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戏子



请不要相信我的眼泪

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

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

我有的是一颗戏子的心

所以 请千万不要

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

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

亲爱的朋友 今生今世

我只是个戏子

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

留着自己的泪

———席慕容《戏子》





胡琴、锣鼓阵阵响,西皮、二黄声声扬,身段、水袖台台演,折子一出伶一世。





那个时候,有个地方叫做徽州。

简单的名字,却能让很多人细细品味。

四季的变化,灵气的地方,养育了一批批知道故乡财宝的人,他们南来北往,一个包袱换另一个包裹,成就一户户徽商。

徽商有能力,用汗水创造的财富,养活了自己和家人。衣食足而知廉耻,知温饱而思淫欲。酒足饭饱后,总得有一种娱乐方式老少皆宜,男女可赏。

于是一出地方戏,似乎就这样,被徽商们一步步带入了大门小院。



后来啊,后来,为了给天子庆生,一个叫三庆的戏班子,来到了京城,在那西华门到西直门外的高粱桥,数十步设一戏台,用南腔北调四方之乐,弦歌高唱,折舞扇衫,你一折未唱罢,我一折已登场。红火热闹的场面,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戏剧的辉煌。



可是啊,可是,平常人看戏,看戏子着一身只能出现在台子上的衣服,演一个个没人认识的人的故事,又有谁,知道,那一句句带着眼泪念出来的词,包含了戏子怎样的爱恨情愁。



戏子只是戏子,没成角儿之前,在老北京的破烂院门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着烂褂儿,穿破布鞋,一声声京味十足的哭喊,盖住了身体过量拉扯带来的疼痛。在那儿,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关怀,总会被记一生,那是一种无法报答的温情。

成角以后啊,用着顶级的物品,穿着上好的衣物,却是用一脸脸习惯性的微笑和一声声背诵过的奉承换来的。


戏子啊。

戏子可以在台上拿着装饰华丽的宝剑指道问青天,却无法在达官贵人前露出一点点凶恶。

戏子可以在台上郎情妾意,于台下却找不到自己心的归属。

您啊,

您是一位角儿,是一位名人,您的艺名响遍北京城。

其实啊,

其实,你是一个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你时常渴望着,有人喊你的乳名。




生:
老生、武生、小生、红生、娃娃生。

戏台的主角,戏班的支柱,爱恨情愁,在一句句唱词,一段段武打中。

揉脸,抹脸,勾脸,着戏服,提宝剑,跨脚几步,演尽男儿本色。

只是

乱世之中,心无所属,凝神一望,浩浩火焰中,连自己都保不了。



旦:
青衣、花旦、闺门旦、刀马旦、武旦、彩旦。

戏台的主角,戏班的支柱,或婉或刚。

身段柔柔,水袖挽花,柔能化人心,刚能媲男儿。

描眉,勾眼,着戏服,拈帊绢,回眸一睬,倾国倾城。

只是

天地浩荡,英雄寥寥,知音难觅,戏里戏外,毫不相干,台上台下往返时,常惑娥与郎。




净:
大花脸、正净、架子花、武士花、摔打花、油花。

戏班绿叶,不可或缺。

一转一侧,唱功高超,或辅或主,一声换一世名。

揉脸,抹脸,勾脸,徽调,昆腔,吹腔,四平调,梆子腔,唱功,正比一生。

只是

绿叶的清香不是每个人都能闻到,声声响彻的台子中,忘了什么时候,丢失了心。




丑:
文丑、武丑

鼻梁上的白粉,扑撒纷飞中,笑声震耳。

独有的特征,注定带给人家的只有欢乐。

只是

没有人看到白粉被泪水湿透,紧紧贴着皮肤,只有你,擦干的眼泪不能留下痕迹。




还好,

还好,那是很多年前。

时代注定的悲剧只会在时代的背景下发生。

而今的戏子,早已换了名称。

一个词语的转变,不再是身份,而是一种职业。

只是,纯粹的表演,好难看到。

名角儿成了艺术家,戏子换成表演者,高兴地位的提升,获得的尊重,恍惚间,却掺杂了不知名物。

总是进步的,安身之所,心安理得,高兴的不只是你们,还有真正喜欢这门艺术的人。

只是希望,摆身段中,甩水袖后,扬歌喉时,排折子间,你们不再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眼泪,不再仅仅只有戏子的心。

用自己的心来代替戏子的心,那些悲剧,不要再上演。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