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鞠躬♡

【秦时同人】无悔


AU 国防生

CP感很弱很弱~~~卫聂、良颜、荆丽等等等等


04、

颜路是个很淡然的人,这种淡然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人际交往,处事能力,应变反应等等。张良表面看起来和颜路一样,但是,相比颜路,却多了一分狡黠,这是一种不带恶意的狡黠,也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人际交往,处事能力,应变反应等等。

颜路和张良是踏着铃声进的教室。

大学开学第一课,心理学专业四个班一起上第一节专业课。

早上五点半,寝室里面同时响起三种铃声。其中一个铃声响了很久,最后在卫庄带着怒气的“荆轲,你他妈给我关闹钟”的吼声中,自动停止。五分钟后,再次响起。

第一节课上课时间是八点。早训结束,为了节约时间,卫庄和盖聂去食堂买早饭,荆轲惯常的接受教官的指示,张良颜路回寝室洗澡,收拾。这样能错开空间的使用。

颜路和张良进教室时,半大的教室坐满了人。四个班,一百多人。张良四处望望,颜路指指第一排留着的三个空位,两人走过去。刚坐下,就听见身后几个女声:“好帅”“还不错”“军训没见过”“你去和他们说话”“凭什么,你去”……

老师在开电脑,多媒体投影仪幕布缓缓降下。张良微微侧头,声音控制在后面几人听见的范围内,“师兄,你听,有人在说你长得很帅。”颜路看张良一眼,埋下头,没理他,后面几个女生声音戛然而止。

第一节课下课,四个班分成两批,转向另外的教室。

张良有点困,早上没有睡醒,早训一小时,虽然洗澡暂时消除了疲劳,但一个半小时的课让他差点进入梦乡。颜路推推张良,两人刚站起来,一个留着短发,穿着绿色运动衫,微胖的女孩走到两人面前,手里拿着一张单子,“是颜路和张良吧?……我是公孙玲珑,心理学专业一班的班长,也就是你们的班长……你们是国防生,咱班就你俩国防生,导员说了国防生上课和我们没区别……刚刚上课前我点名你们还没到……下一次我希望你们在上课前五分钟进教室,方便我点名。”公孙玲珑的语气不软不硬,带着淡淡的疏离感和压迫感,她是那种一开口就知道很干练的女孩。

颜路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张良偷偷打个呵欠。

公孙玲珑将单子折起来,夹在书里,“走吧,去上下一节课。”颜路和张良跟在公孙玲珑身后,三人从一栋楼转移到另一栋楼,期间公孙玲珑询问了很多事情,走到教室门前时,有女孩向公孙玲珑招手,公孙玲珑转身冲着张良说:“你的长相是我的菜。”看着张良脸上的愕然,又加上一句:“别紧张,我只是说长相而已。”

颜路带着笑找位置坐下,“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受欢迎。”以前在师父家学国画时,师父的两个孙女总喜欢粘着张良,比张良小好多岁的两个女孩,不知道从哪儿学的话,嚷着要当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张良的新娘。张良把书翻开,带着惋惜,淡淡地说:“可惜,我的长相做不了一盘菜。”声音依然控制得很好,坐在两人前面两排的公孙玲珑和她的朋友刚刚能听见。公孙玲珑的朋友噗嗤笑出声,颜路也笑,“你啊……”
你啊,还是这样,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人事,总是以调侃的方式来拒绝。




盖聂和卫庄刚走到教学区到餐厅的主干道,就听见很多种喇叭,音响重叠的声音。

不远处,各种横幅,彩旗连接在法国梧桐之间。很多人挤在那儿。

“这是在大甩卖?开业大酬宾?老板又跑了?”卫庄把手里的书塞给盖聂,自己拿着手机不断的点着屏幕。

“看路。”盖聂拉卫庄一把,避免迎面过来的自行车撞上他。

卫庄皱皱眉,把手机塞回兜里。

走到彩旗横幅处,才发现是社团招新。

各种各样的社团从这儿一直摆到餐厅不远处,一眼望去,各个社团的人发着传单,拉着人,浓浓的竞争感。

盖聂对社团没有兴趣,与其说是没有兴趣,倒不如说现在这种喧闹的场面让他只想赶快走过,这样想着,不由加快了脚步。卫庄对社团也没兴趣,盖聂加快了脚步,他也跟上去,不过他还是左右看着,看各个社团的名字。

只是,那些常年混迹于社团的招新人员,似乎长着一眼看出新生身份的眼睛。不断有人走上来拉盖聂,往卫庄手里塞传单。在卫庄推走第n份发传单人的手,盖聂避开第n个贴过来的人时,两人听见一个熟悉的喊声:“阿聂……阿聂,卫庄……卫老弟……这儿……”

