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秦时同人】无悔


AU 国防生

CP感弱弱的~~~弱也有,以后发展:卫聂、良颜、荆丽等等等等

~~~~~~~~~~~~~~~~~~~~~~~~~~~~~~~~~~~

03、

卫庄见到王诩时,是在舅舅韩非的军营里,高考结束,料理完所有的事情,他坐上火车,跑到这里,录取通知书接收地址直接写的舅舅在部队大院的地址。

韩非对自己侄子的到来习以为常,以不打扰别人为前提,任凭他在各个训练场地里跑,步兵的训练场地大而繁杂,闲暇时,那些兵蛋子们也喜欢带着卫庄玩。

暑假过一半,某天卫庄一个人在部队营地的后山上坐着,后山海拔不高,卫庄靠着一棵树,眼睛盯着营地。“这是谁家的小孩?”身后一个声音忽然传出来,卫庄转身,倒退两步,一个人穿着迷彩服站在那儿,身材挺拔,一派军人气息,年龄至少四十几。卫庄看一眼那人,又转回头,依旧盯着山下营地方向。

那人走到卫庄身边,“好位置啊,能看清营地的驻扎规律。”卫庄愣了一下,他怎么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其实这是卫庄无意中发现的,营地的驻扎,各个班、排、连、炊事班、后勤部的位置不是随意决定的,而是以一个点为中心,有安排的驻扎。卫庄正在自己心里模拟各种事情发生时,照目前军营的驻扎,哪个班哪个排先作出反应的情况。

卫庄又看了那人一眼,那人笑了,“你看出什么了?”卫庄没说话,那人继续说:“你是不是在想我是谁?”''

卫庄鼻子里面哼一声,“正常人都能猜到我有这种想法。”

那人又笑,“小孩……”

“谁是小孩?我高中毕业了!”

“呃?那……你叫什么名字?”

“卫庄。”

“小庄……”

“谁是小庄……我妈都没这样叫过我。”卫庄瞪了那人一眼。

“哈哈哈哈,你这小孩,真有意思。不错不错……”那人说完,没再说话。站了一会儿,从另一个方向下了山。

卫庄走进韩非的办公室时,一眼就看见了早上见过的那人,那人已经换下了迷彩服,穿着军装。看见站在门前的卫庄,“小庄?”

“小庄?”“谁是小庄?”韩非和卫庄异口同声。

“嗯,咳咳……军长你怎么认识庄儿?”韩非看卫庄不满的表情,恭敬地问那人。

“嗯?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外甥。高考完过来玩。”

“呃?外甥啊?进来进来。”王诩冲卫庄招招手,卫庄毫不拘谨,大方地站在王诩面前,“还没填志愿吧,理想志愿是哪?”

“填了,就省会那啥大学,国防生,电子信息类。提前批次的。”韩非站起来,为王诩续水。

“诶,和聂儿一样!”王诩眯着眼,提到聂儿这个名字整张脸都柔和了不少。

“这还真是有缘啊。”韩非接到。

有缘什么?你们在说什么?聂儿是谁?卫庄在心里腹诽。

“小庄,你有没有兴趣入到我的门下啊?”王诩站起来,围着卫庄转了两圈。

什么小庄,你没听到我的抗议吗?还有,入你门下是什么意思?你没回到现代吗?卫庄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看自家老舅那一脸藏不出的“快答应快答应”的期待表情,嘴里只吐出一句:“什么意思?”

