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夜半汽笛


四、Organizations


歌舞伎町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一丁目和二丁目都有某些组织的大本营。这些组织或大或小,或合法或违法,但是,和自然界一样,强弱相斗,强者生存,这些组织也遵循着这个法则,明里暗里发生着变化。



银时接受的委托很简单。



时间倒退到桂在神乐的房间睡着后不久。因为新八打开柜子的声音醒了的银时,进入了浅睡眠状态,所以当他朦朦胧胧听见新八压低了声音说请问你们有什么事的时候,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

银时走出卧室,看到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和两个年轻男人正在新八的指引下坐在沙发上,新八转身倒水。

看见银时走出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站起来,“你好,你就是坂田君吧。”

银时做了个请坐的手势,“是的,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三十岁男人看了新八一眼,和同来的两个年轻男人交换一下眼色,从衣服里面的内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我们想请坂田先生帮我们调查几个人。”

银时没动,端起新八放在桌上的水,一饮而尽,“几个人?白人还是黑人?调查的原因,还有,请人家帮忙之前是不是应该做下自我介绍呢,三位先生。”

男人愣了一下,把信封捏在手里,“坂田先生,调查原因这个恕我们无法奉告。”

银时垂下眼帘,“那就是黑人了。既然是黑人,牵涉的问题很多,不告诉原因万事屋是不会轻易接受的。”银时停了几秒,看男人的表情,“山燕组的人我没接触过,不知道贵组知不知道万事屋人比较胆小,不得不为自身安全考虑。”

男人听见银时的话,吃了一惊,随即稳住情绪,“坂田先生看出来了?”

银时没说话,眼睛盯着一个年轻男人的耳朵处,年轻男人的头发很长,遮住了耳朵,但是透过头发间隙,还是能看到戴着的耳钉是一个燕子的形状。山燕组是一个小小的组织,组里的年轻人很多都戴着燕子形状的耳钉。

顺着银时的目光,男人霎时间明白了,语气正式了不少,声音也提高了,“坂田先生的观察力不错。那我就直说了吧……”

“那个,等等。”银时打断了男人的话,“可以麻烦你声音小一点吗?卧室有人在休息。”

“啊?”男人看着银时,银时一脸你请继续,男人压低声音继续说到,“我是山燕组的武井亮介,这两位分别是小泽十郎和小林贤,这次想请坂田先生调查的这几个人是前几个月加入的,因为很多关系,得到了当家的赞赏,组长有意提拔这几个人,但是前几天有人看到这几个人和稻田组的人在一起。坂田先生知道稻田组的实力,组里传出了这几人是稻田组放过来的间谍,目的是想把山燕组并入稻田组。因为牵涉到稻田组,组里不敢轻举妄动,干部讨论开会后,有人提到了可以请坂田先生的万事屋帮忙。所以……”

“所以你们就来找我了。”银时接到,“还真是,碰到这种事情就不敢自己动手,这就是山燕组这么多年还是一个小组织的原因。”

听见银时这样说,小泽十郎和小林贤抬头望着银时。坐在银时旁边的新八暗暗叹口气,虽然银时说得很对,但也不要这样直接吧。“万事屋接受了,价格还是那样,既然武井先生能找万事屋,价格方面想来都是打听好了的吧。这几人我只负责调查是不是稻田组的人,至于是不是间谍,潜入到贵组以及潜入的目的,则不在万事屋的调查范围内吧?”

“是的。”武井亮介把信封放在茶几上,银时拿起信封,三张照片,都是三十多岁的人,穿着普通西装,其中两个长得很普通,另一个则有点帅气,属于受年轻妹子喜欢的大叔型。银时把照片放在桌上,看看新八,新八站起来,从银时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放在武井面前,“签下合同吧,武井先生。”武井拿起纸看一遍,签下自己的名字,“这两位先生也签一下。”新八把纸推到另外两位面前,那两人也签下名。

“那么,请你们后天早上来万事屋。”银时说,“请慢走。”




Night是一家酒馆,既然是酒馆,主要生意就是卖酒,和歌舞伎町其他酒馆一样,陪酒女是其卖酒的招牌。不过Night和其他酒馆又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其一部分是风俗店性质,再比如其是稻田组的产业之一。

