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银桂】所谓暗恋与明恋


校园/逗逼/话痨吐槽风

我记得三年Z班里,桂是会弹钢琴的对吧对吧对吧?



大家都说桂小太郎是个怪人。

在这个随意走在路上就能闻到荷尔蒙躁动气息的年龄段,按理说,像桂小太郎这种长得好看,成绩优异,还能漂亮的弹一手各种贝多芬、莫扎特、肖邦等的或耳熟或陌生的曲子的人,应该和至少一个女生曾经或现在有恋爱关系。可是,至今没有人听说过他有女朋友或者绯闻女友,甚至,连暧昧对象都没有。

他和身边女孩的关系干净得纯粹。


大家也说坂田银时是个怪人。

这个长着一头走哪儿都能吸引视线的银色卷发,除了有着一双和这个年龄段极度违和的死鱼眼外,其他方面比如性格不错,人缘不错,成绩也行,还在剑道部称王的帅哥,虽然有一大堆女孩曾经或正围在他身边,但是,至今,也没有人听说过他和谁交往过。

这样被大家当作怪人的两人,其关系是挚友这一点,倒是没人奇怪。

其实,大家都忘了,所谓怪人,只是没有和大众步伐保持一致时,被身在大众里面的人主观加上的一个带着或中性或贬义色彩的称谓罢了。就好像,所有的男生都看过某V电影,你却问一句某V是什么意思。



那么,桂小太郎是个怪人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除了喜欢肉球,挚爱荞麦面,执着于美味棒,爱好八点档、人妻杂志,偶尔脱线或者脱频的情况外,可以说,桂小太郎达到了百分之八十的男神条件。

坂田银时是个怪人吗?答案依旧是否定的,因为除了对甜食的极度沉溺,恨不得淹死在草莓牛奶池里,一双死鱼眼,经常看起来懒懒散散,偶像是占卜节目主持人外,坂田银时达到的男神条件数值不比桂小太郎小。

所以,很多女生开始行动了。她们在明里或者暗里对这两人进行充分的调查。她们想找出,是谁,占据着这两人心中的位置,毕竟,没有人能逃离这个年龄段对爱情的尝试或者遐想,哪怕对象是虚拟的或者非人类的(啊,不好意思,重口味了)。

可是,众多行动,无疾而终。



难道,这两人真的是神一般的存在吗?

把这个问题抛给和两人同为挚友但是却没有被冠于怪人称号的高杉晋助大帅哥,他只会迅速地给你一个鄙视的眼神,惯常地哼一声,然后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说:“只是一个白痴,一个是笨蛋而已。”说完,转身离开天台,留给问问题的女生一个潇洒的背影。

问问题的女生则会源源不断地冒出一种名叫花痴的气息石化在那儿,忘记自己的初衷。

(容我感叹一句,长得帅太可怕了,长得帅还傲娇太可爱的,长得帅还傲娇还故意装帅什么的,对于本文的路人甲乙丙丁来说,太犯规了。)

咳咳,好了,扯回来。

桂小太郎当然不是神一般的存在,和大家一样,他有自己喜欢的人,具体地说,应该是,他有自己暗恋的人。

别奇怪,像桂小太郎这种拥有一大串与优秀沾边的形容词前缀的人为什么走的却是暗恋这种伤身伤心的恋爱之路。

其实,这个答案说复杂确实很复杂,复杂得太长,我不想打,可是又不能不说,那就简单来说。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的高杉帅哥说的,桂小太郎只是个白痴而已。

这不是骂桂。好吧,其实是在骂他,但是,这是带着爱意的骂。

前面说了,桂小太郎很优秀,有很多优点。但有优点就有缺点,桂小太郎的缺点之一就是一根筋。一根筋只是个中性的词,你可以说这个词代表顽固,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属于自己的倔强。桂小太郎的一根筋体现在很多方面,让周围的人又爱又恨,但是,这篇文只说恋爱,桂小太郎在恋爱中的一根筋就是钻入自己的思维中,具体来说,就是桂小太郎喜欢坂田银时,但是却认为坂田银时深受女生欢迎,喜欢的也应该是女生,所以只能自己默默喜欢着。

桂小太郎有这个想法很正常。好多人都说恋爱中的人会有自卑感。桂小太郎有没有自卑感,大家自作评价。反正,就桂小太郎自己来说,从他意识到自己喜欢的人是在自己面前毫不设防,身与心都曾经全方位无死角地展现在自己面前的坂田银时时,他就选择了暗恋这条路。



桂小太郎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坂田银时的?

