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卫聂】伪!恋爱30题(下)

写得很匆忙,完全没有(上)写得用心,就先这样吧,后面的题目确实不太合适,吐吐槽就跳过了,见谅!以后用其他文来补,谢谢。<( ̄ˇ ̄)/


(上)在这儿


11 穿娃娃装(这是个什么鬼?是说给对方穿娃娃装,还是一起给小孩穿娃娃装?)

 

鉴于作者没能了解此题题目,因此此题跳过……(好吧,我就是想偷懒

 

12 亲热(嗯,所谓的亲热,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看出来吧~)

卫庄发现盖聂给自己的额带打了个蝴蝶结,在将装着枣的竹篓放在院子里后。

 

卫庄甩了甩头,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以往常常能碰到脖颈的额带,今日却没有任何触觉。他伸手一摸,弧形的带子让他一下明白了脑后额带的形状。

 

脸色一变,卫庄径直朝蹲在竹篓边挑选着枣子的盖聂走去。刚刚走到竹篓面前,卫庄喊了句“师哥”,那句师哥听起来别扭至极,像是咬着牙齿发出的。

 

盖聂抬头,仰视着站在面前的卫庄,“怎么了?”

 

卫庄微微低头,盖聂看着自己,一脸的疑惑。前额的短发碰到了眼睛,盖聂眨眨眼,又抬起手随意摸了一下额角的短发。随即继续望着卫庄,等着他的下文。

 

卫庄看着自家师哥的茫然,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责问对方的话语一下更没有说出来的必要,抬手碰了碰自己的额带,“没事。”说完转身就走,却被盖聂唤住,“等等,小庄,把这个洗好给师父送去。”

 

卫庄回头,盖聂用一个小竹篮挑选好了半篮枣子,站起来,将篮子递给他。卫庄接过篮子,转身朝厨房走去。

 

厨房门前是鬼谷里唯一一口人工井,据说是鬼谷子的师父的师父时期挖的。卫庄和盖聂对这口井的历史不感兴趣,只是这口井为做饭淘米洗菜提供了很多便利。若是没有这口井,卫庄和盖聂又会多一项每日必须担必用水的任务。虽说两人目前也要去后山的溪流边担水,但那不是必须做的。

 

卫庄将井里的水弄出来,将篮子里的枣倒进桶里,红的绿的半红半绿的枣子或沉入桶里或浮在水面。三下五除二洗好了枣子,卫庄提着篮子朝师父房间走去,路过院子时,盖聂正将枣子铺在竹席上。卫庄走到盖聂身边,“师哥,这是要晒枣?”

 

“嗯,晒干后就能做枣糕了。”盖聂将四处滚动的枣子围拢在竹席上,转身就看见递到自己嘴边的一颗大红枣。盖聂顿了顿,伸手去拿,却看见卫庄不耐烦地将枣往前递了递,盖聂停下伸了一半的手,张嘴咬住了师弟递过来的枣子。见盖聂吃了枣,卫庄转身,继续朝鬼谷子房间走去。

 

13 吃冰激凌(……作者说心累,舔是吧,吃冰激凌主要是为了体现舔是吧?没法写啊)

鉴于作者没有找到冰激凌的替代品,因此,此题跳过……(~ ̄▽ ̄)~

 

14 性别转换(噗……转换了就不是卫聂了(ˇˍˇ ))

“师哥,你想过吗?若你生为女子,会有何此遭遇?”

 

盖聂微微侧头,看了看两手交叠置于脑后的卫庄,淡淡道:“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前日下山时,山脚小村里有喜宴,那新娘是曾经上山采药被我两碰见的小姑娘。算起来,年龄也就二八左右。”卫庄闭着眼睛,感受着崖边吹来的风。

 

“男子女子又有何区别呢?”良久,盖聂淡淡地问道。

 

“当然有。若是女子,师哥你现在恐怕已改为他姓了。”卫庄睁开眼睛,语调中带着笑意。

 

“小庄,不是的,你说的是寻常人家。”

 

“寻常人家?”

 

“小庄,山脚下那位姑娘只是寻常人家的姑娘。若是生于诸侯皇室家,这二八芳华的姑娘,虽也可能也嫁与良人,但见识眼界定然不同,小庄莫是忘了妇好将军了。”盖聂停顿片刻,“其实,若是男子,生于寻常人家,也一样。寻常人家的男子,就和山脚下的年轻农夫一样,逃不脱一辈子的命。”

 

“那在师哥看来,有何此遭遇倒不是男子女子之故,而是家庭出身之故了。”卫庄坐直身子,微微调整坐姿,侧对着盖聂。

 

“有一定干系。就如你我,若不是鬼谷之徒,又怎么会习纵横之剑,识捭阖之术呢?鬼谷之徒,说起来,也算是师门出身,和家庭出身倒是有相似之处。”盖聂也调整了坐姿,头倚着树干。

 

“呵呵。”卫庄轻笑,“师哥倒是能言,我只问师哥若生为女子会有何此遭遇,师哥却联系到了宗法等级出身上面。”

 

盖聂虽没笑,但面部表情柔和,“是我说远了。我不知。”

 

“不知?”卫庄疑惑。

 

“是啊,不知。若生为女子,也就不能拜入鬼谷,得师父亲授。说不准真就改与他姓了。”盖聂望着卫庄,轻轻道。

 

“哼,没想到师哥如此安于命。”卫庄回望着盖聂,微翘嘴角。

 

“嗯?那小庄呢?若小庄生为女子,会有何此遭遇?”

