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鞠躬♡

【银桂】吵架之后

设定见《Animage》4月号,高天原牛郎什么的,桂桂军绿色西装高马尾什么的(星星眼

 

两小时速写,质量三不——不管不管不管,就是想看他们恋爱恋爱恋爱(doge( ̄▽ ̄)~*


OOC注意

 

松子,不好意思,又用这个名字杜撰了一个好妹子。(捂脸

 

啊,下午咖啡喝多了,到现在心跳还好快……

 

———————正文分割线—————————

 

他们吵架了。

 

原因很简单。桂重感冒刚好就陪客人喝了干邑,烈性酒让他吐出了银时花一个多小时为他熬的西米羹。

 

银时不心疼自己少睡一个小时熬的羹,他也不承认自己心疼桂的身体,但心里就是窝着一股火,看到桂吐完在休息室休息时,没忍住冷嘲热讽了几句。

 

这几句冷嘲热讽,让本来身体就很难受的桂罕见地生气了。

 

两个人同时生气的后果就是连续两天,没有和对方说话。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店里。

 

傍晚的写字楼开始归于沉睡,歌舞伎町却刚刚舒醒。

 

街道上人还不多,但各店铺门前的霓虹灯开始闪烁。各色灯光从高低不一的店铺上投在空中,将整条街道变成了染缸,人从街道上走过,沾了一身不断变换的颜色。

 

高天原门口的主色调是紫、红、金黄,银时到达店里时,一部分来得早的牛郎三三两两围成一圈聊着或正经或混乱的话题,和大部分人打过招呼后,他直接到了吧台处,向酒保伸手要巧克力巴菲。

 

酒保嘲讽了银时两句,万年不变的吐槽他在牛郎店里吃巴菲的事情,银时懒得回应他,摆摆手,“小子,既然店里为一些客人准备了巴菲,为什么我不能吃?”酒保扁着嘴递过来卖相并不佳的巴菲,银时嫌弃地看了一眼,伸手接过时看见门口进来的熟悉身影,恨恨地咬了一口巴菲上的巧克力,“账记在假发头上。”说完端着巴菲进了休息室。全然不顾酒保对他喂了一声表示不满。

 

桂经过吧台时酒保换上了开心的笑容。将刚刚对银时的情绪全数转换成了对桂的喜欢,桂向他打招呼,随口问了一句上一周自己有没有在吧台处赊账。——牛郎陪酒时喝的酒自然不会自己给,但偶尔牛郎也会请常客或同事喝一杯,这个时候就需要自己支付了。酒保摇头,随后想到银时那被草莓巴菲,“哦,对了,坂田先生说他吃巴菲的钱算在桂先生账上。”

 

听完酒保的话,桂点点头,忽视了透过休息室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转身进了洗漱间。再出来时,披在肩上的头发扎了起来。整个人显得清爽了不少。

 

银时将味道并不好的巴菲全数吞进肚里,隔着很远看着坐在吧台边与另一个牛郎聊天的桂,想起自己盖在厨房里的饭菜,不知道那顶笨蛋假发有没有吃。

 

墙上分钟转了大半圈,店里和缓的音乐变成了欢快的爵士乐。开始有客人被站在街上揽客的店员带了进来,一些牛郎们主动上前,将客人带到了不同的位置。酒保们也备好了基酒,只等喊酒。

 

桂依然坐在吧台处跟人聊着天,银时被几天没来上班的友人长谷川拉着絮叨,有一句无一句地应和着,眼睛不时往吧台处瞟去。说了一大通话却没得到太大回应的长谷川,察觉到友人心不在焉的态度,抓着银时的肩膀使劲晃了晃,又顺着银时的目光望去,桂的侧面完美地出现在视线里。

 

长谷川将墨镜一推,遮住了不容易出现在自己脸上的幸灾乐祸,“银时,你跟小假发吵架了?”

 

银时将长谷川的脸推向另一边,“谁会跟一顶假发吵架,我疯了吗?”刚说完就见一个熟客出现在门前。整理了一下衣服,银时起身,换了表情,朝站在门前向自己招手的女孩走去。

 

长谷川摸了摸下巴,也站起来,往吧台处走去。走到桂身边,一把揽住桂的肩,“小假发,好久不见。”

 

“不是假发是桂,前几天不是刚见吗?”

