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鞠躬♡

【卫聂】无悔

写在前面:

嗯,大家好,我来还愿加填坑了。(~ ̄▽ ̄)~

这个坑是15年的坑,遥想当年,我还是个大学狗,可以躺在床上刷着lofter玩着贴吧吃着粮,如今,已经变成了社会的牲畜,天天看着支付宝上的数字喊着自己穷到冒烟(✧(≖ ◡ ≖✿))人生啊~~~~

因为害怕自己忘了大学生活,觉得还是要把这个坑赶快填了,再加上在卫聂超级话题里面也说过,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填坑,所以,就来了~~

还有,当初答应过妹纸们不弃坑的,说出来的话还是要做到哇~~妹纸们应该没有脱卫聂吧~~

说下文的背景:当年是准备写个大文的,cp不止是卫聂还有良颜啊荆丽啊凤跖啊雪糕啊(没错,我当年是准备每一个cp都想写大的,汗)所以当初题目括号内都是写的秦时同人,如今来看,自己其实驾驭不了那么多大的背景那么多的感情线,所以,还是乖乖写一个CP吧,良颜会涉及,但应该是穿插或者一两章主要写,荆丽也有,也只是穿插吧,主要还是写卫聂。大纲几乎改完了,当年查的资料也丢了,重新查了资料,不详细,但也不至于太离谱。

因为是AU,国防生,所以性格OOC是肯定的,大学四年,两人的性格也是要变化的。还有感情方面,变化着来吧~~

嗯,就是这样,废话有点多,下面放文。哦,还有一点,更新时间不定,写满五千字左右就放上来~~

------------------------------------------------------------------------

卫庄是故意拦下这辆车的。

 他在麦积山北贾公路G310出口处站了好几个小时,终于等到一辆看得顺眼的车——一辆绿色越野。远远看到它驶近,卫庄把旅行包一提,站起来,冲到了公路偏中位置,挥手。也是卫庄运气好,那车在离他四五米时靠边停了下来,某C的车牌,卫庄心里更加高兴。

 卫庄朝车窗边走去,还没等他走近,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小伙儿从驾驶位出来,走向卫庄。卫庄及时止住了步子,待那人走到自己面前,先是鞠了一躬,然后说明自己的情况并表示想搭个顺风车,又从旅行包侧面的小包里扯出了自己的身份证、高中学生证和高考准考证递给小伙儿。年轻小伙看了看证件,又盯了会儿卫庄被太阳晒红的脸,转身走到驾驶座门边,探进身子,和坐在车后排的人说话。卫庄用袖子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看着年轻小伙儿的背影,“嗬,看来还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卫庄又瞟了眼越野车车顶,北汽212.可卸载车顶的老式越野,不知道有没有改装过,若是没有,那也就一普通军用越野了。

 几辆小轿车从卫庄身前驶过,国道入口处的灰尘刮了卫庄一身,年轻小伙儿朝卫庄招招手,卫庄走近,“你是到B市吗?”卫庄点头,小伙儿做了个手势,卫庄笑着道谢,走到副驾驶位上,拉开车门,先探头朝里面坐着的人道了声谢,也不等得到回应,将旅行包往副驾驶位下一扔,跟小伙儿前后脚坐在了位置上。坐好后,卫庄扭头才看清,后排的人看起来四十几岁,穿着迷彩服,手里拿着卫庄的学生证,那人也看向卫庄,跟他的眼神撞上,卫庄一愕,不自觉喊了句:“首长好!”年轻小伙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人将身份证学生证准考证递给卫庄,“嗯,你好!”