“哈哈哈,这孩子,真有意思。是吧,韩非?”王诩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不过,笑却是由心里发出的。笑完后,王诩坚定的看着卫庄,“小庄,你叫我一声师父吧。”

“……”

卫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强加上了一个徒弟身份,在王诩呆在军营的那几天,自己天天被他带着观看各种训练,还被要求在他亲自和士兵们搏斗时喝彩,卫庄不是一个喜欢给别人喝彩的人,但是,鉴于王诩的“淫威”,自家舅舅的眼神示意,以及亲眼见识王诩的各个本事后,卫庄在心底里承认了王诩的师父地位,从眼神里表达了自己的敬佩。特别是他知道王诩已经五十几岁后,这种在身体、精神、能力各个方面的出众都深深震撼了卫庄。

王诩离开的那天,卫庄开口叫了师父。

“小庄,到学校碰见聂儿后,和他好好比比。你和聂儿很像……”



军训结束那天刚好是周五,虽然隔一周就是国庆假期,但是依然挡不住很多学生拖着行李回家,学校属于全国招生,但是生源地还是以省内为主,很多学生的回家路程也就几小时。国防生没能享受到两天的假期,他们全部留在学校,准备周六的国防生入学仪式以及各种琐事。

入学仪式在国防生教学楼召开。国防生楼是一栋矗立在远离主要教学区的楼,占地面积不大,五层高,一、二楼是教室,主要用于教授十三门国防生理论课,二楼有两个沙盘室,三楼是选培办主任、各届指导员、各班教官的办公室,四楼三个大教室,一个是计算机中心,一个是会议室,一个是各种模拟战场道具室,五楼则直接修成了两个大的室内操场。

选培办主任姓姜,从学校开始招收国防生时就一直在学校工作,声望很高,也在学校为国防生争取到了很多特权,据说国防楼就是他一手申请盖建的。

入学仪式可谓是气势磅礴,不管是姜主任的讲话,还是李指导员的指示,丝毫不拖泥带水,“比高中时听班主任讲话有意思多了。”~~这是荆轲说的,特别是到了最后,在学长的带领下,跟着教官一起宣誓,让一帮十八九岁少年热血沸腾。

会议的最后一项活动是分军装,军装是以后开会时穿的,平时训练穿迷彩,上课穿便服,这是国防生的衣着要求。分到手中的军装松枝绿色,隔着透明的封袋,能看见简章上一枪一钢笔交叉摆放着。同时公布了国防生以后的训练计划,周一、三、五早上六点到七点出早操,周二、六夏季作息晚上八点到十点出晚操,冬季作息晚上七点到九点出晚操,若是晚上有课,需要向教官出示课程表请假,周六全天训练,周六晚上不出操,周日放假,其他国家假期,随时调整。

散会后,张良和颜路在国防楼下碰见了伏念,三人退到一边的空地,站着聊天。荆轲被指导员喊走,盖聂和卫庄抱着五个人的军装朝宿舍走去。

国防生住宿楼和普通生也是分开的,是男女混合住宿楼,入口一个在左一个在右,被称为松楼,从国防楼到松楼,按照普通的行走速度大概十五分钟,通常盖聂他们走十分钟左右。

学校虽然身在西北地区,但是校园环境很不错,一条流经校园的人工河,途径一大一小两个人工湖,湖里满湖的荷花和莲花,湖边垂柳一棵隔着一棵,多条大道小路,法国梧桐沿着大道排着,小路旁的草坪里,有各种月季,迎春花,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树,灌木。凉亭、石凳、桌椅,也是随处可见。因为处在郊区,当初建校圈地时毫无压力,四五千亩的面积,来来往往的学生,抱着书,骑着车,背着包,能感受到真正的大学气息。

盖聂和卫庄经过超市时,卫庄把手里的军装往盖聂怀里一推,“师哥,我饿了,去买点吃的,你要吗?”盖聂点点头,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确实饿了。

卫庄走进超市,盖聂站到路边的梧桐树下,右手隔着一条大道的对面,篮球场上,一群男生正在比赛,身高不同,身材不同的男生们,在好不容易盼到的阴天里奔跑着。

漂亮,盖聂看见一个男生投进一个三分球,在心里赞一声。

一阵哨子声传来,盖聂微微转身,右手边,与超市隔着一条大道的足球场里,也有人在比赛,盖聂仔细看一下,发现还有几个黑人朋友在里面。

一眼望去,盖聂真切的体会到大学的不一样。“师哥,我买的面包,肉松的,你要吃吧。”卫庄提着一袋东西,看起来,买得不少,盖聂点点头,“买这么多?”

“嗯,给张良他们也买了。”卫庄没有伸手去拿盖聂抱着的军装,盖聂也没有给他的意思,“师哥,你刚才看到什么在笑?”

“嗯?”盖聂偏过头看着卫庄,心里想的是我有笑吗。

“没事。”



下午荆轲因为代理班长的身份,去各个寝室确定各种信息,其他四人则去学校的电子阅览室选体育课以及选修课。张良和颜路专业是心理学,属于文科性质专业,盖聂和卫庄是电子信息类专业,荆轲的专业最特别,其他四人都是和普通生一起上课的专业,只有荆轲的专业,一个班都是国防生,武器学专业,不过有些诸如通信工程之类的课程,倒是能和盖聂、卫庄他们的专业一起上。

体育选修课每年都是拼的速度,盖聂随便扫一眼,男生有篮球,足球,排球,空竹,跆拳道,因为荆轲的关系,几人选课时间比很多人知道得都早,四人齐齐点了篮球选项,盖聂帮荆轲也选了篮球,体育课是按专业班级一起上的。

选好课出来,四个人在图书馆转了几圈,因为刚军训结束,大一所有新生都不能借书,图书馆的书都是按中图法进行的分类,四人径直去了社科类图书的楼层,一列一列排着的书架,整整齐齐,架子上的书却是参差不齐,张良微微抬着头,看书架上贴着的小类别名字,找到了侦探小说那一列,闪身进了书架与书架间的缝隙,颜路则在近现代文学类书架边止步,盖聂一开始停在欧洲文学边,一会儿移到了历史类书籍处,卫庄左翻一本右翻一本,也翻到了历史类书籍处,卫庄拿出一本三国志,一翻,发现里面夹着一张纸条,写着骗子两字,卫庄挑挑眉,把书塞回原处,书架排得并不满,隔着架子,卫庄看见盖聂手里拿着一本剑桥秦汉史,厚厚的一本,卫庄悄悄的绕过去,还没开口,盖聂把书扣上,塞进书架,“师哥,怎么不看了?”盖聂摇头,“不想看。”转手抽出一本战国策,卫庄把剑桥秦汉史拿出来,翻了两页,放下了,这种写史方法,他不喜欢。

张良发现书架上自己喜欢的侦探小说还挺多的,想着有了借书证后一定要来借,把书塞回原处,也随意走着翻着。走到近现代文学区,看见颜路侧倚着书架,看一本书看得认真,张良轻轻走过去,颜路没抬头,说,“走了吗?”“没有,我来逛逛。”颜路扣上书,把书塞回原处,“走了吧,不是说出去吃饭吗?”“嗯,我喊卫庄他们。”

四个人到了东校门,这是学校的正门,隔着一条公路的对面,是一条长长的街道,吃、穿、住、玩的店一间挨着一间,“荆轲呢?”

