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鞠躬♡

夜半汽笛


七、Lover


手机铃声响起时,桂觉得自己刚刚进入梦乡。他闭着眼睛,摸了好久,才从一堆书里摸到了手机,一开口,声音嘶哑得厉害,“喂?”

“喂?请问是桂先生吗?”电话里声音一股刻意的平静。

“啊,是……”

“桂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新八,那个,我想问问银桑有没有在你那儿?”

桂睁开眼睛,透过窗帘缝隙能看到外面阳光早已经晒遍大地,“没有啊,我已经好几天没见过银时。出什么事了?”桂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墙上的挂钟显示十点多。

“银桑不见了。昨天和前天他都没来万事屋,以往他虽然也会一个人行动,但总会过来露下面,今天早上有委托人过来拿东西,神乐去他家找他,门锁着,我打电话给坂本先生,坂本先生说他可能在你那儿……”新八放弃了压住的着急,语速飞快,都快带着哭腔了。

“啊,没有……你别着急,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来。”桂打断新八的话,急急忙忙挂掉电话,翻身下床。



桂到万事屋时,新八和神乐坐在沙发上,一脸焦虑。

“新八,leader……”桂其实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他看到神乐和新八的样子,觉得自己应该平静点。“怎么回事?可以详细给我说说吗?”

三天前的下午,神乐因为有课,没在万事屋。新八和银时在整理电脑里的文件,电脑里的文件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整理一次,快到六点的时候,银时接了个电话,放下电话后,银时告诉新八他有事,让新八自己关门回家,说完就出了门。第二天一天,银时没出现,第三天也没出现,直到今天早上,神乐去了银时家,发现家门紧紧锁着,神乐返回万事屋拿银时放着的备用钥匙,之后和新八一起去银时家,打开门,家里空无一人,新八开启银时家里的电脑,发现最近使用文件,浏览网页的时间是三天前。新八和神乐给辰马打电话询问,辰马说银时可能在桂那儿,新八又给桂打电话……

桂想了想,他问新八关于最近万事屋的委托。神乐抢着说最近万事屋的委托调查都是很简单的,基本属于当天就能完成,并不需要花费很多天去调查的委托。“不过,银桑那天接的是谁的电话?”

银时上一次和桂见面就是带着新八和神乐去Whistle那次,也是五天前吧。两人没有住在一起,再加上桂的工作时间原因,并不可能天天见面。桂想起不久前银时被人警告不要乱调查事情的事,他把这件事告诉了眼前的两人。

“诶?难道是武井那事?”新八很惊讶,那事情算起来前前后后也过了一个月了,新八除了知道武井被杀外,也是什么都不知道,“银桑当初那个资料是从冲田警官那儿拿到的。”新八站起来,三人出门直接打车去警察署。



土方看见桂时很惊讶,不过随即看见的新八和神乐让他已经知道了他们来的原因。

土方把三人带去了近藤的办公室,给三人端来茶水,桂和土方不熟,一面之缘,交换没必要的名片,这种关系怎么想也不会再有交集。

“土方先生,冲田先生不在吗?”还没等桂开口,新八先问到。

土方从兜里拿出烟盒,抽出烟点燃,“那个白痴没告诉你们他干什么去了?”

“诶?什么?”

土方看着三人不解的表情,“所以说,你们是认为你们的老板失踪了吧?”土方长吸一口气,“等总悟这小子回来后,我非扒了他的皮。”

“土方君是吧?我觉得你知道一切又不告诉我们的感觉真不爽。”桂盯着眼前抽烟的人,没来由的平静,语气淡淡的,土方知道银时在哪?!

土方觉得桂现在说话的感觉和银时很像,他把烟头按进烟灰缸里,“坂田和总悟现在在菱阳组手里。”

“什么?”三人同时激动起来,“在菱阳组手里是什么意思?”

“总悟那臭小子和坂田又去菱阳组打听事情,被发现扣留了。”

“扣留?那是黑社会,你们警察在干什么?还在这儿一脸平静的说扣留。”桂有点激动,但是看土方的反应,心里的担心情绪却减少了。

土方望着办公室外面来来往往的警署职员,“总悟是警察,菱阳组不会对他们两做什么。等到时候一到,我们就去接他俩。”

“时候一到?”