 

卫庄看着盖聂明显兴致不错,自己的兴致也增加不少,“若我生为女子?”卫庄忽然想起和自己飞鸽通信的女子,虽为女儿身,却也是自己看得起的人,还有师父提到过的神医念端,也是女子,却也反应过来,师哥这是在给自己下套,“我怎么会生为女子呢?师哥莫不是妄症发了?”

 

盖聂看着自家师弟明显的面部变化,看来自己的委意妥协让师弟看穿了。只是,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是哪儿不对呢?盖聂移开放在卫庄脸上的视线……

 

(作者:师哥啊师哥,你忘了这个话题是你家师弟提出来的了?卫庄你个臭表脸的,你自己扯出的话题还说你师哥妄症……

 

小庄(勾唇笑):是谁写的?

 

作者:庄叔,庄大帅哥,说错了,是我表脸,我臭表脸……)

 

15 不同的着装风格(帅哥穿什么都帅,请自行脑补……)

详情请见各种AU,paro设定,不写了。

 

16 晨起仪式(要在床上比斗一番么,两位少年?)

卫庄不爱赖床。作为能入鬼谷的人,良好的自律习惯是不可或缺的。虽说每日晨时先离床的总是盖聂,那也只是因为他有事情要做。

 

鬼谷三人每日吃两顿饭,分别在巳时始和未时末左右开饭。盖聂每日卯时中起床,到辰时中这段时间练剑习武,辰时中后,需准备三人的饭食。卫庄因为不用准备饭食,所以练剑时间比盖聂长,但大概入门晚一直是卫庄心里的一大梗,他常常在寅时末卯时始就醒来,坐在床上练习吐纳之术。

 

盖聂不止一次告诉卫庄,晨起吐纳之术最好的修习场所在鬼谷后院的林子里,晚上休息时经常会关闭窗户,早起房间里的空气不好。卫庄对自家师哥的说法不置可否,只是依旧早起开了窗在床上打坐习吐纳。

 

卫庄可以确定每日他醒时盖聂也会跟着醒来,可是,盖聂不会起床打坐,他会默默的扯上被子,翻个身,继续睡半个时辰。

 

卫庄只是以为盖聂是想多休息一会儿,半个时辰,完全能睡个囫囵觉,他不会想到有一个词叫做“赖床”,而盖聂的心性脾气又让卫庄丝毫不会往这个词方面想,所以,每天早上,房间里:卫庄轻身翻起,坐在床上,盖聂翻身扯被继续睡,卫庄无意识地轻手轻脚离床打开窗户,回到床上,打坐,吐纳,半个时辰后,盖聂睁眼,同时卫庄坐着睁开眼,盖聂坐起,卫庄活动活动筋骨:“师哥,早。”盖聂下床,“早。”整理床铺,出门洗漱。

 

17 搂抱(……)

作者说:不知道怎么写了。不想写两人受伤、分离什么之类的事情。没有这些事作为前提,他们都不会干这种事吧。所以,跳过……(其实就是懒病发了吧!)

 

18 一起做某事(这不,近三年的时间里都是一起在做某事吗?好啰嗦的题目。)

卫庄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催盖聂。尤其是催自己师哥做饭。早上一套剑练完,经常会比预定时间晚几刻,每每这时,盖聂总会匆匆忙忙奔向厨房,虽然师父和师弟对迟几刻吃饭没有怨言,但盖聂觉得做饭是自己的责任,若是太迟,他的心里总会不自在。

 

在发现师哥有这个想法后,卫庄心头一乐,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去了厨房,站在门槛边,抱着手臂,放慢了声音:“师哥,还有多久才能吃饭啊。”待到卫庄这句话一结束,能明显地感觉盖聂的动作快了,“稍等会,马上就好。”卫庄闻言,往门边一倚,就稍等下去。

 

如此几次后,某次时间确实太晚,盖聂只好一边做着包子,一边煮着粥,同时还将一笼包子蒸在火上,再加上还要生火,瞬间忙不过来。抬头见自己师弟倚在门边,乐得看自己忙乱,盖聂搅了搅锅里的粥,道:“小庄,过来帮我生火煮粥。”

 