反正不是单纯的一见钟情,却也不是单纯的日久生情。人人都喜欢用这两个词语来形容爱情的产生,却忘了有些爱情产生在两者交叉时。先别奇怪,这并不矛盾。因为桂小太郎对坂田银时就是这样的。

桂小太郎第一次见到坂田银时是在秋天。难得的好天气,秋风阵阵,却没有害意,暖阳下,倒像春风般柔软,神社的枫叶一片片落下,带着稚气的桂拿着从家里偷出来的饭团,找到躲在枫树后面的高杉,絮絮叨叨地说着离家出走不好,说得正起劲,一片枫叶🍁恰好落在桂拿着的饭团上,桂抬头一看,伴随着一声喊叫,一个饭团直接朝上扔去,砸中了坐在枫树粗枝桠上的银时。

对于第一次见面,耿耿于怀的既不是坂田银时也不是桂小太郎,而是高杉晋助,对于一个已经知道傲娇的孩子来说,自己离家出走躲在那儿的自言自语完全被另一个人听到,那种愤怒加自己不会承认的害羞,是可以记住一辈子的。

貌似又扯远了。再次回来。桂和银时的第一次见面除了天气带着点浪漫外,其他的不提也罢。额,不能不提,不是说桂小太郎对坂田银时的喜欢产生于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交叉中吗?一见钟情在哪?

别急,几句话就能说清。

被饭团砸中的坂田银时还没来得及发火,就被桂两眼冒星星的表情征住,接下来他听到了出生后第一次有人对他说的话:“那个,你的头发看起来很舒服,可以让我摸摸吗?”

So,桂小太郎对坂田银时的头发一见钟情了。

先别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这句话。我们先来分析下一见钟情。很多人说一见钟情就是看见一个人,那人让你怦然心动。按照理性分析来看,让你怦然心动的原因是那人有一点戳中了你,才让你有了心动的感觉。长相、身材、气质,这种最直观的东西也最容易吸引你,让你心动。桂小太郎第一次见到坂田银时时,就被其头发所吸引,进而心动,这当然属于一见钟情的范围,头发是坂田银时的,又不是别人的。

不管是不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反正桂小太郎对坂田银时的感情,一见钟情这一点已经占上。

接下来是日久生情,要介绍完日久生情是一个很庞大的工作量,鉴于平板打字不方便,在这儿就不一一详述,以后有机会可以写一个校园恋爱剧。(这句话只是说说,嗯,说说,而已)

总之,桂小太郎在正式进入青春期的年龄,喜欢上了坂田银时,也暗恋上了坂田银时。

暗恋一个人就是白痴吗?那世界上白痴也太多了吧,那些为暗恋写下几十万感动色彩的文字,画下无数幅为暗恋讴歌的名人们,全是在推崇着白痴行为?

怎么可能?

作为最有发言权的高杉晋助帅哥,简洁明了的说清了为什么桂小太郎是个白痴:桂小太郎暗恋的人在明恋着他,他却不知道!

诶?也就是说坂田银时明恋着桂小太郎,桂小太郎却不知道?等等,有点混乱。这是为什么?为什么都明恋了还不知道?并且,看前文,那些路人们都没听说过坂田银时喜欢谁啊?

先回答后一个问题。

坂田银时不是一个高调的人,当然,那些普通的男生不会承认这一点。不高调的银时即使喜欢校花也不可能全校嚷嚷,何况他喜欢的还是比校花更有知名度的桂小太郎呢。再加上先入为主这个观点总占据着人们的思维,所以,当众人看见、听见坂田银时半正经半不正经的动作言论时,第一反应总是:这两人,关系真好。举个例子,众人偶尔听见坂田银时说些诸如假发,我喜欢的是你啊这种话,也只会主观认为那是银时在开玩笑顺便拒绝忐忑不安地站在旁边的小学妹。

于是,路人们,就这样一步步远离真相。

为什么桂小太郎自己不知道呢?