两人朝声源处望去,站在一个相对冷清摊位前,穿着淡黄T袖,一脸笑容,挥着手的不是荆轲又是谁。盖聂看着荆轲身边站着的两个人,没有朝他们走去,却也放慢了脚步。荆轲见盖聂没理自己,几步跨过来,“阿聂,你来看看。”顺手把卫庄也扯过去。

摊位不大,在周围各种横幅和彩旗包围中,很容易把这个摊位忽略掉。卫庄被荆轲拉过来后才看到“航模社”三个一点也不突出的字。

“这是燕丹,航模社的社长。这位是秦舞阳,我们同一届的,跟我一个班。”荆轲咧着嘴,一派活力,“这是盖聂,我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室友,这位是卫庄,阿聂的师弟,我老弟,也是我室友。”

卫庄一巴掌拍在荆轲头上,“谁是你老弟?”

燕丹笑着说:“现在国防生的质量真是一届比一届好。盖老弟和卫老弟一表人材。”盖聂和卫庄看着燕丹,心里还没做评价,燕丹自我点点头,忽然改了口吻,“看这身材,看这脸蛋,啧啧,怎么样,加入我的航模社吧,只要加入,我保证你会爱上这个社团,本社成立于……”

…………

盖聂和卫庄看着荆轲,荆轲笑容还挂在脸上,有点僵硬,秦舞阳埋着头,一脸我不认识,我没听到,我是空气。

“咳咳,那个,阿聂,卫老弟。燕丹学长就是这样,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对吧,舞阳?”

秦舞阳抬起头,表情尴尬,点点头。

“所以呢,你喊我和师哥过来,就是帮你的燕丹学长凑人数?”卫庄抱着手臂,坐在摊位后的椅子上。

盖聂把书放在摊位上,拿起摊位上一个船模型开始看。荆轲没理卫庄,凑到盖聂身边,“怎么样,阿聂,我看了,这船模做的很不错。燕丹学长说是他自己做的,可是……”

“可是,有的地方明显有机器生产的痕迹。只能说是自己加工拼好的,自己做的不可能。”盖聂接着荆轲的话说,顺手指了指几个小地方。

“哎呀,看来盖聂同学你也是行家啊?”燕丹也凑过来,“不错,这模型是我买的,花了我两个月的生活费呢。”

“两个月生活费?你被坑了。”盖聂放下模型,语气淡然而坚定。

卫庄站起来,拿起船模,左右看看。“卫老弟,对这个感兴趣吗?”荆轲搭住卫庄的肩,“以前玩过?”

卫庄伸手把荆轲的手拍掉,“没有。”

“啊,那太可惜了。我们阿聂可是玩这个玩了很多年了。”

“额,是吗?听说玩这个很费钱。”

“嘿嘿嘿,你还真是说对了。阿聂曾经……”

“荆轲!”盖聂伸手接过燕丹递过来的纸。

“啊,是。不说了不说了。”荆轲站端正,笑嘻嘻地看着卫庄。

盖聂交上二十块钱的入社费,燕丹拍拍他的肩,“盖聂同学,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航模社规模小,但是有几个不错的人,女生也有,不过他们要下午才过来。社团里有什么事我会短信通知你的。”盖聂点点头。

“卫老弟,你呢?”燕丹转身,问一直在和荆轲左一句右一句瞎扯的卫庄,卫庄抬头,“别那样叫我。”语气冷冷的,丝毫不给燕丹留面子,拿起笔,大手一挥,姓名加联系方式留在纸上,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放在桌上。燕丹笑笑,“卫庄同学,真是,大气啊。”

盖聂看着卫庄,欲言又止。

三人打了招呼后,继续往餐厅走。

荆轲一路絮絮叨叨,评价着社团。

卫庄从盖聂手里拿过自己的书,“师哥,我只是不知道自己……算了……”

盖聂听着荆轲的絮叨,看卫庄一眼,“我知道。”

荆轲后退一步,凑到两人中间,“哎呀,不就是一起入个社团吗。卫庄这孩子就是随意惯了,跟着阿聂的兴趣走走也无所谓。再说了,阿聂,难道你还担心自己误导卫庄?别一种卫庄是鹰,要放他飞的感觉。你这师弟可比你狡猾多了。”荆轲没理会卫庄投过来警告的视线,继续说,“话说,我早就想说了,你俩其实好多地方都挺像的,包括对人对事的看法,只不过阿聂你总是把情绪隐藏着,卫庄则是毫不客气的表达出来。难怪王伯下一趟军营,就把卫庄你收入自己门下,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啧啧……哎呀,我去,卫庄,你拍头拍上瘾了吗?……”




