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银桂】狮豹游戏

哨兵向导AU  私设如山 有些设定来源于其他看过的哨向文

强化月不玩阴谋诡计(也玩不起阴谋诡计),单纯秀恩爱就好啦~所以,主线简单,完全能猜到结局系列

没有结合热的哨兵向导,算什么耍流氓?嗯,我就不是来耍流氓的!!! 

00、

银时坐在副驾驶上,张开的精神屏障里面,放大的视觉听觉感官紧紧跟着前方的那辆车。新八按照银时的指示展开了屏障,感官被控制在普通人水平,神情紧张。神乐在后座通过电子接收器联系援助,但没有得到回应。

眼看跟着的那辆车开始减缓速度,银时抬手示意,新八油门踩到底,两车之间的距离逐渐拉短。忽然,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银时表情一滞,伸手搭住了方向盘,还没等新八反应过来,跟着的那辆车驶过的路面突然爆炸,烟雾热气扑来的瞬间,新八的精神屏障受到剧烈冲击,像玻璃一样产生裂纹,他一脚踩住刹车,一只外耳显著的灰棕色金猫出现在前挡风玻璃后面,金猫耷拉着眼皮,胡须下垂,身子颤抖,显然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新八眨眨眼,将眼前的阵阵黑块赶走,耳朵里面嗡嗡的声音不止,神乐着急的声音隐隐传来:“小银,小银……阿八,阿八,小银昏过去了……” 

01、

那是一个院子,不大,被篱笆围起来了。院子里有一棵槐树,浓密的枝干,油绿的叶子,挡住了院外的暑气,将院子里面和外面分成了两片天地。

似乎是坐在屋檐下的。两个半大的少年,一个斜靠着屋檐下的柱子,一个躺在地上,头枕在另一个少年的腿上。槐树下,一头年幼的白狮子和一头体格大小差不多的黑美洲豹头身相贴,并排躺着,闭眼休憩。阵阵蝉鸣从院里院外传来。

这个地方是陌生的,但场景却很熟悉。

银时没有睁开眼睛,但大脑却从梦里的画面中逐渐清醒。熟悉的被子味道,即使闭着眼皮也能感受到的光线触觉,都告诉着银时他此时正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

“喂,醒了就起来。”房间门外的方向传来土方的声音。

“土方桑真狠心。坂田队长可是伤员呢,你得让他多休息一下。”伴随着哐当一声门响,冲田的声音和他掌握好的精神攻击直直朝银时奔来。

听到土方声音的瞬间,银时就展开了自己的精神屏障,冲田那不值一提的攻击,在碰到银时的精神屏障的瞬间就消失了。虽然喜欢开玩笑,但银时毕竟刚刚受了伤。

银时睁开眼睛,夕阳的余晖从门外透进来,是个好天气。土方直直走到窗边,拉开了厚重的窗帘,冲田坐在长椅上,盯着银时,一脸的不怀好意。“坂田队长啊,你知道自己昏迷了几天吗?”

银时坐起来,接过土方递过来的杯子,茶杯里装着经过特殊处理了的白水,“一天?”

“那是眼镜的昏迷时间。”冲田摇头晃脑,伸出三根手指,“是三天!三天诶,老板,我都好奇你们到底碰见了什么。”

银时愣了一下,三天?“新八没事吧?我这三天,有没有发生什么?”

“眼镜没事。”土方挨着冲田坐下,“你也没发生什么事。不过……”

“唔……”土方话还没有说完,银时精神世界里一阵抖动,仅仅一秒,又恢复了平静,一头白狮子忽然出现在床尾。土方和冲田对视一眼,银时看了白狮子一眼,问到:“谁给我做了精神安抚?”

