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鞠躬♡

夜半汽笛


八、Family

“一杯Rusty Nail,谢谢。”

川上仔细看眼前的西装男人一眼,果然是上一次那位。酒吧就是这样,有的调酒很久都不会有人点,有的调酒则会经常被提及,而当那些总是被冷落的调酒,忽然在一段时间里频繁被点时,就能猜出来点酒的顾客是同一个人。

照例由桂来完成这杯调酒。

西装男人这一次是独自一人,在桂调酒时,他埋着头看手机。

“Rusty Nail,请慢用。”桂修长的手指将装着调酒的玻璃杯推到男人面前。男人抬头看了桂一眼,悠悠然喝一口酒,“调酒师先生,你的朋友这一次可是让一些人吃了点苦头啊。”

酒吧里人不多,川上在吧台另一边和几个年轻的女孩聊天,桂左手拿着白色绢帕,右手慢慢地旋转一个长颈玻璃杯,杯口对着绢帕,拿捏好的力度,将玻璃杯擦拭得反光,“对不起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西装男人微微一笑,“呃,是吗?”没再说话。

酒吧里能听见的只有川上讲着酒故事的柔和声。



桂刚换上衣服,兜里的手机一阵震动。

桂轻轻靠着吧台,等川上选酒,今天是川上和她男友的恋爱纪念日,川上准备在家里给男友调一杯“爱之酒”,当看着川上眉眼弯弯说这句话时,桂心里一阵喜悦,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暖心的微笑,立马提出了送川上酒的建议。

“打烊了吗?”桂看着屏幕上简单的几个字,快速回到,“嗯,还没睡?”几秒后,又是一阵震动,“没,白天睡多了。”

川上选好酒,看桂微勾着嘴角的表情在酒吧灯光和手机灯光的照耀下显出柔和,清丽的气质,不由得感叹一声“这就是天生丽质吧,诶,不对,应该是“人如玉”。”

感受到川上的目光,桂抬起头,“选好了?”川上点头,怀里抱着两瓶酒。

两人走出店里,川上男友的车刚好停在不远的路边,照例的打招呼,告别。桂看着车离开的背影,恍了恍神,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医院门口的灯光照亮了半个路面,隔得好远就能看见大楼顶端白色的病院字样,一辆急救车停在医院门前,熄着火,凌晨三点,还是有人在医院门口走动,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人人都会死亡,但是人人都害怕死亡,看透生死也不过是人死心时一刹那才能有的念头,不信,你可以去和那些自称看透生死的人交流交流。

这个时候来医院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住院部早赶走了逾时探望的人,剩下的只是病人和申请好的陪护人员。桂微微探头,一楼门旁值班室的护士坐在那儿打盹,头上的监控眼红灯亮着,桂没在意,轻轻的进了楼梯间,径直上了三楼。

三楼值班室几个护士在聊天,还好桂要去的房间不经过值班室,左转,桂轻轻推开了一扇门。

病房里没开灯,桂倚着门停了几秒,适应这种黑暗。这是一个两人间的病房,进门边的床上睡着一个的人,因为没灯,看不出来是谁,但是桂知道,躺着的是冲田,听见门开启的声音,冲田警员只是动了动,翻个身继续睡。桂放慢脚步,轻轻地掀开白色的帘子,帘子那边床上的人翻身坐起来,窗户外灯光和月光露进来,能清楚地看到穿着病号服的自然卷。

桂把手伸到嘴边,示意银时别说话,走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银时和冲田并没有受伤,只是为了给那晚警察署行动时逮住的小老鼠们一种震慑感,被警察署的人强制带到医院做了一次免费的全身体检,对于银时和冲田来说,他们也乐得自在,全当在医院补瞌睡了,被菱阳组扣留的那几天,两人为了知道一些事情,可是完全没睡觉。

银时眨眼,不说话怎么交流,桂也眨眼,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银时放弃了,尽量压低声音:“怎么过来了。”

“你不是睡不着吗?”桂轻轻的说。

“没被发现?”

