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银桂】小短篇

一个连合适的题目都没有的絮絮叨叨的小短篇。

没有重点没有情节没有逻辑没有任何东西。单纯的想到一句话就写一句话。


~~~~~~~~~~~~~~~~~~~~~~~~~~~~~~


天气晴朗的傍晚,桂喜欢爬到江户城边的山上。

山顶比较平坦,站在山顶边缘,能将江户大半个城收入眼底。

攘夷志士很忙,但安排好的各司其职,让整个攘夷内部井井有条。在这种前提下,桂有时间爬上山顶欣赏江户傍晚的美景。

某一次,太阳下山,夜晚到来时,桂告诉伊丽莎白,虽然夕阳很美,但他更喜欢站在山顶迎接黎明。

伊丽莎白举牌:下一次我陪桂先生在凌晨爬到山顶,看太阳初升。

桂带着感激的眼神看一眼伊丽莎白,转身面对着江户最高的建筑空间站,“迎接黎明之前,也必须接受黑夜的到来。”



很久以前,在从母星莲蓬星回来后,伊丽莎白想过,自己的存在到底有没有给桂先生带来什么。

在没有伊丽莎白之前,也会有人陪在桂的身边,只是似乎都是攘夷内部不同的人,今天是一位,明天又是另一位。

曾经无意中听攘夷成员说起,桂先生在伊丽莎白先生来之后吃饭规律了很多。

其实,想想也很正常。如今的攘夷志士是攘夷战争后收拢的遗留成员和战争结束后才招揽的各种武士。虽说有些不太尊重,但诚实地说,桂刚到江户的那些年,这支队伍,说起来,也只能算是一盘散沙。要把这盘散沙合拢成一支队伍,要解决这支队伍的生存生活问题,这就很需要时间精力。更别说要教会他们各种技能,譬如收集情报,间谍工作,监察监管,乃至剑术修行、战术培训等等,听攘夷志士内部的元老级成员说过,当初,这些事,桂都是一一亲临。

所以,曾经有感性的大叔,眼角泛着泪光,对伊丽莎白能陪在桂身边表示了他们由衷的感谢,那表情和语气,让伊丽莎白的腿毛全都竖了起来。

但,大家都明白,这些,是桂先生自己选择的。



桂口里说的黑夜太过漫长。

漫长到桂从少年变成青年,在逐步走向大叔的年轮里,这个黑夜还存在。




伊丽莎白很喜欢万事屋的两个孩子。当然,那条神犬如果不和他争夺人气排名的话,他也愿意承认自己不讨厌它。

伊丽莎白相信,桂也一样,对万事屋的两个孩子,是由衷地喜欢,至于那条神犬,他选择不予置评。

桂其实是个不太会和孩子交流的人。相较于银时背着孩子的和谐感与给孩子换尿布的熟悉程度,桂只能算是和孩子交流的新手,看他逗小孩就知道了。

严格意义来讲,新八和神乐都不算是小孩。这两个孩子所经历的并不比很多成年人少,他们的心智,比起更多温室里生活的大叔大婶,要成熟得多。

在桂这里,他尊重新八和神乐,却也保留新八和神乐在自己面前所能有的孩子的权利。他会陪他们胡闹玩耍,也会过分主动地去满足万事屋两个孩子的条件——不管是在街上偶遇时桂主动提出的用自己打工的钱请两个孩子,还是红缨时说定的那一笔庞大的“报酬”——这些,桂都做得很主动,万事屋的两个孩子也接受得心安理得。

仔细想想,这似乎带着一种双方的默认。

即使是攘夷志士内部成员,桂也不会这样过分主动去满足他们的要求,于公,有上下级关系,有组织全局的牵制,于私,生日婚礼贺礼是一回事,其他时候,不管是成员主动提出的个人要求,还是桂主动提出请客,这些,怎么说呢,都带着一丝隔阂。

只有万事屋那两个孩子,不一样。

并不是“孩子”这个身份,能让桂这样主动。说到底,也离不开这两个孩子是万事屋成员这个原因。

红缨事件结束后,桂和伊丽莎白说起过高杉手下的来岛友子。来岛友子和新八年龄类似,桂在谈起她时完全将她放在了高杉手下的位置来讲。

但是,桂从没有将新八看做是银时的手下。

新八的身份准确来说是万事屋的店员,也算是万事屋老板的手下,但大概是银时也从没有将新八当作自己的手下的原因,桂也从未将新八当作银时的手下。至于神乐,从第一次见面后,桂就一直按照少女的心愿称呼她为leader,这种顺从,桂从没觉得不妥,也没有谁觉得不妥,但是,除了神乐外,也再没有人能让桂这样称呼。



桂很少说以前的事情。

漫长黑夜中经历的事情,多多少少被埋在了心底。在黑夜里东奔西走碰见的人,来了又去,再来再去,最后依然跟在身边的则是少之又少。



伊丽莎白到桂身边时,桂已经和银时重新见面了。

在那以前的多少年里,桂带着攘夷组织,静静地蛰伏在江户。

好多年前,从京都转战江户时,桂与高杉擦肩而过,两人谁都没有转身——这是某一次,辰马到地球找桂,两人喝酒时,桂无意中提到的。

桂是在到了江户后不久和辰马联系上的,准确地说是辰马联系上桂,那时候的桂,在江户举步维艰。辰马的联系,也算是为桂解了燃眉之急,也就是这次联系,桂知道辰马在去宇宙之前和银时见过面。——这些,都是两人喝酒时,被无意提到的。

伊丽莎白坐在一边,听两人无意中说起了很多事,这些无意中提到的事,成了那顿酒的下酒菜。

辰马问桂是什么时候知道银时在江户的,桂一只手摸着酒杯,说很早之前。

伊丽莎白不太清楚这个很早之前是多久以前,只是辰马啊哈哈哈哈笑了很久,被酒呛进喉咙,咳了半天,咳到桂差点将辰马的背拍穿,才止住。而后辰马说了一句话:“假发,你真狡猾,我都是最近才知道金时在江户。”