话一出口,银时心里已经有了眉目。和普通的哨兵不同,银时的哨兵能力可以用罕见的强大来形容。也正是因为他哨兵能力的强大,从一开始觉醒哨兵能力后,能跟上他精神频率的向导就很少,而这一次伤害事件,能让他昏迷三天,对他精神世界的伤害可谓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给他做有效的精神安抚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再结合刚才那个梦,他已经知道了。

“军部有人来了?”银时又问到。白狮子从床上跳下来,在床尾转圈,似乎有些焦躁,但望着土方和冲田的眼神里有隐隐的期待,它感受到了银时内心的想法。

土方轻咳一声,“嗯,这一次这个事件和军部有关系,他们派了人来做共同调查。”银时是从军部调到真选组这个特警组织的,虽说当初是调令,但也有人说是军部强制人员退役,而从各种渠道得来的消息,似乎后者才是主要原因。所以,在得知军部派人来之后,土方还和近藤老大聊了一会儿,不过,冲田描述了军部来人给银时做了精神安抚的场景后,三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念头:这是别人的事。他们只需要做好分内之事就行了。

在得到土方的肯定回答后,白狮子对着银时嚎叫了一声,惊得土方和冲田的精神向导纷纷现了形,黑灰色的拉布拉多狼和黄白色的捷克狼犬交换着疑问,“它怎么了?这么兴奋。”“不知道,发情期到了吧。”白狮子转头看了两只犬科动物一眼,表示不与它们两只不懂的狗计较。

02、

万事屋特别行动队是银时被调到真选组之后成立的。

按银时的能力和资历,他要成为真选组的局长都是有资格的,不过,不可能啊。在经过高层协商后,真选组内部决定成立一个特别行动队,与真选组内其它小队同级,但又略高于他们,简单来说,就是万事屋特别行动队队长坂田银时,同其它队长比如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同级,但他可以调动其它番队所有成员,包括各番队队长,原因是万事屋特别行动小队执行的常常是打头阵的危险任务。

如果说真选组的任务是保护这个城市,那万事屋的任务就是扫清真选组保护这个城市的障碍。说白了,万事屋特别行动队明面上只有三个人,但整个真选组都能算作万事屋特别行动队的一员。

土方和冲田离开不久,银时也出了房间。他的房间在真选组屯所的最深处,因为在屯所内,他习惯性地收起了自己所有的精神触角,穿过院子回廊,往前院训练场地走去。

傍晚没有任务时,真选组成员有例常训练,神乐和新八应该也在那边,作为直接上级和朋友,银时还是想去看看两人,顺便问问详细情况。

刚转过到训练场地的拐角,银时就看见了一个人,那人穿着军装,一头显眼的长发,从训练场地另一边的门走入,穿过训练场地中的众人和银时视线相对。

训练场里不同于往日的热火朝天,整个场地就安静得可怕——没有精神链接的向导,被单身哨兵的触角无意识发现后,肯定会被试探。

近藤和土方站在训练场地前,没有阻止手下这群人乱放的精神触角。银时同那人视线相交后也没有停下脚步,径直往训练场地前走去——说到底,真选组这个特别的警察组织拿到军部去也是实力不弱的一个组织,里面的成员多多少少有些傲气,这偌大的训练场地的安静,可以说是对来人的试探,也可以说是下马威。而这些,近藤、土方和银时都管不了。

那人毫不在意这满场的安静。径自往训练场地前走去,“真不愧是真选组啊。近藤局长和土方副长带领有方,让我佩服。”

近藤哈哈一笑,也忽视了这满场奇怪的气氛,“桂上校说笑了。比起军部,我这小小的真选组,也就……这点本事了。”近藤最后几个音刚落,训练场地内每个人都精神一震,诡异的安静被打破,再一看,一只大猩猩出现在近藤身后,龇着牙,立起来有一人高的拉布拉多狼,站在土方身边静静地看着训练场内,训练场边的角落里,捷克狼犬摇着尾巴,跟着自己的主人一起打了个哈欠。

桂微微一笑,伸出手,“接下来一段时间,打扰了。”近藤也伸出手,“哪里哪里,真选组的荣幸,也请桂上校多多指教。”

土方和冲田对视一眼,看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近藤、土方、冲田三个顶级哨兵的精神冲击都没能让桂的精神向导现身,虽说这里面也有三人都控制好了力度的原因,不过,作为一个没有精神链接的向导,能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屏障,他的实力,肯定不俗,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战斗型向导了。土方又转头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银时,后者专注地看着天边的一朵云彩。

土方摇摇头,继续指导训练。近藤和桂看着场内的训练,有一句无一句地说着话,银时没看到神乐和新八的身影,准备抬脚走人,身体里精神向导却不断地想冲出来,银时默默地站着,感受着身边一次一次瞟过来的视线,开始后悔到前院来这个决定。