 八月十号,卫庄刚刚完成了自己毕业旅行计划——从川藏线上西藏,又从青藏线下西藏,全程搭顺风,不花一分钱在交通和住宿上。现在是这次计划的最后一程,从天水走连霍高速到B市,表哥韩非在那儿等着自己。提前批次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寄到了韩非那儿,只等卫庄去拿上,然后在韩非那儿待上半个多月,他就要去西北部某重点大学开始自己的国防生大学日子。

 年轻小伙儿给了卫庄一瓶矿泉水,车里空调调得很低,卫庄后背汗水干了,一阵痒。他刚说完自己的大学名字,眼镜小伙儿诶了一声,“那不是阿聂和轲子的学校吗?”后排座位上的人很少说话,那年轻小伙儿倒是没有停过嘴,给卫庄的户口查了个遍。卫庄一口将矿泉水喝完,“看来那学校里还有哥认识的人?”年轻小伙儿笑了,“嗯,是首长的儿子和旅长的儿子。”卫庄又是一愣,首长?旅长?比旅长大的首长?某C的车牌,自家表哥占着一个师长的位置,更大的就只有军长了。年轻小伙儿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卫庄又想了什么。又扔了一瓶水给卫庄:“天气热,多喝水。首长,前面有休息站,停一下?”后排的人应了声,卫庄想拿手机给韩非打个电话,想了想又算了,谁知道是哪个首长?不过,坐着某C车的,也就那一个集团军了吧。

 车子开进B市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卫庄本想在B市G310出口处下车,却被送到了B市主城区内,“这里坐公交车方便。”云哥,也就是那年轻小伙儿,同卫庄说,“注意安全啊,小庄。”卫庄被小庄的称呼恶寒了一下,但也没说什么,点点头,推开门,“谢谢云哥,谢谢首长。”车内两人都应了他,卫庄站在路边,绿色越野慢慢汇入了车流中。卫庄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隔了好一阵才有人接听,他报出自己所在的位置,韩非声音提高了一度:“你怎么跑主城区去了?直接在G310出口这儿下车更近。”

 卫庄:……

 “你别动,我找人来接你。”卫庄挂了电话,看着主城区方向被灯光染红一片的天空,转身进了旁边一家便利店。

 (一)

卫庄刚从楼梯口上来,就听见一个大嗓门,“哈哈哈哈,张良,颜路,你们好,我是荆轲,荆轲的荆,荆轲的轲。”楼梯口转手处就是510,卫庄抬手推开门,屋子里三人回头看向他,“啊,这位就是卫庄同学了吧?我是荆轲,荆轲的荆,荆轲的轲。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室友了。”卫庄挑眉,这人也太自来熟了吧,想着要怎么接荆轲的话,荆轲却自顾自道,“嗯,这样510的人也就到齐了,哦,还有一个人,是阿聂,阿聂要后天才能来报到。以后大家都是室友了,兄弟之间,多多照应。对了,我是武器学的,你们呢?”

 “我和二师兄是心理学专业的。”张良坐在靠门位置的床边,他觉得荆轲这人自来熟归自来熟,不过,一个寝室,还是要和这种能说上话的室友一起住才有意思。

 “二师兄?”荆轲显然抓住了另一个重点。

 “我和子房从小就在师父那儿学画,还有一个大师兄,也在这个学校,叫伏念。”颜路坐在靠窗的位置,微笑着解释。

 荆轲双眼放着光彩,似是对这种关系觉得新奇,“想不到现在还有这种传承关系,太复古了,像武侠小说。张良的小名叫子房?”

 颜路点头。荆轲一阵唏嘘,又转向卫庄,“那卫庄同学呢?嗯,这个称呼感觉太正式了,干脆我叫你卫庄兄吧,男生之间,称兄道弟更亲切嘛。是吧,子房,颜路?”