作为稻田组的产业,Night有几个用处,一是挣钱,二是给组里的人提供休闲交易场所,三是收集信息,后面两个是最重要的。

按照布置,银时和新八去Night,而神乐则去了Night对面的微笑园,微笑园也是一个酒馆,不同的是其卖酒的招牌是陪酒郎,微笑园的一个领班田村,神乐曾经无意帮助过他,所以向他打过招呼后,他带着神乐进了微笑园,不过前提是神乐不能沾酒,神乐也对酒无意,她的任务是打听消息。




银时刚踏进Night,一个中年妇女走过来,“哎呀,坂田先生,好久没见你了。志村先生也是。”

银时避开中年妇女蹭过来的身体,“真由美小姐在吗?”

“哎呀,坂田先生每次来都找真由美酱,给真由美酱带来了很大的业务收入啊。”中年妇女带着银时和新八在角落里的位置坐下,这是银时的习惯,转身让人去唤真由美。

不一会儿,一个打扮得不象陪酒女的女孩出现,女孩身着略微修改过的和服,长发部分绾着,后面放下来,插着简单的装饰物,看起来很有大和抚子的感觉。

“坂田先生,志村先生。”真由美略略躬身,给银时和新八打了招呼后,坐在了银时旁边,和银时隔着一个人的距离。新八见真由美坐下,悄悄对银时说:“进门左边第三个位置?”银时点头,那儿坐着一个微胖的中年人,新八站起来,“银桑,我去那边了啊。”说完去了进门右边第三个位置坐下,并快速的点了一些不算太贵酒。

银时让人送来了店里的高档香槟,示意真由美陪自己一起喝。真由美笑,挨近银时,将手里端着的酒送到银时嘴边,银时喝下了。真由美继续喂,银时继续喝,直到喝完一整瓶香槟。

真由美弯身将第二瓶香槟往杯里倒,银时用左手揽住真由美,真由美动作一滞,随后恢复自然,将香槟喂到银时嘴里,这次银时没喝,右手接过香槟,头凑近真由美,“真由美小姐,香槟喝多了也会醉的。银桑我啊,暂时还不想醉。”

真由美愣了一下,随即说:“坂田先生酒量那么好,几瓶香槟怎么会醉呢?”

银时拉开和真由美的距离,把手里的香槟递到真由美嘴边,“香槟不会让人醉,人却会。”

真由美低头笑,银时果然知道年轻女孩的心。银时的长相加几句暧昧的话,足以让众多的女孩沦陷。可是真由美了解银时啊,从第一次她见到银时,银时对她就一直这样,但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她知道,银时来找她,有时是消遣,但更多的时候是以她为幌子,调查其他的事。比如现在,银时坐在这儿,和她说着暧昧的话,眼睛里确是盯着进门左手边第三个位置。

“坂田先生对左手小拇指很中意?”真由美继续倒香槟。

“小拇指啊。”银时眨眨眼,“银桑小拇指很有用额。”

真由美将香槟送进了自己嘴里,“如果坂田先生认为小拇指很有用,我可以帮你按摩放松一下。”

“只按摩小拇指?”

“条件到了,整只手都行。”

“那算了,小拇指就够了。”

真由美唤来侍者,又加了几瓶香槟,随即离开位置,一会儿,另一个女人过来坐下,“坂田先生,你好,我是玲子。”银时点头,算作打招呼。

玲子倒香槟,“坂田先生想按摩小拇指。小拇指没用。玲子没能耐,不了解小拇指,但是知道小拇指的上的纹节的具体长相和条数。”

“额?这么厉害?”银时挑眉,从玲子手里接过香槟,“那请玲子小姐看看这些纹节是不是小拇指上的。”

说着银时把香槟喝掉,从兜里掏出钱包,银时打开钱包,玲子靠着银时,瞟了一眼。银时从钱包里拿出钱,放在桌上,玲子说,“这纹节虽然不明显,但是确实是小拇指上的。”说完,玲子唤来了侍者,“坂田先生要结账了。”