呵呵。作为一个在智力上毫无缺陷,情商也不低的男人,桂小太郎还有一大属性:自己认定的事情,会一条道走到黑。这注定了坂田银时明恋的悲剧,因为桂小太郎一直认为坂田银时喜欢的是胸大腿长颜好的女人啊。

说到底,这也怪坂田银时自己,谁让他每次开玩笑似的说些话后总会立马拿出一本杂志,加一句:“假发,来,看看,这个是不是你喜欢的类型。”这让桂小太郎在“不是假发是桂”的反驳声中,忘记刚刚让自己心跳加速的话。

所以,目睹了所有的高杉大帅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表示:一个白痴,一个笨蛋。



这种能让知情人急死的关系,对两位当事人的影响不大。

能有什么影响,自己喜欢的人就在自己身边,上课下课放学回家打工购物,抬头低头,想不见都不行。所以,两位当事人,依然重复着每天的生活。



可是,故事总得有高潮啊,序幕、开端、发展、高潮、结尾、落幕,故事和话剧一样,不这样发展还怎么写。

所以,本故事的高潮出来了。

某一天,当火影o者完结后,在这个jump大肆传扬的群体里,一个段子流行时,路人某某一脸好奇的问银时初吻对象是谁,坂田银时状似无意地瞟一眼坐在自己前面的桂小太郎,答到:“嗯,就是那个啦,那个……初恋……”路人某某见银时吞吞吐吐的样子,好奇心加八卦心被完全勾出,“初恋?坂田君,你的初恋是什么时候?是谁?小学同学?国中同学?现在还在我们学校吗?……”坂田银时完全招架不住对方抛来的一连串问题,左瞄一眼,右看一眼,最后加入了另一群人的讨论圈。

路人某某毫无保留的将没有被满足好奇和八卦的失望挂在脸上。一抬头,刚好见桂半埋着头。路人某某立马凑上去:“桂君,你和坂田君认识很早吧?你知道关于他初恋的事吗?”

桂脸上带着些许困惑,摇摇头,“不知道。”

路人某某失望地站直身体,看着和一群人闹得热腾的银时,叹口气。却没想到坐在桂旁边的高杉,抬头看自己,笑得高深莫测,“我知道。”

路人某某马上变脸,欣喜地看着高杉:“高杉君?”

桂转头看着高杉,既有想听的期待,又带着点忐忑。

高杉把桌上翻开的书啪地合上,吐出一句话:“是桂小太郎啊!”

“啊?”桂第一反应是什么是自己,第二反应才是高杉在说答案。不,不,这是什么答案,桂在心里摇摇头,高杉又在乱说了。

路人某某愣一秒,紧接着笑了,虽然高杉主动搭自己的话确实令自己高兴,但是,这个答案,“高杉君,又开玩笑。”

看吧,这个时代,被怀疑的总是真话。高杉在心里怒吼一句。翻开合上的书。

这一节就这样过去了。

过去了吗?没有。因为,真相帝虽然少,但毕竟是存在的。

几人的对话虽然消失在空气里,但是有一个人却听进去了。此人就是拿着火影o者,萌着男一男二的路人n。

路人n默默地将上面的场景咀嚼了n遍,最后得出了一个离真相不远的结果。

为了证明这个结果,路人n连续几天把视线放在前后桌的某两人身上。就像破案子一样,几天后路人n散出去一条消息,一句话在学校火速蹿过:“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互相喜欢。”



这句话在学校掀起大波。

可是,当事人却完全不知情。这似乎也是一个常相,很多时候,最后的知情人往往是当事人。所以,当有一天桂小太郎忽然发现不管自己去哪儿,总有人盯着自己窃窃私语时,他疑惑了。有疑惑就会有疑问,疑问就得问出来,桂小太郎抓住班里向来消息灵通的传播君:“传播君,最近在学校有关于我的什么事情吗?”

桂小太郎是在传播君的位置上抓住他的,传播君的位置向来是班里男男女女喜欢扎堆的地方。桂小太郎一句话问出,刚刚还叽叽喳喳的一群人,瞬间以传播君和桂小太郎为中心,散开,教室里其他人被动静惊扰,抬起头,二三十道视线直直袭来。

桂小太郎本来只想单纯的问问,却没想到造成如今这种众人围观的局面。本来桂也没太在意,毕竟作为学校的半个公众人物,被议论也是出现过的现象,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面前的传播君,一脸忐忑地看着自己,带着点探讨,又有纠结。

桂习惯性朝自己的位置看去,高杉和银时并没有在位置上。桂拉回视线,却不知道这个视线让一群人坚定了某个想法:看吧看吧,桂君刚才的眼神。

传播君咽一口口水,“那个,小太郎君,我说了你别生气额。”