 卫庄还站在门前,来不及说任何一句话,就被荆轲安上了“卫庄兄”的名头,但见张良和颜路都没对荆轲的话表示异议,也就没说什么,只是接了句:“电子信息工程。”

 “啊,和阿聂的一样。”荆轲嚷道。

 卫庄莫名觉得熟悉,阿聂?啊,他忽然想起来了,十几天前搭的顺风车,还有后面跟着韩非一起去拜访的那人——被韩非接到他住的地方时,卫庄将搭顺风车的事告诉了韩非,韩非连呛了好几口水,听卫庄描述完,肯定地告诉他,坐在后排上的首长就是他们集团军军长赵一。

 

过了几天,韩非忽然带着卫庄去见韩非口中的政委,巧的是,那天顺风车上的军长也正在那个政委那儿。卫庄还有点吃惊,那人却是淡定得很,指着韩非说:“我就知道这小子是来奔谁的。听到庞云那小子说首长时,那反应,那时候就猜出了我是谁了吧?”卫庄没否认,韩非反而不太好意思,“我这表弟从小就是一精,小姨就没管过他,放假扔到过我这儿几次,外面知道的他都知道。”

 “那也算是我部队子弟一员了。”政委拍拍卫庄的肩,示意他坐到沙发上去。转头对着赵一说:“庞云这小子,说话还是漏风啊。你也不好好说说他。”

 “有什么可说的。我这军长的身份还有什么可以隐瞒的?”赵一捡起沙发前茶几上的一颗水果糖,塞到卫庄手里,“韩非呀,你这表弟毕业后是要塞到你手下?”

 “没有没有,他还没入校呢,现在说这些太早了。”

 “不早了,我那小子毕业分配的时候就因为说晚了,被分到了北京那边,还是海军。”政委一点避讳卫庄的意思都没有,“海陆空海陆空,海军倒是排在第一位,可是……”

 “也不能这样说,你家那小子还不错。也没怎么依靠你。挺懂事的。”赵一自己剥了一颗糖扔进嘴里,看着卫庄说:“看我家聂儿,表面上乖巧听话,骨子里却是比当年他爸还犟,去年考上大学不去上,说自己年纪小,去了学校要被轻视,非要下部队。搞得轲子也跟着去,办了个休学一年,还要过几天才回来。”

 “你得了吧,就别炫耀了,还不是你惯的。你家聂儿十六岁考上重点大学,提前批次国防生。为什么不去军校?还不是你赵一军长,别名鬼谷中将的儿子身份,根本不在意军校四年那军籍。说下部队就下,十六岁,跑到疆省去,跟着新兵蛋子种草吃沙子,现在这些孩子谁能吃得了这个苦。你说这人是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韩非。”政委忿忿然。

 韩非已然习惯自己这两位上司的日常,明明都五十几的人了,还经常像孩童一样。可卫庄不是,他想着政委说的那句话,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政委的儿子,应该也不在乎那四年的军籍吧。”卫庄话一出口,赵一随即大笑,“听到了吗?荀政委!”

 卫庄反应过来,心里觉得自己说这句话是不妥的。没想到谁也没在意,屋子里三人都笑。等到赵一笑够了,他看着卫庄说:“你这孩子很有意思啊。之前云子问你时,你说你只有妈妈?韩非,他是你小姨的儿子?”

 “是,军长。”韩非在部队里待了十几年,典型的军人答话风格。“小庄父母在他出生前就离婚了。他妈妈现在在意大利。说起来,他爸爸,你们肯定认识。”

 卫庄疑惑,长这么大,他都只见过他爸爸几次,一个还算成功的生意人,这两位军营中首长级别的人,怎么会认识他爸爸。

 “他爸爸是卫珉。”韩非说。

 卫庄见赵一和政委眼神交换几次,赵一感叹了一声,“卫珉啊。”就没再说什么,倒是政委眼神在赵一和卫庄身上逡巡几番,开口道,“小庄啊,韩非的身份,帮不了你这表弟大忙。也算你运气好,我觉得这个主意行,我来提提。”卫庄疑惑,政委继续说:“你妈妈在意大利,以后你真要走部队这条路,她也管不了你。你给我们赵军长敬个茶,让他收你做学生。韩非说到底,也只是赵一的手下,你要能敬赵一一杯茶,以后你肯定比你表哥走得顺利。”