正全力压制着精神世界里白狮子的躁动的银时,忽然看见冲田冲自己挤了挤眼。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刚产生,冲田从场边进了场地又站到了队伍前,“桂上校,真选组内还没有见识过战斗型向导的战斗模式,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目睹一次。”

训练场地内再次安静了,只是这次安静不再是诡异,而是兴奋。桂的表情没有变化,倒是近藤连忙打了个哈哈,“桂上校不要介意,冲田队长年龄小,不懂事,冒犯……”还没等近藤说完,桂摇手表示不在意,“这次我本就是来寻求真选组帮助的,若是个人能为真选组做什么,也是我应该做的。冲田队长既然有心邀请,那我就献丑了。也希望能为各位以后同我这样的向导战斗时提供帮助。”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训练场内人员快速围成了一个大圈。桂脱下外套,露出迷彩短袖,正准备下场时,冲田冲着土方道:“土方桑,你还不准备?桂上校都准备好了,你要让他等吗?也太没有诚意了吧。你这样很丢真选组的脸啊。”

土方:……(不是你要比的吗?冲田:都说了我目睹目睹,目睹的意思懂吗?土方先生。)

战斗型向导和普通的向导的最大区别是他们的体力和精神力较强。不同于哨兵天生的战斗素质,向导更多的是对精神力的控制,这也就决定了在战场上,向导很有可能拖哨兵的后退。而战斗型向导不仅有强大的精神力控制,还有不输于哨兵的体力,除了不能增强感官,战斗型向导和哨兵的其他能力差不多。所以,几乎所有的战斗型向导都集中在军部,即使是退役后,战斗型向导也多服务于国家机构。 

桂站在场地边缘,看着土方下了场地,拉布拉多狼一脸戒备地看着桂,它不知道桂的精神向导是什么。桂扫了银时一眼,从刚才开始,他就感受到了银时的情绪变化。

三天前桂提前到真选组与近藤见面,刚好碰见了万事屋三人被药物破坏精神世界:新八和银时在爆炸时都在使用精神能力,所以被伤,神乐那时放心地将周围的情况交给了两人,自己一心摆弄接收器,没有使用精神能力让她反而逃过了一劫。

桂刚在近藤办公室坐下来,门就被敲开了。两人一起去看情况,看到银时那一瞬间,桂愣了一下,他知道这次过来会和银时见面,却没想到一见面就是这种情况。屯所内的医生对银时的情况束手无策,能注射的药物也不敢注射,毕竟银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最好的办法是让契合的向导来做精神安抚,以免精神世界被伤害后的不可控性,可是,整个城市没有一个向导能与银时的精神世界高度契合,百分之五十不到的几率他们不敢试,还是那句话,银时已经陷入昏迷,他精神世界的不可控性有可能反噬向导的精神世界。

情况紧急,桂也不能多说什么。近藤打电话向上级汇报,土方领着人守在新八和神乐身边,桂让冲田把众人赶出了房间,额心与银时额心相抵,展开精神屏障,就给银时做精神安抚。还没来得及询问的冲田,就静静地站在门边,感受着桂身上蔓延过来的精神屏障。

精神安抚花了大半个下午,结束时,桂差点站不起来。也没有多余的精神同近藤继续详谈,他不得不拜托冲田将自己送到临时入住的酒店。休息了三天,才彻底恢复。

做完精神安抚的哨兵向导,会有三到五天的精神影响,对于向导而言,这种影响更为明显。从桂走进训练场时,就感受到了银时不太自然的精神波动,只是一瞬间,他猜到了原因。所以,刚才近藤、土方和冲田三人的精神冲击他都硬是用自己的精神屏障承受了下来。只是,现在,接受了冲田的邀请后,他不得不放出自己的精神向导。

桂扫了银时一眼,他只能寄希望于银时了。

03、

大概是为了让桂能顺利放出精神向导,也为了给桂一个准备,土方边往场地内走边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威压。

土方的精神威压是真选组内最强之一。唯一能与他抗衡的就是银时,连近藤和冲田都不得不承认土方精神威压的厉害。所以,当他刚放出精神威压时,场地内真选组成员纷纷后退,一只只精神向导现了形,能力弱一点的,精神向导倚在主人身边抖动着身体。