桂更加疑惑,点点头。

“他们都说,你和银时互相喜欢。”

“咚,咚,咚咚……”桂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响得厉害,传播君和二三十号人挂着各种表情看着桂,桂恍惚了,眼睛里只有自己位置旁的窗帘随着风掀动的一角。

班里安静得厉害。完全不是课间应有的气氛。


“……银时喜欢女生……”长久的安静后,桂冒出一句。

诶?这是回答吗?没有否认自己对银时的感情。

有人从教室后面走进来,经过桂身边时,丢下两个字:“白痴。”能说这两个字的,不是高杉大帅哥是谁。

桂说话后,教室里依然安静,高杉说话后,教室里面沸腾了。不是因为高杉说了什么,而是大家在消化桂的话。

半天后,另一句话在校园里扩散:“坂田银时喜欢女生。桂小太郎单恋坂田银时。”

谁说八卦流行的地方集中于演艺圈,看吧,校园里的八卦流窜更恐怖。

这句话有人悲有人喜,悲的是桂小太郎的爱慕者,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另一个优秀的人,喜的是坂田银时的爱慕者,还有机会。



桂小太郎有点忐忑。

你要是处在桂位置上,估计会更忐忑。

坂田银时没有变化。

他完全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桂小太郎忐忑的表现就是开始避开与坂田银时的交集。可是,怎么避得了?

“假发,肉给我吧。” “不是假发是桂。肉要给小白。”

“假发,作业给我看一下。” “不是假发是桂,还没写完。”

“假发,你看那个学弟拿剑的姿势是不是和高杉那家伙很像。” “不是假发是桂。银时,高杉在你身后。”

“假发,今天我送外卖。” “不是假发是桂,我在厨房帮忙。”

“假发,几松姐让你去她那儿一趟。” “不是假发是桂,啊,我忘了要给几松姐带东西了,银时,我先走了。”

“假发,帮我带一本jump”。 “不是假发是桂,自己去买。”

“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避个头啊避。

桂小太郎默默哀嚎一声,最后决定当傻瓜,尝试忘了这回事。



桂小太郎忘了,其他人可忘不了。

路人甲乙丙丁等等,总会谈起桂和银时的事。'

有什么事可以谈的呢?路人甲乙丙丁用实际话语告诉你:从两人每天的穿着(制服)到两人在班里的一举一动,从午餐的便当到桂帮银时带的饮料,从两人说话的表情到一起去剑道部训练,等等等等,都是话题。

看吧,人果然是个可怕的生物,你永远猜不到在你不知道的地方,你的同类在怎样议论着你。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桂小太郎对坂田银时的暗恋变成了全校皆知的明恋。

桂也由开始的忐忑过渡到现在的无所谓。学校传得没错,他本来就喜欢银时。

作为事实的东西就不要再去过多的强调或者声辩,强调或声辩这种行为只会让本来正在忘掉它的人再次想起它。


明恋是什么?

在别人看来,现在的桂小太郎对坂田银时就是明恋了。可是银时知道吗?银时都不知道还叫什么明恋?

还有,前面说了,坂田银时明恋桂小太郎。不过,知情人很少,准确来说只有银时自己和高杉。所以,这样看来,银时对桂也是暗恋吧。

啊,好麻烦。

真的好麻烦。

如果桂直接说出来,银时也正正经经地说出来,就好了。



校园里的流言依旧在传播。

生活上除了日子的流逝,树木花草的变化,学生制服的更换,个子的拔高,课堂上知识内容难度的延伸,其他方面也没有什么变化。

两位当事人呢?还是重复着每天的生活。

可是,故事,却在发展着。

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女孩在储物柜前拦住了放学回家的银时,惯常的动作,惯常的语言,惯常的表情,银时也惯常地拒绝。本以为拒绝后,就能惯常的离开,却没想到可爱的女孩挡在银时面前,无比委屈的表情:“为什么啊?前辈你为什么不跟我交往?难道我不好吗?”

“不,不,这不是你的问题。”银时叹气,好麻烦。

“那前辈为什么不跟我交往?……”女孩很着急,脸憋得通红,“难道是因为桂前辈?”