 

“哎呀,小假发不懂。你是不是跟……”长谷川话还没说完,酒保冲他点了下头,“长谷川先生,你的客人来了。”桂和长谷川一起回头,果然是长谷川的常客,他只能吞下没说完的话,冲桂和酒保笑了笑,开始接今晚的第一个客人。

 

“桂先生不去前面看看吗?”酒保问桂。

 

吧台在店里最里面,很多新客会站在门口看店里的人,坐在吧台处的人一般看不到。

 

桂摇头:“今晚松子会来。”

 

若不是松子会在固定的时间来店里,桂是准备休息一晚的。重感冒刚好转就喝了烈酒,后面跟银时吵嘴后心情也不太好,虽然两天过去心里的火已经没了,但桂暂时不想跟银时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对所有人都宽厚到极致的桂,偶尔喜欢在银时这儿较较真。说不上原因的他,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一种说法叫在恋人面前的撒娇。

 

银时虽然在同身边的女孩交谈,笑容也是面向女孩的,但在女孩做低头、喝酒等动作时,总会瞟一眼吧台处,这两天桂到店里基本不接客,这也是银时乐意见的。他可不想再看见桂在身体本就不好的情况下大吐一通。说句实话,要不是因为吵架,他肯定让桂别来上班了,如今冷战期间,谁先开口谁不是就认输了吗?

 

两个小时过去,银时将女孩送到了门口,礼貌地表示完欢迎再来时,银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漂亮身影。他立即上前招呼:“松子小姐,好久不见您越来越有韵味了。”

 

松子小姐算是高天原的常客,也是桂的贵客。她的丈夫是一名黑社会组织的头目,因病去世后,松子暂时代替了丈夫的职位,照看老人抚养幼子。

 

松子受过很好的教育,有典型的大和抚子气质,但因为撑起了一个组织,性格上又有着坚硬的一面。桂很喜欢松子这位客人,同样的,松子也喜欢同桂聊天。

 

银时伸手将松子引进店里,随即带着她坐到常坐的位置。明知不可能,但他今晚想替桂接待松子。只是松子刚坐下,就朝银时身后展颜微笑,“好久不见,桂君。”

 

桂越过银时,向前一步,牵起松子的手,微微弯腰,“好久不见,松子小姐。”

 

两人直接忽视了旁边的银时。等桂坐下后,松子充满歉意地朝银时一笑,“谢谢坂田先生。”

 

银时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露出不甚在意的表情,笑容却是刚刚好,“能接引松子小姐是我的荣幸,今晚玩得愉快。”说完离开时,跟桂眼神相交,他从桂眼里看到了一丝得意。那丝得意让银时心情好了不少,虽然不会承认,但桂偶尔的小脾气还是很能戳动心里的某处。

 

不过,当银时一个转身就看到三瓶冬佩利被送到角落位置时,那份好转的心情霎时不见了。

 

香槟的酒精度并不高,但每一个喝酒的人都知道,香槟醉人,冬佩利更容易醉。

 

银时是知道的,松子并不喜欢喝酒,不管点什么样的酒,大都会进入桂的胃里。不过也因为松子并不喜欢喝酒,她每一次到店里时,最多只点一瓶冬佩利。更多的时候是花着钱跟桂聊天。

 

可能是有喜事或者心事,银时猜测着,却看到另一个熟客进了门。来的人是银时的贵客之一,他不得不先放下对桂的注意力,全身心接待起客人。

 

松子却是异常兴奋,这几日她遇见了好事,心情很好,迫切想找一个地方发泄心中的激动。所以一口气点了三瓶冬佩利。

 

从职业态度上来说,桂不会减少客人的兴致,再说了,三瓶冬佩利能让桂今晚收入增加好多。自从和银时在一起后,桂就开始存钱了,牛郎的职业干得再好也顶多到三四十岁,他要为自己和银时想一下后路。

 

桂认真地听着松子的话,高兴时举杯为她庆祝,松子教养很好,虽然一直在让桂喝酒,但很有节制,因此桂喝得很慢。

 