 “姓荀的,你这不厚道。你这不是助长不正之风吗?还有,你问过韩非的意思吗?”赵一两手搭在椅背上,话说得倍儿正,身体姿势却随意至极。

 “小庄要是有了军长和政委的关心,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不会说什么的。”韩非连忙表态。

 “小庄,你怎么想?”政委又问道。

 卫庄有点懵,但随即他反应过来,这是在为他以后铺路啊。虽然父母早早就离了婚,可卫庄母亲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能培养出韩非这种年纪轻轻就两杠四星的家庭的人,能简单到哪儿去。卫庄从小也算是受的半个精英教育,那些黑的白的灰的东西,在他短短十八年的人生中也见得不少,如今坐在政委“私人领地”的沙发上,被这样一个大惊喜砸中,说不懵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四年后真的要走这条路的话,这简直是天上掉馅儿饼的事,几秒功夫权衡利弊。卫庄连看都没看韩非一眼,当即端起桌上的茶水,站起来双手捧给赵一。

 赵一眯眼,转头望了眼坐得离自己不远的战友。卫珉,那也是从自己手下走出去的兵啊,虽然最后当了逃兵。又想起牺牲在演习地的聂儿的父亲。罢了,这也算是一种缘分。赵一接过卫庄递来的茶,“小庄,你就喊我老师吧。”

 卫庄跟着韩非离开政委家后,韩非拍着卫庄的肩说,“我这做表哥的,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以后的事情,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卫庄点头,回头看了眼那幢隐在梧桐树边的小房子。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和韩非离开之后,赵一说了句:“一个聂儿一个小庄,又是两人。”

 

“所以,你就是轲子了?”卫庄刚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真蠢,荆轲如此独特的名字,不就和轲子这种名字一个风格吗?

 “啊,卫庄?你就是小庄?天,你可一点也不小!比阿聂还高一点吧。阿聂还说赵老爷子给他找了个弟弟,我说,你年纪肯定比阿聂大吧。”

 张良和颜路茫然地看着卫庄荆轲,卫庄想起赵一那张看起来才四十几的脸,怎么也跟赵老爷子不合。还有,“我十八岁。”卫庄把年龄咬得很重。

 “我就说。阿聂才十七。”荆轲提到盖聂的年纪时带着点自豪,“阿聂上学早,去年考上大学才十六,怕被人说年纪太小,要休学一年,今年来上大学。怎样,厉害吧?”

 不知道为什么,卫庄看不惯荆轲这种自豪的样子,人家年纪小那是人家能,关你什么事,卫庄想着,问荆轲:“那你多大?”

 “哦,我刚满十九,肯定比你们年纪都大啦。是吧?子房和颜路多大?”

 “我十六。”

 “我十八。”

 “我就说嘛,你们都比我小。哇塞,子房你年纪这么小?”荆轲又是自豪又是感叹。“嗯,卫庄兄,我觉得我要打电话告知阿聂一声,不过没关系,按照部队的规矩,年纪不重要,你虽然当不了阿聂的弟弟,但是,你算是入赵老爷子的门比较晚,你就当他师弟吧。对,就是这样,你可以叫阿聂师哥。嗯,师哥,多好听嘛。我给阿聂打电话说说……”荆轲边说边往门外走去,像喝了二两白酒一样兴奋。

 屋内三人看着他往门外走去的背影,面面相觑。良久,张良开口:“他的口才真好!”颜路点头表示赞同。卫庄接了句话:“脑子缺根筋吧。”他绕到自己床边坐下,路过中间那张床时,发现床头贴着的名字,是盖聂。原来不是赵聂?