“不是假发是桂。我也是最近才和他联系上。”桂说。




前往黑绳岛时,遵照桂提前的指示,攘夷志士们做了很多准备。真选组没有大船,本来一艘大船上配的小船数量有限,攘夷志士们提前多载了一些小船。

桂在将军送葬队伍绕城结束后,回到队伍作战处,安排好了一切。

离开家的时候,桂说,黑夜要结束了。




万事屋和真选组一起坐上了去黑绳岛的船,对于这一点,攘夷志士们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诧异。

准确地说,他们是对万事屋参与和自己党首有关的事不会感到诧异。虽然万事屋加入进来,不是因为桂。

攘夷志士们在桂的培训下,多多少少有了演戏的天赋。知道将军失忆时,桂并没有全面的详解应对计划,只是如往常一样表明了“按你们心目中想的做”这一意思,整个攘夷组织内部成员,陪着自己的领队演了一场合适的戏。应该说是对桂太过了解还是太过信任呢,所有事情顺理成章发展,到最后却像是精心安排好一切一样。

很早以前,组织内部就知道桂在或多或少地接近将军。曾经有人对桂这种接近将军的行为有过担忧,但最后,桂说明自己不会单独同将军相处后,那些人在桂坚定地注视下,选择默认桂的行为。

桂每一次和将军接触,都有一个前提,即都会在银时也在场的情况下。攘夷组织的情报收集很是高级,一些幕府内部消息都能被组织收集到。桂下定决心同将军近距离接触是在得到银时他们和将军有交集的消息后。消息送来的那一晚,桂在纸上做了很多推算。

听组织内部高层人士聊天,他们对万事屋老板的评价很高,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桂与银时重逢那次,银时扔出的那个炸弹。说起来也算是缘分,那颗炸弹让攘夷派和真选组的人对银时的认识都到了一定层次,也就是那一次,万事屋、真选组、桂领导的攘夷派搅成一团的江户生活正式开始。

桂在知道真选组得知坂田银时的白夜叉身份时什么也没说。却在街上碰见银时时调侃了对方一番,虽然最后的调侃被银时的拳头给打断。“银时的白夜叉身份,对他现在的生活没有威胁性。”这是桂和组织内部的一个高层说的话,这个高层人士带着一批人活动在其他地方,那些地方早早就设立,如果有一天组织被逼得只能离开江户,这些地方就是落脚地点。其实就是收集地方情报的据点。在出发去黑绳岛的时候,桂联系了这个高层。



飞船起飞撤离时,围在桂身边的几人听见桂轻叹一声。

桂身上的伤口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医生拿着手术钳走近桂,其他人主动起身离开。桂自己伸手撕开衣服,看着伤口,轻描淡写的声音:“伤口竟然成这样了。代价不低。”

长相毫无出众点的医生拿着酒精清洗桂伤口周围的血迹,“怎么也得修养一个来月。代价确实不低。”

处理伤口用了半个晚上,休息半个晚上,天亮的那一刻,桂睁开眼。

走出舱门,恰好看见几位真选组成员和见回组成员朝甲板走去。回头,伊丽莎白跟在桂身后,举着牌:“桂先生身体怎么样?坂田先生刚刚离开。”

昨晚医生刚处理好桂的伤口,银时进了船舱,一副懒懒散散大大咧咧的样子,往桂躺着的旁边一坐,“医生啊,你这儿绷带够用吗?银桑我可能也要借用几圈。”

包扎结束,所有人各找各的地儿或忙碌或休息。银时在桂的床边,坐着休息,直到天亮。



江户的万事屋,知名度大到惊人。

幕府将军周围的人知道公主的好友在万事屋。真选组知道宇宙怪物猎人的女儿和白夜叉在万事屋。如柳生家、结野家这种名门望族和万事屋有来往。万事屋还上过电视,社会普通人知道万事屋有一只白色怪物,后来得知那是一只神犬。关注攘夷活动的武士们因为一次采访知道桂领导的攘夷队伍和万事屋有关系……

作为个人的银时算是公认的歌舞伎町四天王之一的登势婆婆的人,因为登势,在歌舞伎町,他担起了保护歌舞伎町的责任。作为万事屋老板的银时,因为各种委托,在江户,无形中担起了保护更多人的责任。

那把木刀,承担着很多。

江户很大,那么多的奉行都巡逻不过来,江户也很小,一个银时就能保护很多人。

很多次桂乔装行于街道,都会和银时相遇。若是无事,两人会随意互侃几句,趁机对对方的脑袋、穿着、生活甚至头发、表情表示各种幼稚到极点的不屑,若是有事,则对视一眼擦肩而过,就像街道上遇见的每一个陌生人一样。

——奇怪的关系。却也找不出任何不妥的地方。



都是自己选择的路。都是自己愿意做的事。都是不想干涉对方。



在漫长黑夜里,来来去去,跟在身后的人少之又少,陪在身边的人还有一个。



转身回舱时银时走在桂身边。“喂,假发,要银桑我扶你一把吗?”

桂伸手拍到银时后肩,在后者深吸一口气的间隙里说:“不是假发是桂。银时,你又多了一处伤口。”

“你还真是下了一盘大棋。”毫不理会桂的话,银时反手抓下拍在自己后肩的手。

等了很久,都没听见桂的回答。

桂任由自己的手被另一人的手抓住,顺着朝阳的方向看去,“新的一天来了。”


———END————


嗯,欢迎来到桂强化月(^ν^)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