银时顿了一下。

“桂前辈喜欢你又怎么了?坂田前辈不是喜欢女生吗?所以,为什么不试着和我交往一下?……”

“等等等等……”银时摆摆手,“你刚刚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前辈被桂前辈喜欢着,但是前辈却喜欢女生,所以前辈和桂前辈才至今单身。虽然前辈你和桂前辈是好朋友,可是也不用为了桂前辈就让自己一直单身啊,桂前辈……”

女孩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银时的思维却跑到了其他地方。桂喜欢自己,自己早就知道了,当年自己装睡被桂夺去初吻,半大的孩子,不带任何欲望的吻,让银时一晚上都没睡着,也就是那时候,银时发现自己似乎也喜欢桂。这么多年,自己也有意无意说些实话,却总是被桂忽略掉,刚开始还以为桂是故意的,后来才知道似乎是自己表达的方式有问题,桂似乎有自己的想法,意识到这一点后,自己也没在意,反正是一直在一起。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桂喜欢自己,而自己却被说成喜欢女生呢?

“是谁说的?……”银时打断女孩的话。

“啊?”女孩眨眼,“全校都知道了。”

“……”

“桂前辈自己说的……”



坂田银时很郁闷,郁闷得想把自己眼前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剪掉。

所以,桂的想法原来是自己喜欢的是胸大腿长颜好的女生。

坂田银时才不想说昨晚他死皮赖脸跑去桂家借宿,旁敲侧击地问才知道在桂的眼里,自己竟然和普通青春期小鬼的欣赏能力一样。这是对自己的轻视!关键是今天早上自己逮着很多人问,人家都知道桂喜欢自己,难怪这段时间走在校园里都能感受到各个方向传来的怨念眼神。

所以,到底是什么时候,桂在众人面前宣布喜欢自己的啊。

就算要宣布,也应该是自己先宣布啊,怎么能被一顶假发先表明心意,并且,还自以为是的定下别人的喜乐。

“……银时……坂田银时!”

“啊!”银时的思维被拉回来。讲台上的老师一脸的气愤,“才刚刚上课几分钟,就开始走神了?!你,把这段英文读一下……”

银时站起来,哪一段啊。

桂微微侧了侧身,露出桌子上的课本,银时赶紧翻到和桂课本上相同的一页,随便读了一遍,根本不知道那些蝌蚪文是什么意思。

银时坐下时,发现窗外教学楼下那棵梧桐树新叶已经长齐,春天快过完了。



夏天再次来临时,校园里的流言内容变得七七八八。

曾经逮着桂单恋银时话题不松口的人,如今也转移了视线。

公关学告诉我们,当今时代,一个热门话题最长的存在时间是七天,七天后,话题会慢慢淡出人们视线,所以,那些出现公关危机的公众人物,置之不理是很好的一个解决方法。校园和社会不一样,范围太小,热门话题的存在时间肯定比社会长,可是,再长,也会淡出~~

自从桂单恋银时的事传出后,桂收到的各种带着粉色气息的信变少了很多,这让他轻松不少。

可是,这一天,桂打开储物柜时,看到了很久没出现自己面前的粉色信封。桂伸手刚掏出信封,旁边的银时立马夺了过去:“假发,这又是什么?”

“不是假发是桂。什么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嗯,那我帮你看看啊。”银时说完,也不管周围环境,不听桂的回答,打开并没有封上的信封,展开信纸:“桂君,你好。我是二年A班的XXX……啧啧,好老套的写信法,我……”“诶,假发,你干嘛?”

桂抢回银时手里的信,“银时,在这儿这么念人家的信,太失礼了……”

夏天的风从河边吹来,掠过河边的草滩,带着被热气折腾过的草香扑过来,几缕长发顺着风拂过桂的眼。

“那个,假发啊……”银时两手搭在脑后,眼睛看着前面,“我想跟你说件事。”

“不是假发是桂。什么事?”桂抬起手,把眼前的头发从眼前捋回去。

“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银时微微转头,眼睛看着墙上的藤蔓,藤蔓一根缠着一根,铺满了半张墙。

“……嗯……”桂侧头,只能看见银时半个后脑勺,怎么也不安分的发梢随着银时走路微微动着,“……我们认识吗?……”

“认识。”银时回答得很干脆。

“额。”桂淡淡应答。

“……”

“假发。你不问一下具体是谁吗?……”长满藤蔓的墙走过,再往前是一家小便利店。

“不是假发是桂……嗯,是谁?”“哎呀,疼,银时你干什么?”桂捂着自己头,瞪着刚给了自己一个爆栗的银时。

“你那是什么反应?……”