周一下午,全校公休。

颜路和荆轲去了指导员办公室,听李颜的安排。这周过去就是国庆,国防生放四天假,后三天回来训练。张良去了伏念那儿,和伏念商量国庆三师兄弟拜望师父的事情。

盖聂和卫庄呆在寝室。卫庄本来在睡觉,没睡一会儿,被电话吵醒,电话是意大利的妈妈打过来的,说了很久。挂了电话后,卫庄见盖聂看着自己,“怎么了?”

“没事,”盖聂盯着书,“只是没想到你被电话吵醒后竟然没有生气。”

……

卫庄伸个懒腰,“我妈打来的。我要是生气她会更生气的。”

“还会伤心吧?”盖聂接道。

“呵呵,伤不伤心倒是不知道……师哥,你在看什么?”卫庄站起来,凑到盖聂身边。

“颜路的专业书。”

“你真够无聊的。”卫庄坐回床上,“好无聊啊。无聊到想玩电脑了。”

盖聂放下书,“无聊到想玩电脑?”

“玩电脑就挺无聊的,无聊到想玩电脑就是比无聊更无聊。”

盖聂把书放回颜路的桌上,“出去转转?”

“去哪儿?”

“不知道。”

盖聂和卫庄走到三楼,碰见了张良。张良刚从伏念的寝室出来,全校所有国防生都在一栋楼。“你们去哪儿?”

“不知道。”卫庄懒懒的语调。

“不知道?”

“在寝室呆着无聊,出去转转。”盖聂同送张良出来的伏念点点头,开学时,是伏念带着盖聂和荆轲到的国防生公寓。

伏念笑,“刚开学,课业不多,是会无聊的……要不,我带你们打篮球去?”伏念正好没有事情。

三人想了会,张良问:“现在去,球场还有位置吗?”

“位置啊,去了球场自然有的。”伏念转身,站在门前同室友招呼一声,带着三人直接往操场走去。

学校很大,篮球场,足球场,排球场,网球场,羽毛球场,乒乓球场,室内操场,好多个。国防生要是愿意,还可以去国防楼顶层的室内训练场。

伏念带着三人到篮球场时。六个篮球场都有人。“很快就要举办新生杯比赛,有的学院应该在训练,我们找一个认识的学院打比赛玩?”伏念看着六个篮球场上的人及围观的人,挨着网球场的那个篮球场看起来是两批人在打半场玩。

卫庄跟在伏念身边,张良和盖聂在说什么。不时听见一句“航模社?”“国画社”之类的。

“哟,伏念,打篮球啊?”一个穿着偏土色运动衫,瘦瘦高高,一双眼睛泛着精光的男生从篮球场边蹿过来。

“嗯,章队长,有位置吗?”

“有,你有几个人?”被喊章队长的人看着站在伏念身边的卫庄和不远处的张良、盖聂,一看就知道是一起来的。

“四个。”伏念朝张良、盖聂招手,两人走过来,“这是章邯,我们一个国防班,情报学的,去年统计院的篮球队队长。这是张良、卫庄、盖聂。”

“新兵?”章邯挑眉,虽然无军籍无军龄,但是国防生前辈习惯性称自己的学弟学妹们新兵。伏念点点头,“喊人吧。”

章邯转身进了球场招呼。

伏念问三人习惯打什么位置,盖聂手机忽然震动,来电显示荆轲,盖聂手指一滑,接了电话,“喂,阿聂啊,你们在寝室吗?我和颜路没带钥匙。”

“篮球场,过来吗?”盖聂听见卫庄说大前锋和中锋,张良说无所谓。伏念看着自己,盖聂听见电话里荆轲兴奋的声音,“来,来,等我们来了再开场。”挂了电话,“除了大前锋,其他都行。”

章邯带着人围过来,“全是认识的球友,也没说哪些人上场,你们还有人吗?”

