法。自命题,题材不限。

银桂日文

此文送给@小怪兽爱地球小天使,谢谢呢,这么多年在lof上都能看到你,谢谢你一直的支持,银桂这么好,不会退圈的,一直都会在。

 

关于文:

题目来源B站手书,作者的话,我知道你们知道(笑~

银八桂青梅竹马设定

不清楚霓虹高考,网上也只有零零散散的资料,设定1月份升学考试,3月份拿高中毕业证,4月份大学入学。

现代au习惯性让桂桂当医生,因为觉得合适。

就想让他们在一起,所以不会有任何阻碍。

剑道的东西来自于《竹刀...

【银桂】狮豹游戏(补档0-2)

有小天使说链接失效了,看了一下,是lof删的,删了就删了吧,它高兴就好。

补下档,也没有修改,坑在这儿,会填的,最近忙,慢慢来。

00、

银时坐在副驾驶上,张开的精神屏障里面,放大的视觉听觉感官紧紧跟着前方的那辆车。新八按照银时的指示展开了屏障,感官被控制在普通人水平,神情紧张。神乐在后座通过电子接收器联系援助,但没有得到回应。

眼看跟着的那辆车开始减缓速度,银时抬手示意,新八油门踩到底,两车之间的距离逐渐拉短。忽然,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银时表情一滞,伸手搭住了方向盘,还没等新八反应过来,跟着的那辆车驶过的路面突然爆炸,烟雾热气扑来的瞬间,新八的精神屏障受到剧烈冲击,像玻璃一样产生裂纹,...

【银桂】狮豹游戏

双节已过,但在放假期间,也算是赶上了(吧?)

写啰嗦了,等全文写完大改~

ooc注意


前文

10、

上面派下来的医生在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的时候赶到了真选组。长得矮胖的小老头好像没看到一群人似的,只是简单地同近藤说了两句话,就带着助手进了房间。助手身材瘦长,带着眼镜,不知道是不是银时的错觉,当他和银时目光相接时,似乎笑了一下。

银时看着小老头和助手的背影,感叹军部的速度。从冲田向近藤报告,近藤向上级报告,上级又报到军部去,也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等专家赶到时,距离桂出事半天都还没到。

想起带着万事屋做任务时曾经看到过的三教九流、关于社会底层那些事儿,银时觉得很庆幸,庆幸桂的向导...

【银桂】狮豹游戏

前文


08、

这个地方以前离海边很近。“二十几年前政府填海造陆,刚开始时所有材料都堆在这里的。那时候周围还有很多民众,后来海岸线变化,那些民众渐渐搬去了其他地方,大概十年前吧,政府在这里大肆种树,这里变成了一个奇怪的森林公园。”

“奇怪的森林公园?”桂坐在后座,手里拿着一份地图。

“这个公园建好以后,刚开始人流量还很大,一段时间过后,不知为什么,游客量渐渐少了,到现在,几乎没有人。”耳机里面传来监察队队长山崎的声音,“公园没有门,也没有听说有什么怪谈之类的话,反正人流量就渐渐少了。”听到怪谈两字,桂抬头望向副驾驶座,山崎继续说,“问了距离公园最近的居民区的人,他们都不知道缘由,并且...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