从Night出来,新八和银时进了微笑园,神乐身边围着一圈陪酒郎,和神乐说着话,新八喊神乐,三人一起出了微笑园,往万事屋走去。歌舞伎町灯火辉煌,街道上人不多不少,店里却是热闹非凡。新八对银时说:“银桑,刚那人确实是稻田组中层管理者之一,我看到他左肩膀的纹身了。”新八说的是刚才坐他对面的那个微胖的中年人。神乐接着说,“微笑园的人说他们见过三人中的一人在晚上去过Night,不过,这也说明不了什么。”银时从兜里掏出手机,快凌晨一点了,“就是稻田组的,还是在组里不怎么明显的,阿八那个不是中层管理,准确一点是高层中最没有话语权的一位。”“最没有话语权?”“就是高层讨论事情他只能听着。但是中下层的人却会听他的。”

三人回到万事屋,银时把武井带来的缩印后的三人的照片从钱包里拿出来,扔到柜子里,今天的任务完成了。银时告诉新八第二天可以晚点来,既然知道三人是稻田组的,银时准备去问下熟人,把三人的资料弄出来,新八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说完和两人道别,先离开了万事屋。

“小银,你要回家睡吗?”神乐坐在沙发上问银时。

银时从厨房里拿出两盒牛奶,一盒草莓味,一盒是纯牛奶,银时把纯牛奶扔给神乐,“不了,就在这儿睡,明天可能要早点起。你也去睡吧,很晚了。明天下午有课是吧?”

神乐点点头,拿着牛奶进了卧室,一会儿抱着睡衣进了卫生间。

银时坐在桌子后面,把一个软盘放到电脑里,打开文件夹,翻出几个月前从警视厅那儿换过来的一部分稻田组的人员名单,警视厅的名单大都是高中层管理组的,银时翻了翻,没看到新八观察的那人,银时皱眉,难道玲子在骗自己,不会啊,真由美帮过自己很多次,可以说是银时在稻田组的产业里最信得过的人了,她不会糊弄自己的,那是为什么呢。真由美说那人是左手小拇指,就是稻田组二当家的手下权利最小的一个,玲子又说照片中的三人确实是那人的手下,可是警视厅的人员名单里却没有那人。难道,稻田组的二当家在组里已经到被忽视的地步了?不对呀,警视厅名单里二当家阿龙的名字可是摆在名单第三位的。

银时挠头,关闭文件夹,拿出软盘。

神乐从卫生间出来,头发还在滴水,银时看了一眼:“说了多少遍了,洗完头后要擦干,不然等你老了以后容易头疼加得风湿病。”

“是,是,知道了,小银像个老妈子一样。我只是出来看一下,马上就去擦。”

神乐从卧室拿出一条干毛巾,见银时还坐在桌子后想事,边擦着头发边说:“田村说了,那三人就是稻田组的。”

银时看神乐:“他这么确定?”

“那当然,田村可是我看上的手下之一。稻田组的老五不是个美女吗?很久以前她去过田村他们的店,带着的人就是三人中的一个大叔。”神乐见银时没反应,继续说:“你要相信田村的记忆力。”

银时点头,过一会儿说:“我觉得我们又知道了一个不得了的事。”

“什么不得了的事?”

“没什么,明天就知道了,你早点睡。”银时说完,进了卧室。



银时约了冲田在新宿警察署不远的一个小饭店见面。为了避开中午人多的时候,早早的,冲田找了个外出调查的借口进了饭店,银时坐在最里面的位置,冲田走过去,“哟,老板,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明明不相见你们这些人的。”

“别这样说嘛,老板,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只不过你没有忠于对象,而我们有。”

“是啊,你们有忠于对象……”银时说完放低了声音:“我说,你们最近是不是在割稻谷啊。”

“这什么季节,割稻谷?老板你在讲笑话?”冲田说得很大声,过来送菜的的服务员噗嗤笑出声,又立马说对不起。

服务员走远后,冲田继续说,“今年稻谷收割之前刮了一阵大风,稻谷被吹得东倒西歪,在稻田里偏向好几个方向。收割起来太费劲,不如让他们坏在田里。”最后一句话,冲田是笑着说的。

“哎呀。这样当农场主可不对啊,这简直是太不负责了。”银时也笑。

“老板过来就是想知道农场主对稻谷收割的态度吗?”