“有,稍等会。他们马上过来。”

章邯点点头,转身和周围的人说话。

“卫少,你悠着点。”张良拍拍卫庄的肩,盖聂看过去,卫庄一脸激动,他刚刚在场边看见章邯那群人里有好几个高手。

“来了。”张良喊一声,荆轲老远挥着手跑过来,颜路在他身后。

章邯也看见了荆轲,站起来,“学弟们先全部上?”既是问卫庄他们,又是告诉自己那边的人。

“不用,你们打,我先看会儿。”颜路站在伏念身边。

“差一个人,伏念你去,还是我们这边喊人?”章邯把掉在地上的篮球,踢到场边。

“你喊吧。”

队伍分得很快,四人加一个控场的学长,学长是图书馆学的普通学生,叫万风,自己说自己除了名字,哪儿都普通。男生间的连接本来就很快,大家一起笑笑,距离感立马就没了,两三轮传球下来,一个队伍的感觉出来了。

但是,没过多久,张良的额角抽了抽,场边的颜路叹口气,章邯和伏念对望两眼,只是笑,盖聂想下场,万风控场很厉害,这时候也停下来。你问怎么了?很简单,篮球本来就是挥洒热血与汗水的运动,但是,两个热血过度的人碰到一起,不讲究配合、战术,硬生生让一个队里出现两个中锋,这两人的队友任谁都想下场。

卫庄冲着荆轲挑眉,荆轲抱着篮球不服气的看着卫庄。一伙人笑嘻嘻地围过来,“两位学弟,你们是抢了对方的女朋友?”万风一脸调侃,“这一个队伍里面可不能出现情敌啊。”

“让一个人去另一个队里吧。阿森。让学弟玩,你已经打了很久了。”章邯走过来。

“嗯,我下场休息会,两位学弟,谁来顶我的位置?”被叫阿森的人很大方,被章邯一说,直接退下场。

卫庄看荆轲一眼,转身走到了对面队伍里,一个叫吴贤的人走上来,填上了后卫的位置。

接下来的比赛激烈非凡,吸引了临近几个球场围观者的注意。吴贤的速度快,弹跳力好,各种卡位,力量也是把握得恰到好处,盖聂冷静,单打能力强,与荆轲的速度、节奏、动作都很默契,张良作为分卫,很知道把握机会,万风作为曾经是统计院院队的成员,把控卫的职责发挥的淋漓尽致。卫庄那边,配合他的都是统计院院队的人,总体实力在全校都是排得上号的。半场比赛下来,章邯和伏念不断感叹,颜路站在两人身边,也看得津津有味。

下半场,盖聂和张良下场。荆轲主动请缨打大前锋,张良喝着水感叹体力真好。卫庄见荆轲打大前锋,自己也转战大前锋,并且和荆轲打赌,谁抢下的篮板少谁晚上请客。

最后的结果是谁都没请,比赛结束,章邯他们邀六人去校外吃晚饭,约好时间后,各自回寝室收拾。



卫庄和荆轲很兴奋。今天这场球赛,两人打得酣畅琉璃。好久都没这样打过篮球。

两人走在张良两边,一句接一句争论着自己哪一个投篮很漂亮,哪一个篮板竟然抢到了,并且对对方的话语进行毫不留情的打击。张良夹在中间,时不时接上一句,到最后慢下脚步,任两人互相打击嘲讽。

颜路和盖聂在商量事情,指导员把国防楼一到三楼黑板报的事情交给了颜路,说应该给新生更多机会展现自己。颜路从荆轲那儿知道盖聂的黑板字写得很好,想让盖聂帮忙。盖聂答应了负责一楼的板报并且和颜路商量着板报内容。

几人刚到公寓楼下,看见杨裴礼站在门前。

“教官好!”齐声声的问好声,站得也是端端正正。

杨裴礼回个礼,嗯了一声,表示很满意。也不能不满意,刚军训时,因为没把杨裴礼说的“见了教官要像在部队里一样”这句话记住,卫庄和荆轲保持着正步姿势,在太阳下站了一个小时,还没让换脚,这个杀鸡给猴看的惩罚方式,给国防班这群孩子们留下了深深的心里阴影,尤其是这五人,那次惩罚结束后,荆轲在寝室里面嚷了大半夜的“脚要断”“没腿了”。卫庄则是倒在床上,像死了一样。

“这是干什么回来。像是去打劫了一样。”杨裴礼私下里说话很没有正形,在盖聂和他切磋以后,他就赤裸裸的把这一点展现在这五人面前。

“报告教官,只是打了下篮球。”荆轲笑嘻嘻的凑上去。

“额,打篮球啊,不错。什么时候我们也来打一场。”杨裴礼拍拍荆轲的肩。

“好嘞。教官说什么就是什么。”荆轲仰头一笑,“教官有事?”

“嗯,我找张良。”

“嗯?”杨裴礼让其他人上楼,让张良跟他进了公寓一楼的宿管间,“听说你画画很好?”