卫庄一愣,虽说平时也会到厨房帮忙,也会被盖聂唤着做做下手,可这次盖聂的声音里竟罕见地有一种急迫感,带着点使唤人的味道。卫庄不爽,但这种不爽随即被盖聂下一句话打破:“今天真的太晚了。你饿了吧。把火生大点,这笼包子出炉后,你先吃一个填填肚子。”

 

看在师哥是为自己着想的份上,卫庄走进厨房开始师哥布置的任务。

 

不得不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卫庄的火烧得不错。有人生火、搅粥,盖聂也轻松很多。等到鬼谷子疑惑今日怎么还没开饭,走到厨房一探究竟时,看到的就是两徒弟分工合作的场面。当然他也看到了卫庄拿着包子的手……

 

19 正装(鬼谷校服如此合身,还需要什么正装啊,真是……)

PASS

 

20 跳舞(不如跳舞,谈恋爱不如跳舞~~~^_^~~~︿( ̄︶ ̄)︿跳舞就算了,来来来,小庄,舞剑一支吧。)

“师哥,你会击筑?”卫庄站在溪边,看盖聂弯腰涤衣。

 

“嗯?”盖聂闻声站起身,“你怎么来了?”上课结束后,卫庄被师父留在书房交代事情,盖聂则端着早上练剑湿透的衣物到了溪边。

 

卫庄抱着木剑,倚在溪边的大石边。“师父说师哥最喜欢筑,不知师哥是否会击筑呢?”

 

盖聂弯腰继续洗衣,没有回答卫庄。卫庄也没有追问,溪水在夕阳下泛着橙色,涟漪阵阵,配上树林里风吹来的节奏,卫庄起身,跳进溪水里,溅起的水泼了他自己一身,盖聂听见声音转头看了一眼,继续洗衣。

 

卫庄站定,抬剑起势,横剑第一式随着盖聂转身开始,意识到卫庄要干什么,盖聂侧移几步,远离卫庄,水是万物之源,在水中练剑是盖聂和卫庄都会干的事情。盖聂移开几步,浣净手里的衣服,转身上岸,将衣服放在木盆里,立于岸边。

 

横剑的前几式,卫庄已经练得无比熟练。伴随着卫庄转身、跳起、舞剑、剑气挑动溪水的变化,盖聂在脑子里想象了自己纵剑术对这些剑式的应对,待到盖聂身心沉浸在脑子里纵剑术的想象中时,卫庄旋身一转,提剑刺向盖聂,盖聂看着卫庄动作的变化,依旧直直站立,待到剑气恰恰扑到盖聂面额前,卫庄停止了动作。

 

盖聂唇角微动,眼神柔和,“小庄,横剑第七式第三重变化你已经练成了。”

 

卫庄收剑轻笑,“该你了,师哥。”反手一扔,木剑剑柄朝前飞向盖聂,盖聂伸手一抓,脚下微动,离开岸边,进了小溪,卫庄则脱了上衣,上岸站定,看盖聂立式起剑。

 

21 做饭/烘焙(这这这……)

见18题,虽然没有详写,但是,我觉得卫庄肯定不是个做饭白痴,鬼谷的日子,至少能让他烧火技能慢点,即使不能像师哥一样做包子,也应该可以熬好一锅粥吧。

 

22 并肩战斗(盆友,你知道六剑奴吗?)

坐等天行九歌填坑,那两位叫啥来着,黑白什么来着,喂喂,叫啥来着……(作者这儿信号不太好)

 

23 争吵(……)

第一次见面的比试,在悬崖边看星星聊人生谈理想的时候,机关城重遇等等等等,大家脑补吧,我好累……

24 和好(…………!!!和什么好,直接和亲算了!!!!!!)

Pass

 

25 凝视彼此的眼睛

不想写啊不想写,找不到合适的契机来写凝视对方眼睛。

Pass

 

26 结婚(这个……)

Pass

 

27 其中一人的生日(之前我对玄机一直没有公布角色生日这件事还有点耿耿于怀,后来却觉得不公布角色生日很对,毕竟先秦背景,角色生日的公布本来就和现代不一样。再加上玄机的时间线已经是乱麻了……)

Pass

 

28 做些滑稽的事情

29 做些甜蜜的事情

30 做些热辣的事情

28题29题30题,以后慢慢写,用在各个环境下写,这儿不写了。作者为他的不负责任道歉,会慢慢填的。谢谢!


作者不负责,我知道。前十题写了一万多字,后二十题加上题目才四千多字,果然文拖久了就没有兴致了。再加上后二十题很多题目当时的背景环境没法写,更加提不起兴致了。给看文的各位亲先道歉,然后,看看权当娱乐吧。

本来不想打tag,想想还是打上,毕竟也是卫聂之间的故事,我对(上)还是很满意的额<( ̄︶ ̄)>o(* ̄︶ ̄*)o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