“不是,我是来求农场主帮个忙的。”银时把菜推到冲田面前,“农场主多吃点,吃完有力气干活。”

“农场主的力气可用不尽,可是,老板你也太抠了吧,就这种店就打发了农场主。”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农场主想去好店,有时间一定请。”银时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冲田把信封揣到内兜里,“好处?”

“山燕。”

“山燕?太小了吧。”

“是小啊,可是最近有很多年轻人喜欢额。尤其是高中生。”

“好吧。下午我会来拜访老板的。”

“那就多谢了。”银时说完,把饭钱放在桌上就离开了,不久,冲田放下筷子,“老板,结账。”




银时没回万事屋,从冲田的话里他知道稻田组现在大概在内讧,这个时候安插人到山燕组这种小组织里干什么。银时摇摇头,这些组织的心思真是太难猜了。只能等下午冲田把三人的信息拿来才能推测。

银时看看时间,因为要避开中午休息时间,所以和冲田见面时间很早,现在才十二点多,街上的人稍稍多起来。

“嗯?”银时从新宿车站走出来,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那惹眼的长发,颀长偏瘦的身材,不是桂是谁。银时快步上前,走到那人身边,“哟,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银时你怎么在这儿?”桂偏头看着银时,脸上丝毫没有吃惊的情绪。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你怎么在这儿?”桂今天穿着休闲装,整个人看起来又年轻了几岁。

“我去纪伊国屋看看。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啊?我吃了饭随便走走,就看到你了。诶,你吃饭了吗?”

“吃了。高杉家冰箱里有很多熟菜,热热就吃了。”桂说着又笑了,“高杉根本不知道他家冰箱里有熟菜。他也不知道是谁给他放的。”

“假发啊,这有什么好笑的。”

“不是假发是桂。今天早上高杉看到冰箱里的东西吓了一跳,那表情,像见鬼了一样。”

银时侧头看桂的表情,感觉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两人在上学的路上碰到,桂兴致勃勃的说事,银时则时不时搭句话。“假发,你还要在高杉家住多久?”

“不是假发是桂。啊?嗯,过两天就搬了,家里已经收拾好了。怎么,银时,你想帮我搬家?”

“搬家?你有什么要搬的。你放了很多东西在高杉家?”

“没有,就放了一个人而已。”

“……”

两人到了纪伊国屋,因为是中午,书店人不多。桂进了书店,熟门熟路的走向文学区,他已经很多年没来过这里,但是这里摆放的大致位置还是没有变。银时跟在桂身后,看他拿起书不翻内容,先看出版社。这是桂买书的习惯。“银时,难道你不觉得某些出版社出的书籍很有质量保障吗?”“书就是书,哪儿需要什么质量保障。各个出版社出的同一本书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假发,你这是挑剔。”“才不是挑剔呢,你看同一本书,集英社的装帧就是比其他社看起来舒服。”------很多年前也是在这个地方,桂和银时就挑书的问题进行了以上对话。

桂是有目的的来买书的,很快抱着几本书出了书店。桂看了看书店旁边的超市,问帮自己分担着拿书的银时,“leader和新八君喜欢吃什么。”

“啊?喂喂,假发,你真的要这样称呼神乐那个小鬼?”

“不是假发是桂。有什么不好,神乐喜欢就好。说吧,他们喜欢吃什么。”

银时看着桂认真的表情,“嗯,草莓牛奶,草莓面包,棉花糖,巧克力香蕉,草莓糖,大福,软糖……怎么了?”银时看桂一脸的无语,问。

“银时,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都是你喜欢的。全是甜的,能换个口味吗?”

“啊,是你自己问我的,我就说说而已。”

“算了,我自己去买吧。”桂转身进超市,银时跟过去。他看到桂进了零食区,把零食往购物车里放,边放边看零食后面的营养表,银时也往购物车放,不过有的东西刚被放下去就被桂拿了起来。

“诶,这不是坂田先生吗?”一个声音打断了桂和银时一放一拿的动作。银时看到昨晚刚见的真由美小姐推着购物车。

“啊,真由美小姐,真巧啊。你也购物?”银时把手里拿着的零食放进购物车。

“是啊,好巧。这位是?”真由美看着桂,桂正拿起银时刚放的零食,瞟了一眼营养表,又放回货架上。

“你好,我是桂小太郎。”桂微微点头,又加一句,“是银时的朋友。”

“桂先生,你好。坂田先生的朋友长得也很帅呢。有时间来店里坐坐。我先走了,再见。”真由美说完朝收银台走去。

桂看着真由美的背影,转头看银时,“店里?”