盖聂拿出手机,按下一个键,还没开口,那边传来荆轲的声音:“来了来了,我看到你们了。”盖聂转身,荆轲刚刚穿过校门,冲四人挥着手。

“去哪儿吃?”

“早上师兄说那家叫酒家乐的店挺不错的,我们去那儿吧。”颜路提议。

没人表示异议。

酒家乐说是一家店倒不如说是一家小酒楼,五人被带到包间,服务员拿出点菜机,“点芹菜。”菜单在卫庄手里,荆轲喊,服务员一脸疑惑,“芹菜?”卫庄瞪荆轲,荆轲装作没看见,转头对着盖聂说:“阿聂,你干妈让你晚上发照片过去。”

“嗯?”

“嘿嘿,你干妈想你了。”

“师兄,你点吧。”卫庄把菜单递给张良,张良转手递给颜路,颜路接过来,翻了翻,报上两个菜名,菜单递给荆轲,荆轲摆摆手,“来份水煮肉片,粉蒸排骨。阿聂你呢?要吃什么?”

盖聂询问已经点了哪些菜后,加了份青菜。

“要喝酒吗?啤酒?”荆轲一脸兴奋。

“我和师兄随便。你们随意。”张良接过盖聂递过来的餐具。

“阿聂也是随便。卫老弟你呢,会喝酒吗?”

卫庄拿着手机,一手飞快的点着屏幕,“谁是你老弟啊?喝!”

“不好意思,给我们来一扎啤酒,冰的一半不冰的一半。要纯生。谢谢。”

盖聂的酒量一般,能喝上几瓶,张良不动声色的,也能闷上几瓶,颜路的酒量差点,但有自制力,剩下的两人,啧啧,那是大酒桶。

大家一句接一句闲聊着,菜上桌后边吃边碰杯,也没觉得有什么。到了后面,菜被扫卷一半,荆轲和卫庄竟然开始拼酒。荆轲话多,边说边喝,卫庄时不时反驳嘲讽荆轲一句,也是一杯接一杯。张良刚开始还加入他们,插上一句话,到最后主动撤离,加入了颜路和盖聂的话题,两人正在讨论桌上的菜,完全没有在意拼酒拼得正在兴头上的人。

“啊,没酒了。”荆轲的话打断了两堆人,“阿聂,喊服务员再来几瓶。”

“自己去喊。”盖聂都不看荆轲一眼。

“我去。”荆轲站起来,推开门。

“不会喝醉了吧?”颜路看荆轲走出门。

“不会。”盖聂把杯里剩的一口酒喝掉,“他从小就喝白酒的,这点啤酒醉不倒他。”

“真是厉害。”张良悠悠然一句。

“哼。我今天把他灌醉。”卫庄筷子在小锅里翻了翻,一片肉片都没翻到,筷子一扔,不吃了。

“没吃饱?要再点菜吗?”盖聂看卫庄。

“不用了,等荆轲回来。”

荆轲一手提着一扎啤酒,“服务员太忙了。”把一扎放在卫庄脚边,“来,我们喝。阿聂,张良兄,颜路兄,你们也喝。男人不喝酒,枉在世上走,虽然是啤酒,下一次我们来白的。”

荆轲兴致很高,拉着一伙人碰杯,喝下,再碰杯,再喝下。

颜路的酒量最差,没过多会,他悄悄告诉张良,头晕,张良点点头,下一次荆轲再劝时,张良几句话把荆轲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这边。盖聂也看到了颜路的样子,开始制止荆轲,万一张良醉了怎么办。

荆轲坐在椅子上,明显兴致还很高,盖聂见他失望的样子,主动提出一人一瓶的建议,荆轲一下从失望中蹦出来,拿一瓶啤酒,打开瓶盖,递给盖聂,老实说,盖聂不喜欢啤酒的味道,相比于啤酒,他更喜欢白酒,可是,看到荆轲的样子,他默默拿起酒瓶,喝下去。

“厉害。”张良见盖聂先放下酒瓶,感叹一句。

“阿聂,你晕了吗?”荆轲知道盖聂的酒量,因为不知道他之前喝了多少,荆轲带着一丝期待问,他还没见过盖聂喝醉,老实说,挺想看看。