“教官说笑了,只是学过几年国画,和师兄一起。”张良故意文绉绉地回答。

杨裴礼看着张良,“好好说话。虽然我也是军校生出生,在部队混了两年也……”

“也怎么?”张良继续笑。

“你小子。是想明天晚上跑二十圈吗?”杨裴礼也笑。“说正事,想让你帮我画一幅画。”

“什么画?”

“荷花图。”

“荷花图?”张良奇怪了,“学校里就有荷花啊,教官你拿着相机一拍不就好了。”

“嗯,是要拍。不过,也要你帮我画一幅。要画雨后的荷花图。”杨裴礼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微微埋着头。

张良心里转了N多圈,没想出杨裴礼的意图,不过还是点点头,“我答应。不过,先说好,画得不怎么样可不要怪我。”

“当然。”

“要多大的。”张良看杨裴礼眼睛里闪着精光。

“越大越好,不能比它小。”杨裴礼指了指墙上的世界地图。

张良吸了口冷气,“教官你是要拿去当墙纸吗?”

“你小子……”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过工程量有点大,估计至少得国庆后。”

“不着急,十一月之前就行。”

“是,教官,保证完成任务。”张良站起来,端端正正敬个礼。

“嘿,你小子……。



章邯那群人很豪爽,荆轲一下就混到他们堆里去了,和他们一瓶一瓶的喝着啤酒。伏念带着张良、颜路、盖聂和卫庄,与章邯、万风、吴贤坐在另一桌。老板和章邯是熟人,各种关照。

“你们不喝一杯?”章邯摇摇手里的啤酒。

“不了,明天要上课。”张良答话。

“嗯,有点自制力比较好。”章邯说,“那多吃菜。”

“不过说到自制力,伏念你知道吗?“章邯夹一块红烧肉在自己碗里,“隔壁班那个打游戏的,今年开学被开除了?”

“开除?”几人看着章邯。

“摘除了国防生身份,变成普通生。到了万风他们宿舍。”万风点头,接着章邯的话说:“现在在寝室也是昼夜颠倒,醒了玩游戏,困了就睡,饿了叫外卖。听说当初他进校时成绩是班上第一。”

“真是可惜了。”颜路摇摇头,轻轻地说。

“可惜?这是自作自受!”卫庄碰转盘把放在自己面前的芹菜肉丝转走另一边。

“卫庄说的是。这种都是自己作的孽。”吴贤接到。

“如果有人能拉他一把就好了。”盖聂轻轻接到。

“拉他?”章邯摇摇头,“指导员和教官提醒了他很多次,都没用。”

“我也说过他几次。”伏念招来服务员,“再来一点米饭。”

一时间,桌上安静了。

荆轲转回来,“说到底,这都是自己的事情。不过,我的朋友要是这样的话,我第一个揍他。”

“揍?”张良抬头。

“嗯,拉不起来就揍好了,没用的东西揍死就好。哈哈哈哈……”荆轲一手搭在盖聂肩上。

“酒味好浓。”盖聂推开荆轲。

“这浓浓的中二风语言。”吴贤笑着说。

一桌人都笑了。

“不过,每年都有国防生身份被剔除吗?”张良问道。

“大概吧,我听说过好多了。”伏念点头。

“为什么?”

“你们现在没感觉,以后就知道了。原因很多,前一年有个学长因为女朋友,自动申请退出国防生呢。”章邯放下筷子。

“诶?为什么?”荆轲也坐下来,正正常常的吃菜。

“大概就是不想让男朋友去部队吧。”伏念接道。

“不懂。”荆轲摇摇头,伸筷子去夹最后一块排骨,筷子没伸到,排骨被卫庄一筷子捞走了,后者得意地看着荆轲。

荆轲瞪卫庄,盖聂把转盘动动,冒着热气的水煮肉片停在荆轲面前。荆轲立马伸筷子去夹肉片。





------tbc------


入社团那儿,本来是想写盖聂认为卫庄不应该跟着自己入社,而是自己喜欢什么就入什么,但是卫庄却觉得自己没有特别感兴趣的事,见盖聂对那个感兴趣,自己也想去看看。写出来后,感觉没把这个表述清楚。

下一章,让卫庄去盖聂他们那儿。

才知道玄机设定鬼谷子名字为赵一,之前看哨子大大的捭阖,我还以为是大大自己取的名字,还惊叹哨子大大写的鬼谷子在赵国旧事来着。(让我高呼一句哨子大大万岁!!!

这篇文里直接用了历史上鬼谷子的姓名,将错就错吧。再加上把嬴政写成的赵政,也算是区别了师父和赵叔。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