银时又往购物车里放零食,听见桂问自己,“嗯啊,就是店里啊店里。”银时见桂的神色有些许变化,什么也没说继续往货架前走。

桂看着购物车里半车零食,若有所思。

结账后银时一个人抱着两袋,桂抱着一袋,外加几本书,“啧,假发,你买这么多,神乐又要嚷着减肥了。”

“不是假发是桂。有很多都是你放进去的,银时。”

“嗯,反正顺便啦顺便,多买点放在那儿也好。”

“可是好多。你一个人能拿回去吗?”桂刚问完。银时的手机响了。银时手忙脚乱,根本腾不出手来拿手机,“假发,帮我拿一下,外衣兜里。”

“我怎么拿?”桂问银时,两人站在街道边,除了地上没有任何放东西的地方。

“把袋子给我。”银时靠近桂。桂把袋子放在银时抱着袋子的两手之间,腾出一只手,从银时外兜里掏出手机,手机显示的没有名字,桂接起电话,把手机递到银时耳边,“喂?”……“嗯嗯,我知道了。”……“好的,我马上回来,很近。”说完示意桂挂掉电话,这时候,银时抱着的中间的袋子明显没被托住,朝地上滑去,桂用拿着手机的手去扶,袋子扶住了,手机却摔到了地上,桂看着银时,银时看着桂,桂蹲下捡起手机,看了眼,“银时,屏幕碎了。”



虽然离万事屋很近,可是桂要回高杉家,银时只能招出租车,两人把东西放在车后座,桂把自己的手机塞到银时手里,“手机屏幕坏了怎么用?先用我的手机,反正一般没人联系我。”出租车司机看着两人,银时接过手机,挥挥手,上了车。



银时回到万事屋,冲田坐在沙发上。神乐回学校了,新八帮忙把买的东西搬进屋,放好,“银桑,怎么买这么多的零食?”“假发买的。”“桂先生?”“嗯。”

“老板,你赶快,我是偷溜出来的,等会得回去复命呢。”

“冲田君,没想到你还会在意复命这事。”银时扔了一瓶饮料给冲田,在冲田对面坐下。

“老板,这个结果你估计会很满意的。”冲田说着把一个硬盘给银时,新八搬了一台笔记本过来,银时插上,三个人的资料完完全全出现,银时翻了翻,挑眉,“三面间谍?”“嗯。”冲田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银时把三人资料烤下来,硬盘格式化后扔给冲田,“谢啦,总一君。”

冲田站起来,“老板,是总悟。欠我一个人情,记得还额。”说完,离开万事屋。

银时把三人的资料打印下来,两个普通的男人分别叫武田康、松原井健,确实是稻田组的,问题在长得帅的那个,叫松井莲,是稻田组的,可是也是稻田组的死对头菱阳组的,松井莲三年前加入稻田组,但是在警方的资料下他也没有从菱阳组脱离,外界传闻他是被菱阳组开除,警方的资料没改只有两个原因,一是警方疏忽了,二是警方的卧底消息松井莲确实没有完全脱离菱阳组,那就是菱阳组放在稻田组里的间谍,第一个原因可能性太小。

银时看着手里的资料,看来这次牵扯到两个大组织了,不知道山燕组的结局会怎么样。新八坐在银时身边,“银桑,问题很大吗?”银时把资料装在档案袋里,“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负责调查出三人的资料就行。”新八点头,他信银时。



一阵手机铃声传来,银时看着新八,“你的手机?”新八摇头,摸口袋,没有震动。新八看着银时,银时也疑惑,手摸自己的口袋,震动是从那儿传出的,银时才想起来这是桂的手机,银时掏出手机,来电名是高杉,“喂。”

“假发,在家吗?等会儿我回来接你吃饭。”高杉的声音带着放松,似乎刚处理完一些事情。

“不好意思啊,高杉君,我不是假发。”

“银时?”高杉看了眼自己拨的号码,是桂的没错,“假发的手机怎么你接的?你和假发在一起吗?”