“让他们在菱阳组做一段时间的客人。你们也不要太担心了。”土方站起来,似乎想送客。

三人出了警署,虽然是秋日,但是天气很好,快到正午的太阳,亮的耀眼,桂本想让新八和神乐各自回家,这两天的万事屋先关着,新八和神乐不同意,两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可以照顾万事屋,桂带两人在警署附近的餐馆吃了午饭,把他们送上车,自己转身又进了警署。

一个小时内再次见到桂,土方一点都不惊讶。依然是在近藤的办公室,近藤正在吃午饭,一看就是外卖的快速便当,近藤吃得很没食欲,眼睛盯着桌上的电脑,还有一份放在桌子上,应该是土方的。

“诶,说吧,还想问什么。”土方一点都不避讳,给桂端来茶水后,就坐在桌旁,打开便当,不知道从哪儿拿出蛋黄酱,挤了厚厚一层在便当上,桂看呆了,“现在的警察都这样重口味?”

“什么重口味?我发现你这人长得君子一样,怎么说话和那臭天然卷一样?你们是对警察有看法吗?”

“啊,对不起。”桂端起茶水喝一口,“我想问银时的事情。”

土方瞥桂一眼,桂坐得很端正,眼里有担心,“没什么说的,应该今天或者明天,坂田就会回去,这是……”

“不,我是想知道银时到底在干什么?”桂的声音提高了一点,近藤从电脑前抬起头。

土方几口把饭扒进嘴里,和近藤交换几个眼神,“那个,这件事情是坂田自己参与进来的,我们阻挡不了,但是他的安全是可以保证,毕竟现在的组织不会乱来。简单来说,也算是他现在在帮警署做一件小事吧。”近藤见土方不知道怎么说,插嘴到。

桂还想问什么,说了这么多,他还没有知道自己想知道的。

“我说,你干嘛这么关心坂田,我还以为他除了手下那两个年轻人就……”土方说着声音放小,“不然也不会做这个工作,黑白两道混的……”

桂直直看着土方, “那个,你怎么认识银时的?”

“坂田曾经调查一家会计所的某个会计,阴差阳错发现那整个会计所都有问题,悄悄的拿了证据,在晚上来交到警局,那天晚上刚好是我和十四值夜班,就认识了。”近藤替土方说。

“结果后来不知不觉就接触多了,他那工作,本来就是在黑白交界线混的,不过他好歹还知道黑道那些人的底线。虽然有时候吃点亏,但是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听说有一次闹大了点也就只是手臂休工了几个月。”土方点上烟,一团烟雾挡住了他的视线。

“你是他朋友,可以劝劝他,少接点乱七八糟的调查,私家侦探的工作范围那么广,不用一定和黑的东西打交道。”见桂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土方接着说,“我们警察和这些是脱不了干系的,总悟那小子很中意坂田……”

“可是我还是想知道银时现在在干什么?”

“喂,我说了这么多,你就……”土方看桂晶亮的眼睛看着自己,硬生生压住后面的话。

“嘛,算了,银时回来后我自己问他。”桂站起来,土方不说清楚的原因应该和警署任务有关,转身的时候桂轻轻吐出一句,“银时想做什么是银时自己的自由……”

桂拉开办公室的门,半个身子在门外,又停住脚步,微转过身,“不过,作为恋人,我会适当劝他的。”说完,走出门。接着门轻轻的被关上,关上的门,完全挡住了办公室里两个呆住的人。

恋人?

近藤和土方互相从对方两人脸上确定刚才听到的话。

是的,恋人。相互爱慕,欲长厢厮守,一种神圣的爱情关系。

“啧,我就说这小子怎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女人。”土方想起他认识银时也五六年了,“没想到……”

“是啊,没想到,他和你是一类人。”近藤看着土方,明明只比土方大一岁,确是满脸的了解加关怀,“看别人这么大方的承认,总悟那小子,说开了比较好吧,也免得他每次都对你的做法安排不以为意。”

“什么啊……”土方看见山崎从办公室的窗外走过,“山崎回来了,应该有收获……”土方站起来,打开门,山崎站在门前,抬起的手正准备敲门,“课长,他们说晚上九点去菱阳组在歌舞伎町的仓库。”


---tbc---

这么点,算伪更?

只想让周围的人知道银桂的关系

本来说的国庆假结束就完结的,唉,食言了

完完全全偏离了最初的写文动机,本来只想写一个无情节的恋爱故事的,结果写成了有乱七八糟情节的进度奇怪的恋爱故事,哈哈哈哈哈

有轻微的青葱……吧……

这几天翻了银桂吧好多10年、11年、12年的精品文,感慨良多……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