桂的精神向导甫一现身就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只纯黑色的黑美洲豹,和历史上记载的最早的哨兵Jim Ellison的精神向导很像。更让人惊讶的是那只豹的眼睛和桂的眼睛颜色几乎一样,几乎是看到桂的精神向导的瞬间,众人纷纷朝银时的方向望去,银时还没来得及有任何表示,他的精神力一松,纯白色的白狮子出现在众人眼前,与银时眼睛颜色一致的猩红色眼睛快速瞟过众人,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白狮子朝黑美洲豹扑过去,众人深吸一口冷气,曾经被白狮子欺负过的众多精神向导纷纷扭头不忍直视,下一秒却听见一长串咕哝声,并没有想象中的嚎叫。回过神来,众人和精神向导都瞪大了眼睛,扑过去的狮子并没有伤害豹子,两只体型不小的动物更像是滚在了一起嬉戏。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看桂,再看看银时,看看局长,又看看副长,连大气都不敢出。

“啊,小……银……?”神乐的声音打破了训练场地里奇怪的氛围,紧跟在她身后的新八,惊奇地看着滚成一团的一黑一白两个大型猫科动物。“这是发生了什么?”问到。

也不怪众人这个反应。不同于银时本人的性格,银时的精神向导“高冷”多了。平时指导训练时,白狮子下手就毫不心软,一口咬住其他精神向导脖子的事情时常发生,即使咬不住别的精神向导的脖子,白狮子也不会多看其他精神向导一眼,像土方的拉布拉多狼和冲田的捷克狼犬,除了对战,闲暇时,白狮子看都不会看它们一眼。就连新八的金猫,神乐的巨型犬只,都只能在白狮子半米外同它交流。如今,众人看着平时“高冷”到极致的白狮子,突然有了动物的“本性”,还如此的直接,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神乐和新八没得到回答。银时表情略纠结,看着桂盯着两只动物眼睛都不转一下,他知道桂也唤不回黑豹子了。倒是土方,愣了一会儿轻咳了一声,桂只能收回目光,歉意地看着土方,“那个,土方副长,要不,精神向导不参战?”

桂话音刚落,黑豹子猛地站起来,将半个身子扑在自己身上的白狮子拱开了,众人眼睁睁看着白狮子打了个滚,委屈地嗷了一声,黑豹子没在意,跺到桂的身边,用脑袋蹭了蹭桂的裤脚,抬起头看着土方身边的拉布拉多狼。拉布拉多狼瞟了白狮子一眼,咕哝了句活该,土方心跳一抖,低头看了自己的精神向导一眼,默默汗颜。

眼看着黑豹子回到了自己本来的位置,众人想起了正事,纷纷将目光放在了桂和土方身上。两人都是赤手空拳,拉开了架势,拉布拉多狼紧紧盯着黑豹子,黑豹子却四面八方的张望,土方的精神威压不断放大,桂的精神屏障也似乎在加大,就在这时,两人分别上前,交上了手。拉布拉多狼扑向了黑豹子,黑豹子却猛地一伏身子,就地一滚,躲开了狼的攻击。黑灰色的狼反应和主人一样快,就在土方侧身躲过桂的快速攻击时,它借着土方的肩膀跳高,再次向黑豹子扑过去,就是这时候,众人发现桂的动作似乎更快了,黑豹子也移动得更快了,本来按照狼扑过去的路线是正好能攻击到黑豹子的,却没想到黑豹子瞬间后退,就在狼刚落在地面时,黑豹子猛地向前一扑,撞翻了拉布拉多狼。

新八和神乐站到了银时身边。银时盯着场内,声音放轻,向新八和神乐分析,“向导的体力没有哨兵好,所以速战速决对他们更有利。战斗型向导比普通向导体力好,又比哨兵的精神力强,这时候采用速战速决和预测更有利。”

“也就是那只豹子在预测狼的攻击?”新八问道。

“嗯。也是主体。主体在预测对方的攻击,并加快自己的动作。”银时说到。“但是,人的反应力毕竟有局限,到了一定的速度就快不起来了。这个时候,就需要向导使用自己的技能了。”