“嗯,我可是很小心的,楼下的和楼上的人都没发现。”桂的语气带着自豪。

隔着帘子,两人听见了帘子那边的人翻身的声音。桂眨眨眼,表示别说话了。

银时掀开被子,朝床边挪挪,腾出了床一半的空间,拍拍空出来的位置。桂看着不大的单人病床,摇摇头,空间太小,不被挤下床才怪。银时伸手拉桂,桂又仔细看了一下床的空间,坐到床上。

床果然太小了,对于两个大男人来说,为了不掉下去,两人一开始就斜躺着,银时伸手揽住桂,能闻见桂身上的味道,清淡的,带着点酒吧里的味道。桂动了动,发现自己这边离床沿还有一大段距离,“银时,睡过来一点,位置还很大。”银时没回答,整个身子又往桂那边挪了挪。

桂从下午六点多准备酒吧开业开始,到两点多打烊,连续站了八个多小时,一躺在床上,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只想睡觉。

“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桂的声音带着困意。

“搬到我家来吧……”

“为什么?”桂的声音变清醒了点。

“……什么为什么,这还需要为什么吗?你是笨蛋吗?”

“可是……”

“可是什么呀可是……唉,行了行了,睡觉吧……”



土方十四郎推开病房门时吓了一跳,冲田坐在床上,眼睛半睁,能明显的看出眼眶周围的黑眼圈,隔着距离,土方都能感受到冲田整个人散发着“我没睡醒,我很不爽”的气息。

土方顿了顿,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子上,想了想,退到帘子边,正准备拉开帘子。冲田的声音传来:

“土方桑……”

“嗯?”土方转身看冲田,冲田依然保持着坐着那个姿势,不同的是头抬着看着天花板。

“搬到我家来吧……”

“啊?!什么?……”土方吓了一跳。

“……什么什么,这还需要什么吗?你是笨蛋吗?“

“卧槽,总悟你发烧了吗?你被什么附身了?……”

“是啊,你看你身后,飘着一个人……”冲田放低声音,眼睛盯着土方身后。

土方转身,什么都没有。转过头,一脸冷汗地看着冲田。

冲田拉起被子,直盖住脸,“唉,行了行了,睡觉吧……”

土方无语地看着冲田,这是发生了什么,拉开帘子,银时坐在床上,露着一个大大的笑脸。

土方把帘子拉回原位,这两人今天怎么了?



办好出院手续,冲田和银时并排走着,跟在土方身后。冲田一路不断地打着呵欠,土方回头看了几次,终于忍不住问:“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冲田忍住下一个呵欠,懒懒散散的语气:“昨晚有只猫跑到病房来了,是吧,老板?”

银时转头看着路边某个地方,“什么?我不知道啊,总一郎君,不要把你梦中的场景带到现实中来。”

身后两人打着哑谜,还是忽视比较好吧,土方打开车门。



银时直接去了万事屋,新八和神乐围在茶几旁说着什么,抬头看银时一眼,又埋下头。“喂喂,你们就这样忽视我?”银时把手里的零食扔在茶几上,坐下来。

神乐抬起头,伸手翻找自己喜欢的零食,“谁先忽视我们的?”

新八也抬起头,“就是。”

“我怎么忽视你们了?”

“不打招呼,擅自玩消失,不留线索,让人白担心。这不是忽视吗?”神乐一句话不喘气,还把“白”字重重咬一下,控诉的有力有理有据,银时也不知道怎么反驳。新八在心里感叹一句,口才不错。

午饭是在神乐和新八都喜欢的店里吃的,银时说这是恭喜自己出院,神乐和新八知道这是银时愧疚的赔礼,但是自家老板那别扭的样子让两人选择不戳穿,转而点了一大堆自己喜欢的菜,狠宰老板一顿来泄愤。

“银桑,你和桂先生是什么关系?”新八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转头问银时。

“诶?”