 (二)

卫庄默默地盯着地面,撑在地面的手臂发着抖,“卫庄,还有三分钟。”他听见杨裴礼在旁边说,“荆轲,还有六分钟。”

 九月的西北,夏天还没走透,太阳直直照着地面,身下是硬邦邦的水泥地,吸收了一上午日光的地面,像烤炉一样,能把鸡蛋煎熟。卫庄和荆轲的双肘隔着一层薄薄迷彩服撑在地面。平板支撑,打死卫庄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被惩罚做这个。相较于五十个俯卧撑,在这种环境下五分钟的平板支撑真是要命。

 卫庄在心里骂着“荆轲傻B荆轲傻B”,来熬过这一分一秒的时间。

 “卫庄,时间到。”杨裴礼话音刚落,卫庄手臂一软,整个脸扑在水泥地上,但随即又撑起了头,烫人的地面给他的脸上留下一层灰。卫庄站起来,看荆轲额头汗水滴在水泥地上留下水渍,双臂也抖动着。心里没有一点同情,活该!

 不远处前后左右一手臂距离的同学们,顶着大太阳站着军姿,队伍旁边,穿着白色T恤的少年边和指导员李颜说着话边望向卫庄他们。

 “时间到。”杨裴礼一说完,荆轲就倒在了地上。李颜带着盖聂走近,“杨教官,这是盖聂。”盖聂站直行了个军礼,杨裴礼点点头,“去部队混了一年,感觉不错吧?”抬脚踢了踢地上的荆轲,“这个,十分钟都坚持不了。”不远处的同学们能清楚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杨裴礼喊了声解散,休息十分钟。一群人散开,抢着补充水分。

 杨裴礼和李颜带着三人往树荫下走去,“一个军长儿子,一个旅长儿子,一个师长弟弟,额,听说还入了军长的门。那边还有一大校军医的儿子。我都怀疑你们这一届是集体关系户。”

 “集体关系户都去军校了,杨教官。”荆轲不怕死地接到,“我和阿聂可不是这一届的,我两属于上一届,比卫庄他们高。这些人还要叫我们一声师兄。是吧,阿聂?”

 卫庄轻哼一声,十分钟的平板支撑都没让荆轲闭嘴。杨裴礼和李颜走在前面,卫庄刚好落在盖聂身侧偏后的位置,他那一声轻哼被盖聂听见了。盖聂回头看了他一眼。

 卫庄是被荆轲拉下水的。本来站军姿站得好好的,他看到一辆车从操场边驶过,还把车牌号倒着在心里念了一遍。谁知那辆车刚开过,旁边的荆轲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吓得他一抖,就是这一个喷嚏加一抖,刚好被杨裴礼抓住了。两人被喊到队伍前,卫庄刚想解释,被杨裴礼眼光一扫,那话被吞了回去。然后就是五分钟的平板支撑。

 后来卫庄才知道,荆轲是看到那车一个呼气不畅打出了喷嚏,而那车,是送盖聂到学校的。

 “卫庄,你看见阿聂了吗?”卫庄正把餐盘里的芹菜往坐在自己对面的张良碗里送,荆轲一屁股坐在旁边,与桌子连在一起的蓝色塑料椅发出吱啦一声。卫庄没回答荆轲,送芹菜的动作不断,侧头望了眼食堂门前,荆轲顺着卫庄的视线看过去,穿着一身迷彩服的盖聂刚刚出现在食堂门口。“阿聂,阿聂,这儿,这儿……”荆轲抬起拿着筷子的手朝盖聂招手,声音吸引了食堂里一大批人的目光,盖聂朝他们点点头,走向窗口打饭。

 盖聂性格好,话不多。卫庄想不明白,他这种人怎么跟荆轲从小长到大的。因为对盖聂耳闻已久,卫庄无意识地对盖聂多了一分关注。也就是这多的一分关注,让他和盖聂之间多了分奇怪的氛围——荆轲喊盖聂阿聂,颜路喊他盖聂,张良有时候叫盖聂兄,有时候直接喊聂哥,唯独卫庄,觉得盖聂喊不出口,阿聂又太过熟稔,有什么事时只能对着他说。——虽然别人都没发现他和盖聂之间这种奇怪,甚至连盖聂自己都没发现,可卫庄还是觉得不爽。倒是荆轲,每每在卫庄面前提起盖聂都说你师哥你师哥,弄得张良现在也会在卫庄面前说你师哥了。什么师哥,这奇怪的称呼让卫庄无力吐槽。