店里嘈杂的声音,因为两人之间和缓的气氛似乎自动低了很多。不知不觉间,三瓶冬佩利变成了空瓶。松子果然遇见了喜事,眼见两人杯子空了,她叫住了路过的服务生,让他悄悄送一支黑桃A香槟。服务生听见酒的名字眼睛都亮了,看向桂时投去了赞赏的眼神,松子叮嘱服务生不许声张,服务生快步去了吧台,同酒保低声交流后,用一块深紫色丝绸盖在酒上,送到了松子与桂坐的角落里。

 

酒瓶打开以后,松子阻止了桂的动作,自己拿起酒瓶先给桂到了一杯:“桂君,这一杯是谢谢你今晚听我说了这么多。”

 

“松子小姐遇到高兴的事情我也很开心,与您聊天我也很高兴。应该是我谢谢您。”桂抬手将一杯酒送进嘴里。随后替松子到了大半杯酒。

 

一瓶昂贵的香槟,在交谈中再次没了踪影,待最后一口酒喝完,松子眨着眼有了些醉意,招来服务生结了账,桂将松子送出门,与司机一起将她扶到了街头处的车上,目送着车驶远后,慢慢走回了店里。

 

刚回到店门口,就被两个穿着职业装的OL指名了。

 

两名女孩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玩,桂不好意思拒绝带着好奇兴奋看着自己的女孩,笑着将两人带到位置上。

 

银时的客人今晚尤其兴奋,拉着银时说个不停,他没注意到松子已走桂又接了两位客人。

 

等到一通天聊完,银时才发现店里的客人少了很多。

 

接待一位客人需要两三个小时,从八点到十二点,是店里营业的黄金时期,银时接了两位客人,算起来也差不多十二点了。将客人送至店门口,正好看见桂送两个女孩出门。

 

与女孩礼貌道别后,桂转身,黑色的衬衫扣子被解开了两枚,领带也松开了一截,最重要的时,看着银时的桂,嘴角微翘,眼眸透亮,银时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桂喝了不少酒,有些醉了。

 

和完全喝醉不一样,桂半醉时眼睛总是干净得澄澈,让人着迷。

 

果然,下一秒,桂不顾周围情况,走近银时,伸手揽住银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银时,我想吃荞麦面。”

 

银时一只手环住桂的腰,将人往店里带进去。周围人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牛郎店每日有众多人喝醉,他们的动作在外人眼里没有任何不妥。

 

将桂扶到吧台处,忙过头的酒保高兴地告诉桂他今晚收入不菲。桂看着酒保得意笑,酒保有略微失神,他看着银时从吧台边倒了一杯水递给桂,问:“桂先生喝醉了?”银时嗯了声,桂却不伸手接水杯,银时只好走近,刚走到桂身边,桂头一歪,上半身靠上银时,银时连忙伸手扶住桂,防止他摔下去。

 

长谷川晃悠着一个杯子出现在两人身边:“小假发喝醉了?”

 

桂眯着眼接道:“不是假发是桂。”又朝银时怀里蹭了下,“银时,我们回家。”

 

银时没有应答,揽着桂跟长谷川对视,后者砸砸嘴:“半醉的小假发真可爱。”说完主动走到休息室内,将签到本递给银时,银时随手画下两个名字,跟围拢过来的几个同事招呼了一声,扶着桂从后门出了店。

 

凌晨的歌舞伎町依然喧闹,被银时揽着的桂走得很稳。出了歌舞伎町,被建筑挡住的风,吹过,桂停了脚步,银时侧头疑惑,桂忽然抱住了银时,头埋在银时颈边,轻轻笑,“银时,我要攒钱给你开个甜品店。”

 

银时身体一僵,刚认识不久大家一起喝酒时,有人无意中提到以后的事情,银时说他要开个甜品店,那时候桂吐槽他会得糖尿病的。

 

银时伸手,推开桂,微微侧身,一把将桂背起来。

 

“笨蛋,要开也是我自己开。”

 

两人十八岁在高天原认识,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

 

————END—————

 

我也想被桂桂牵手,我也想被桂桂抱住,我也想桂桂在我颈边蹭啊蹭。

我也想银时给我熬粥,我也想银时宠,我也想银时背。

噗,算了,你俩还是互相牵手互相抱互相蹭互相宠吧٩(๑>◡<๑)۶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