“你不见以后,我打电话询问坂本先生,坂本先生直接说你肯定在桂先生那儿。虽然……”新八没说下去,他忽然意识到也许自己不应该这样问。

银时夹起一个肉片,送到嘴里,嚼,咽下,“什么关系?”又夹起一块肉,嚼,咽下,“最简单的关系。”

“诶?……”

“新八唧,你真的好迟钝啊。”神乐咽下嘴里的食物,鄙视地看着新八。

“……”



万事屋去中央区边送一份调查结果,因为是熟人,聊了会天,就这一会时间,阴天变成了雨天,秋雨一下,冷风阵阵,神乐抱怨着鬼天气,却也不得不在雨下行走,任雨淋在自己身上,三人都没带伞。

新八和神乐跟在银时身后,走过几条街道,两人完全不知道这是要去哪儿。

“小银,我们去哪儿啊?”神乐快走两步,和银时并排走着。

“嗯。跟上就好了……到了。”银时停在斑马线旁,等绿灯亮起。新八四处望望,十字路口,各个方向都有房子,是居民区,隔着斑马线对面的房子是一坐两层小公寓,看起来不错,站在路这头,能看见院子里两棵树。

三人过了斑马线,新八看见门边牌子上写着桂。“这是桂先生家啊?”新八脱口而出,“嗯。”银时推开院门,雨下大了,三人快步走到屋子门边。

银时按了按钮,好久都不见动静,“不在家?”神乐缩着脖子,好冷。

银时又按,“应该还在睡觉。”

刚说完,门被打开,穿着睡衣的人明显是被吵醒的,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头发有点乱,“啊……leader……”

“额啊,假发,早上好啊。”神乐扬起笑脸,新八心里吐槽着什么早上,都快中午了好吗,也打了招呼,桂站到一边,让三人进屋,随即拿出干毛巾递给三人,又倒上三杯热茶,让三人暖暖身子。

“假发,你家真不错诶。”神乐擦干头发,在屋里来回转着。

“不是假发是桂。喜欢请随便玩。”桂洗簌完,端着一盘水果回到客厅。

神乐拿一个苹果边啃边这看看,那儿摸摸,新八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在剥香蕉,银时斜靠在沙发上,“假发,在哪儿吃午饭?”

“不是假发是桂。嗯,出去吃?”

“外面在下雨。不想出去”

“我看看。”桂转身进了厨房,打开冰箱,什么都没有,这是能猜到的,桂一个人,经常随便买点东西就吃了。桂回到客厅,“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你们想吃什么,我去超市买。”

“随便。”神乐答得干脆,新八笑笑,“我也随便。”

桂进了卧室,一会儿穿戴整齐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把伞,看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那你们在家玩吧。”说完朝门口走去,银时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很近。”银时没理桂,打开门,率先走出去。

“假发,我可以去你书房看看吗?”

“请随意。”桂撑开伞,反手关上门。

桂没想到外面这么冷,刚推开院子门,一辆车驶过,带过一阵风,桂一只手撑着伞,另一只手把衣服的领子翻起来,银时站在旁边,“冷吧?”

“还好。”说完就打了个寒颤,“走吧。”

超市里蔬果区人不多,这个时候才来买菜的人很少。桂推着一辆购物车,左看右看不知道买什么,银时跟在他身后,看着眼前人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银时,你要吃什么?”桂转身,打断银时的思绪。

“假发,我记得你不会做饭。”

“嗯……荞麦面,可以吗?”

“你见过谁中午吃荞麦面吗?家里还有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女孩和一个可能还会长身体的男孩,你要让他们吃荞麦面吗?”