 张良把卫庄送到自己盘里的芹菜拨到一边,从迷彩服的外兜里掏出榨菜,撕开往餐盘的空位里倒,嘴里胡乱念叨着:“良禽择木而栖,我们不能择菜而食……”

 荆轲伸筷子去夹张良盘里的榨菜,筷子伸回来的时候被卫庄碰了一下,夹着的榨菜直直地掉进卫庄盘里。“我去,卫庄你……”话还没说完,一个鸡腿落进自己盘里,荆轲抬头,盖聂端着餐盘,坐到张良旁边。盖聂的盘里还有三个鸡腿,给卫庄和张良一人夹了一个。

 “啊啊啊啊,我怎么没看见鸡腿?!”荆轲一口咬下一大块肉,旁边的卫庄鄙视地看着他,“饿鬼投胎。”

 “你不是饿鬼,散队时跑得比谁都快。”荆轲咬着肉回道,“诶,阿聂,给我”眼见盖聂把碗里的胡萝卜丝往餐盘一边拨弄,荆轲急忙挡住了他的动作,把盖聂餐盘里拨到一起的胡萝卜丝夹过来。

 “颜路呢?”盖聂把胡萝卜丝全数夹给荆轲,问道。

 “指导员让他去办公室了。”张良拨了拨鸡腿,看起来像是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子房,我爸从小就说,男孩子吃饭要像虎,女孩子吃饭才会数。你这样子哪儿像虎,分明就是鼠。”

 “嗯,荆轲你吃饭像虎。知不知道有个品种叫母老虎。”张良还没来得及应声,卫庄接道。旁边坐着的几个女孩噗嗤笑出了声。大大方方地看着这四个穿着迷彩服的新生。

 其实,从卫庄张良荆轲一走进食堂,就不断有女生看向他们。张良虽然个子矮点,可那是因为年纪小,还会长,再说,一米七三的个子也不算太矮,只是与另外两人站在一起稍显矮点。这三个人,即使穿着没有版型的迷彩,单凭他们的身高和脸,也能吸引一大部分人的注意。

 吃完饭收好餐盘从食堂离开时,刚刚坐在他们邻近位置的两个女孩跟了上来,“那个,学弟,等等。”四个人停了脚步,回头看。荆轲指了指自己,两个女孩笑,他抬手指卫庄,女孩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呀?那边……”一个女孩侧头望着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三个女生,“有个学姐想知道你的名字。”

 卫庄没理她们转身就走,从小到大,这种被人拦住搭话的情况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他知道,这种情况不说任何话是最好的办法。可他没防到自己身边跟着个荆轲,“哦,你们说他呀。他叫卫庄,卫庄的卫,卫庄的庄。”

 卫庄简直想跟荆轲单挑,先不说他那张嘴,那个奇怪的介绍名字的公式真是让他这个名字的主人都难以忍受,所有AB式名字,都能被他说成AB的A,AB的B。“哎呀,卫庄你别这么小气啊,女孩子要你名字有什么。名字不就是一个代号吗?你看我的名字,那就是自古流传的,没什么。”荆轲跟上卫庄,絮絮叨叨说着。

 卫庄转头瞟了他一眼:“闭嘴!”一回头,就见盖聂盯着他两,虽然不明显,但还是透着和张良脸上一样的笑意。卫庄莫名觉得很烦,“笑什么笑?”

 盖聂:……

 张良:……

 眼见着卫庄一个人在前面走得飞快,盖聂说了句:“小庄的性格……”

 “有点孩子气。”张良接道,“他从小就这样。”

 盖聂点点头,从十六岁的张良嘴里听到这话,十八岁的卫庄不知怎么想的。

------tbc------

依然欢迎提意见。

关于小庄的遭遇,不算是离奇,等下周末好好说说~~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