“没有啊。”

“那手机怎么在你那儿?”

“假发把我手机摔坏了,他赔我的。怎么?你有意见吗,小晋?”

“银时,你已经穷到手机坏了要抢假发的手机的程度了吗?要不要我送你一部啊?”

“是,是,高杉总裁,我穷啊,干脆把你的公司送给我好了。”

“好啊,就怕你管不下来。”

“……”“假发回家去了,你直接去接他就行了。”银时从桌子上拿起巧克力糖,扔进嘴里。

“银时,你是不是吃醋了?”高杉的话带着调笑。

“吃毛线的醋。”银时说完挂了电话。新八看着银时,半天说出一句,“银桑,你和高杉先生像国中生一样。”




山燕组的人天刚亮就敲响万事屋的门。银时早起来了,这是惯例。银时把档案袋交给武井亮介,武井看了里面的内容,明显一惊,但随即恢复平常,他向银时道谢后,留下一沓钱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安羽组快被菱阳组的合并了。银时看了纸条,用打火机烧掉,这纸条是银时帮组织调查的价格之一,一个小小的情报,能为银时带来很多方便。

老实说这次这个调查还是很轻松的,不用直接跟黑帮组织领导者打交道。调查的资料有用的只是松井莲的三面间谍身份,这个如果深入稻田组调查是查不出的,警视厅的资料比组织自身的完善得多。

武井走后,银时关好门回卧室继续睡觉。桂的手机放在枕头边,银时拿起来,随意乱翻。音乐列表里有纯音乐,rap,blues,还有落语,和歌,银时腹诽,假发的爱好还是那么乱七八糟。银时打开一首轻音乐,又打开相册,一个分类里全是动物照片,名字就叫肉球,一个分类是景物,有东京的街道也有巴黎的街道,再打开有好多酒瓶,银时翻个身,相册的最后一个分类,名字是法语,不认识,银时点开,手机显示需要输入密码,咦?银时输入了桂的生日,密码错误,想了想,试着输入自己的生日,还是密码错误,索性又输高杉的生日,辰马的生日,都是密码错误,想想也是,怎么可能正确呢。

银时放下手机,看着天花板,外面的光线透过窗帘缝隙钻进来,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桂不是一个怀旧的人,他更喜欢看向未来,但是他很固执,这种固执导致他不能完全放下过去,银时拿出手机,输入一个日期,密码正确,翻相册,一张张像素不太好的照片呈现在银时眼前,那是高中时的他们,有银时,有桂,有高杉,有辰马,那时候的手机还是直板的按键手机,可以看出,这些照片都是手机拍摄后传入电脑,最后又从电脑里下下来的,银时也有这些照片,不过都在他家里的电脑里。银时骂了句傻。继续翻,却看到自己大学时的照片,春夏秋冬,大一到大四,十六张,每张的像素都不一样,一张比一张清晰。这些照片是哪儿来的银时能猜到,那时候会来找自己的只有辰马,这些照片角度不同,还有的明显是偷拍,想来是辰马等自己或和自己说话时拍的。可是那时候银时还在怪桂呢,虽然他知道桂肯定有自己的原因,可是心里面还是愿意将错归咎到不辞而别的人身上。

那时的银时不知道如果不在意又怎么会怪或恨呢。


银时关了音乐,放下手机,想起很多事。




那个密码,是桂离开前和银时最后见面的日子。




-tbc-


对不起,最后面是不是狗血玛丽苏了……
这一章是过度章,扯出剧情。
下一章开始剧情上线,感情戏上线。
文中名字如果熟悉,请不要怀疑,那是各个漫画里拼凑出的。
因为想写的是银桂,所以千万不要想到原著,请看成曾经相互喜欢然后分离再然后重遇一直都相爱的银桂,ooc请原谅。
今天查了一下才发现,上一章土方和冲田那个介绍有BUG,本来想改成新宿警察署,但是新宿警察署的人不可能去银座,银座的应该是中央区警察署,那就干脆不改了,直接看成是负责全东京都地区的,反正本文里都只在新宿区的歌舞伎町和中央区的银座,以后还会出现其他区,是高杉啊,辰马啊,桂啊,银时啊的住所所在地,这些只会一笔带过的。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