“那……”桂想了想,随便拿起一个胡萝卜,“这个行吗?”一脸期待地看着银时。

银时在心里叹口气,“我来选吧。”

要补充维生素,胡萝卜是需要的,土豆也要,买点西洋花,青菜拿一些,番茄,别忘了鸡蛋,生菜也要,芹菜不要太多,一颗吧,嗯,香菇可以,再选点其他的。银时动作飞快,看上什么直接往购物车里放。桂把购物车交到银时手里,挑些水果。

两人围着蔬果区转了一圈。

推着购物车转去生肉区,桂认不出来各种肉块,只能看银时眼睛转着,分别走向几个地方,拿来在桂看来只能用肉来称呼的几种肉。桂看见海鲜区三个字,侧着头问银时为什么不买海鲜,银时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购物车里,“不太新鲜。”

从生肉区转回来,旁边有卖豆腐,银时拿一块,“神乐喜欢麻婆豆腐”。

经过零食区时,桂想着买了一堆零食,出来时两人一人提着一大袋东西,银时撑着伞,两人踩着相同的步子,边走边闲聊着,几句话后就能听见一句诸如“你是白痴吗”“你才是笨蛋”“不是假发是桂”“银时,你真堕落”之类的话。



桂在厨房放下东西后才发现银时的肩膀湿了一片,问银时要不要换件衣服。

银时脱下外衣,“不用,里面的衣服没湿。”转身开始动手做饭。

桂不会做饭。银时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吃桂做的荞麦面时那种味道,开创了银时关于味道的新认识,还好,后来经过几次“血的教训”后,桂煮的荞麦面终于能入口了,高杉曾经说过他们四人中桂看起来最会做饭,但是……省略号表示三个人滴血的心。

新八本想进厨房来帮忙,被桂赶到了电脑边玩,神乐蹲在书房就没出来,估计是被某本书吸引了目光,银时熟练的摆弄着手里的食材,刚开始桂还帮点小忙,到最后就只是站在旁边惊叹,“银时,你好厉害。”“银时,你刀法真好。”“银时,诶,这个原来是这样处理的。”“银时……”

“啊,够了。假发,你真啰嗦……我知道了,银桑我很厉害,但是你不要站在我旁边这么夸我啊……”

“银时,你害羞了?”桂偏着头,眼睛里亮着光。

“……”



桂收拾好桌子,帮着把做好的菜端到桌上。喊了新八和神乐,银时最后一道菜起锅,桂站在旁边,闻到一股甜味,“这是什么菜?”

“糖醋里脊。在网上看到的,中华料理。”

“我们有买这个材料吗?”

“买了,我买的。”

桂伸手去接银时手里的盘子,“等会。”银时拿起筷子,“我先尝尝。”

“好吃。”银时眯着眼睛,很满意,看着桂期待的目光,夹起一块递到桂嘴边,桂微微低头,咬下,银时的角度,能看见桂额前的头发动了动。

银时心里有东西在动,像是有水从心里流过,很多年前,桂对银时便当盒里的东西感兴趣时,银时也会夹上一块送到桂的嘴边,那时候桂也是这样,微微埋着头,银时能看见的,也是桂额前的头发。所以,时间能带着很多东西,但是,很多东西,也不是时间就能带走的。

“好甜。”桂扁下嘴,发表自己的第一感觉,“银时,太甜了。你放了多少糖?”

银时挑挑眉,“甜吗?我觉得很好。”

“你味觉不正常!”

“你味觉才不正常!”

新八站在卧室门前,神乐站在书房门前,眼睛好疼。

银时做的饭总体味道还是不错的。至少神乐和新八都吃得很开心,桂吃饭时,如果有人跟他说话,他总会放下筷子回答,一来二去,其他三人也就选择了不说话只吃饭,只是桌上不断有人将夹到的菜放在不属于自己的碗里,刚开始还有人示意不用,渐渐的也就习惯了,一顿饭吃完,神乐放下筷子,“像是在家里一样。”



----tbc-----

我对着电脑写不出来啊,写不出来,为什么,只能用平板打

问一下:有没有人看过银桂的哨兵向导文,最近萌上了这个设定,特别是有二设的,同等的哨兵向导,战斗力也能平级,哨兵离不开向导什么的,还有精神向导这一萌物的存在,(结合热因人而异,我是无所谓党),啊,很赞的设定啊……可是我没找到银桂的,有没有人见过,推荐下,谢谢……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