“是你让我问的啊。”桂放下揉着头的手,转身,轻声说:“既然是认识的,那就是那个谁咯……反正也就只有她是胸大腿长颜好……”桂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头也随着声音的降低而埋下,眼睛看着路面。

“是啊。他是腿长颜好啊,可是胸……”银时看着视线在地面上的桂,“胸没有额,银桑我喜欢的人没有胸……”

“诶?”桂一脸惊讶地看着银时,微微张着嘴,橙色的余晖勾出了桂脸上的阴影。

“银桑我喜欢的那人啊,是个白痴。他喜欢揉我的头发,抱着我的头睡觉,喜欢吃难吃的荞麦面,喜欢和隔壁已婚的良子小姐聊天,喜欢守着每天晚上的晚八点档,喜欢印着少妇图片的杂志,还喜欢捡奇怪的动物……”银时看着桂,比自己矮几厘米的桂随着自己的话讲完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化,到最后,脸微微变红,眼珠左转右转,就是不看银时。

“咳,咳,咳……那个,银时,我去买瓶水,你要吗?草莓牛奶?还是其他?……嗯……银时,银……时……?……”桂看着抓着自己手腕的手,自己的心跳声大得吓人。

“假发,我可是在告白额。逃避不是男人该做的事额……我不追究你大张旗鼓的宣传喜欢我这回事,也不问你从哪儿看出来我喜欢的是你所谓的胸大腿长颜好的女生的。现在,我在表白,你不需要给我回应,但是,你得……”银时最后一句话卡在喉咙里,从便利店出来好几个学生,全部看着自己和桂,其中有一个就是曾经给自己告白的可爱女孩。

“坂田前辈,桂前辈……”可爱女孩眨着眼看着银时和桂,接着一句话让桂彻底红了脸:“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说完,和几个同伴立马转身离去。那女孩似乎忘了自己曾向银时表过白的事。



第二天的校园再次炸锅。

“坂田银时也喜欢桂小太郎。”“有人亲眼见证坂田银时向桂小太郎表白。”“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是互相喜欢。”“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从小就互相喜欢。。“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是娃娃亲。”“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

流言越传越奇怪。校园里的两批人再次陷入悲伤。

而两位当事人呢?:

“假发,帮我做笔记。” “不是假发是桂。不要,自己做。” “这个社会真是无情啊,自己的恋人都不帮自己。” “……”

“假发,这个给你,多吃点。” “不是假发是桂。不吃,吃饱了。” “不行,不长点肉,抱起来不舒服。” “……”

“假发,我送外卖去啦。” “不是假发是桂。去吧,我也去厨房帮忙了。” “不来个送别吻?” “……”

“假发,几松姐让我带给你的。” “不是假发是桂。谢谢。” “啾……下次谢得这样谢。” “……”

“假发,我买了一本杂志。” “不是假发是桂。什么杂志这么神秘。” “这个。” “……”(红脸)

“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XXXXXX……” “……”

貌似,也没什么变化。

确实也没什么变化。

本来也没什么变化。

嗯,就是没什么变化。



------END------


又是一篇远离初衷的文,哈哈哈哈哈哈哈

吐槽风没表现出来啊

脑洞来源于吾朋友:他喜欢的女孩也喜欢他,但是他一直以为那女孩喜欢另一男生,其实男生是女孩的表哥:-P

等这段时间过了就去改夜半汽笛

本来该昨晚发的,昨晚停电了


PS:这一周的漫画和动画我桂帅爆了,帅得停不下来啊

PS的PS:真的想吐槽,桂一进真选组就穿的是队长服(嘛,可以说是因为他的身份一开始就是三番队副官),可是,伊丽莎白为什么也穿的是队长服,猩猩你还记得真选组动乱篇时,银时和神乐穿的队长服,新八却是穿的队员服吗?摸摸新一。

PS的PS的PS:齐藤终的衣服真好看,束腰的,好想看桂穿这一套【桂的腰细,穿起来应该也很好看(不好意思,我……

PS的PS的PS的PS:有没有大大画真选组制服银桂P-l-a-y(想想,要流鼻血了……






































评论(12)
热度(53)
  1. 绯颜昏罗帐水LFQ漪--诡琴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银桂种植萌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