盖聂摇摇头,“吃饱了饭。不会晕的。”盖聂和很多人一样,饱腹喝酒时酒量比空腹时要好很多。

“哎呀,竟然没晕。”荆轲啧啧嘴,“还想看看你喝醉后的样子呢。”

“师哥酒量不错。我们来喝一瓶?”卫庄说完,没等盖聂回答,就将一瓶开好的酒放在盖聂面前。

“卫老弟,干得漂亮。”荆轲自己也打开一瓶酒。

盖聂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酒瓶,再看等着的卫庄,想起离开家时师父说的到学校会见到一个师弟,和自己有点像,现在看来,怎么也没看出像在哪里了。

盖聂伸出酒瓶,同卫庄手里的酒瓶一碰,将酒灌进嘴里,那边卫庄也是同样的动作,卫庄还是挺喜欢啤酒的,高三住校时,同宿舍的人经常偷偷买啤酒回宿舍喝。酒瓶里的酒喝了一多半时,盖聂觉得有点不对劲,自己头有晕的感觉,他快速的将剩下的喝完,把酒瓶放在桌上,坐得稳稳当当。这次荆轲没问盖聂头有没有晕,他又转过去劝张良了。

卫庄看到盖聂偷偷揉了揉额头,猜想盖聂应该是和颜路一样了,那边荆轲劝完张良,又劝盖聂,盖聂提议结账,荆轲却说还有好几瓶啤酒呢,喝完再走,说着又看着盖聂喝下一整杯。自己不能再喝了,再喝就真的醉了,想到这儿,盖聂也不再理荆轲,任凭荆轲怎么说也不动,还好卫庄扯着荆轲又喝整瓶去了,盖聂抬头看,刚刚荆轲劝张良时,拉着颜路又喝了两杯,颜路已经处于半醉状态,张良应该和自己情况差不多,再看看卫庄和荆轲,盖聂暗暗叹气。

结完账出来,天已经黑了,九月下旬的天气,白昼还很长,天完全黑下来,也是七点多的事。盖聂离开店里时看了一下时间,八点十几分。

颜路被荆轲稍稍扶着,荆轲不断地说着要锻炼酒量啊之类的,张良走在两人身后,脚步有点虚却也很清醒。盖聂因为接一个电话,离他们有段距离,头晕沉沉的,脚步却很稳,卫庄在张良身后,走一会回头看一眼,走一会回头看一眼,见盖聂挂了电话,干脆停在原地等盖聂。

“师哥,你喝醉了吧。”

“没有,就是有点头晕。”盖聂本想摇头,又觉得摇头会头晕。

“喝了几瓶?”

“不知道。没几瓶吧?”

走到小人工湖边时,前面三人站在那儿等着,两人上前,“怎么了?”

“阿聂,你看。”荆轲眼神朝着湖边两棵垂柳之间的石椅,那儿坐着一个女孩,在远处路灯的照射下,看不太清,“侧面看还不错吧。”盖聂注意看了一下,T袖,长发,牛仔裤,看不出来不错在哪儿。正不知道怎么回答,卫庄说:“大晚上的,看个鬼啊?”说完,绕过荆轲,继续往前走,颜路和张良也转身离开,盖聂见荆轲依然盯着那个方向,“你去问问?”

“啊?问什么?”荆轲把注意力拉回来。

“问姓名年龄之类的。”盖聂淡淡地说。

“诶?”荆轲拍盖聂的肩,“阿聂你开玩笑的吧?这也太主动了。”

“你本来就是主动的人。”盖聂也继续往前走。

“可是,这也太主动了。”荆轲跟着,“以后碰到再说。

就算碰到了你能认出来吗,连正面都没看见。~~这句话盖聂没说出来。



------tbc------


以国防生为身份,是想让他们既过普通的大学生生活,同时也能有不同于普通大学生的跟部队有关的训练内容。~~这和我另一个脑洞有关。

国防生的生活我也不太了解,只看过电视剧,侧面知道一些。

再次:有意见请不要大意的提出来,谢谢……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