土方的精神威压让很多观战者觉得难受,只能纷纷后退,训练场中,看起来就只剩切磋的两人一豹一狼。

“战斗型向导有两种有效攻击方式,一种是精神诱导,一种是波动共鸣。”银时继续说到,“波动共鸣理解起来很简单,就是让被攻击者与向导产生相同的精神波动,向导因为自身精神控制强大,所以达到精神波动临界值时可以有效地缓和自己的精神波动,但哨兵因为控制力弱,到了波动临界值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波动,进而伤害自己的精神世界。能力强大的向导可以通过这个方式让哨兵失去自我,进行自残。这一招太过残忍,并且一旦使用哨兵恢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大多只在战场上对敌人使用。”言下之意,就是桂不可能对土方使用这个能力。

场中胶着状态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两人,一豹一狼都从对方手里占不到便宜。黑豹子再次躲开了黑灰狼的攻击,绕到了主人身后,白狮子没有回到银时身边,而是站在不远处看着场地内。黑豹子咕哝了一阵,桂看了拉布拉多狼一眼,有点犹豫,黑豹子继续咕哝,桂歉意地看了土方一眼,再次发动攻击。桂这次的攻击带着明显的破洞,速度也比较慢,观看的众人都觉得这对土方来说是个机会,眼看着,土方伸手就能抓住桂的右手,锁着他的右上身,这时拉布拉多狼突然朝一个空白处扑过去,土方也抓了空。场外众人开始窃窃私语。“精神诱导就更简单了,在哨兵感官过载时,向导本来就是安抚他们的。战斗型向导运用这个能力,人为地将哨兵一部分感官诱导加强,让他们产生错觉。比如刚才,土方觉得对方在那个地方,实际上对方离那个地方还有二十厘米的距离。能力出众的向导甚至能诱导哨兵被光线刺瞎、被味道熏晕,甚至主动撞上枪口。而那头黑豹子,已经有让同类也就是精神向导产生幻觉的能力了。”银时看着场内的情况,完全忽视了神乐、新八还有一部分听到他的解释的人的惊叹,默默地吐槽黑豹子的主人,几年不见,还是这么喜欢用这一招,又看了眼自己的精神向导,白狮子毫不在意自己主人的心情,它的愉悦,从开始到现在源源不断地奔向自己的本体,撞得银时肾疼。

精神威压加上不断被诱导的感官,使得土方的精神力消耗巨大。而桂,因为不得不加厚的精神屏障和精神诱导,精神消耗也不低。拉布拉多狼被黑豹子快速的动作和产生的虚影折磨得疲惫,黑豹子也因为让狼产生幻觉不得不用上自己全部的注意力,这使得它的精神力消耗巨大,如果再多来两三次,还会给主体带来负担。

最后一次攻击是黑豹子发起的,它绕着拉布拉多狼走了两圈后,忽然朝场外冲田的位置跃去,拉布拉多狼困惑地看着黑豹子,随即跟了出去,就在这时候,桂再次将局势拉到了自己的频率,土方跟着桂的频率转换方向,背对着自己的精神向导,这时候,众人看着被引到场边的拉布拉多狼忽然一顿,黑豹子反身扑翻了狼,一口咬在了狼的勃颈处,这时候,冲田身边捷克狼犬脖子上黄色的毛竖起,冲着豹子和狼狂吠。场中土方再次抓错位置,桂却住了手,后退几步,不再攻击。土方也收回感官,转身看着自己的精神向导。

黑豹子松开狼,并没有对狼产生伤害。场外众人不解,黑灰色的狼呆呆地站立起来,朝着土方咕哝几声,不时看看黄白色犬只的方向,眼神里露出了明显的委屈。土方表情微变,看着桂。桂耸耸肩,“人和精神向导的攻击本来就是同步的。伊丽不仅能让精神向导产生错误的认知,还能诱使精神向导产生攻击错觉。在这条狼的心里,他不愿意伤害那只可爱的捷克狼犬。”

拉布拉多狼讪讪地走到捷克狼犬身边,狼犬围着它转了两圈,用尾巴扫了扫狼的身子。黑豹子先是回到主人身边转了两圈,随即被奔过来的白狮子扑翻,白狮子伸出舌头舔黑豹子的脖颈。众人再次噤声。

新八和神乐看见桂朝这边看过来,银时长叹了一声。

-----tbc-----

还没有进入主线╰( ̄▽ ̄)╭

终于写了最想写的精神向导坑主人的故事了~(~ ̄▽ ̄)~,超高兴O(∩_∩)O哈哈~还是写架空爽!!!

最近略忙,写到五千字左右就更一次。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