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鞠躬♡

我们相交于这个世界(一)

王颖从来没有想到夏天的空气会这么干燥。

她拖着箱子坐了二十几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即将呆四年的求学地。火车站是新建起来的,竣工不到半年,很气派,却没有人情味,长长的出站口,上上下下的楼梯,拥挤的电梯,王颖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深吸一口气,一把拎起并不轻的箱子,走进人流中。

学校派了校车来接新生,王颖看着XX大学横幅下一群一群的人,有家长有学生,转身走到出租车上客点。

到学校后,按照预先在网站上看到的信息,王颖毫不费力的找到了寝室,寝室看门的阿姨在王颖刚走进玻璃大门时,大喊了一声:“同学,过来领水卡和锁。”王颖把箱子放在地上,甩甩手,一张口,粘柔的南方口音:“额。”阿姨面无表情,“一百块钱水卡钱,十块锁钱。”“诶?”“水卡用来打水,门口那个机器,热水和冷水都是直饮水,锁是寝室里柜子用的,刚开学容易丢东西,要用。”那一个“要用”加重了语气,王颖乖乖地掏出一百一,拿好水卡和锁,拖着箱子进寝室。

寝室里其他三个女孩都已经在整理床铺,他们对推门而进的王颖并没有表达出一丝感情色彩,没有惊讶,也没有欢迎,更没有主动打招呼,直到王颖铺好了床,一个女孩才说:“做下自我介绍吧,我叫李亚,本地人。”王颖侧身坐在床沿边,心里想着难道他们在自己来之前一句话都没有说过?“额,杨婉莎,X省人。”“刘言米,J省人。”“王颖,S省人。”

毕竟新环境,王颖没想到,刚进寝室的尴尬,在大家做完自我介绍后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不同的话题,直到王颖感觉手臂一阵痒才退出了讨论圈。王颖用手挠痒的地方,一挠,看见白色的皮屑出现,王颖很震惊,连忙把手举起来给围在一圈的其他三人看,“诶,竟然有皮屑,这种东西在冬天才会出现,夏天怎么会出来。”王颖大声发表着自己的讶异,李亚和杨婉莎对王颖的惊讶表现出另一种奇怪:“诶,这个不是一年四季都会这样吗?一挠皮肤上就会有皮屑。”“诶?怎么可能?”王颖一样惊讶,三个人陷入了奇怪的惊讶地,只有刘言米,一脸平静:“这儿的空气干燥,所以会这样,王颖是南方人,南方湿润,只有冬天稍微干燥时才会成这样,李亚和杨婉莎都是北方的,空气一年四季都干燥,所以这种情况见怪不怪啦。”“额,原来是这样。”

可是王颖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军训期间,天气炎热,从日历上看明明都已经是九月,却也再次验证了秋老虎的说法。王颖和其他很多人一样,走在一个个方块阵中踢正步,练踏步,她只是觉得脸上很痒,可是,严厉的教官拿着一瓶水走来走去,看见谁在站军姿时动一下,加站五分钟,王颖忍住用手挠脸的冲动,和很多人一样,恨恨地盯着教官。

“解散!”一声令下,方块阵变不规则图形,王颖走到水池边,洗了手开始挠脸,额头处超级痒,埋着头挠额头时,一个声音传来,“同学,麻烦填一下表格。”王颖不满地抬头,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看着自己,一脸笑意,王颖没说话,直接接过表格,飞快的填好,交还给眼镜男,眼镜男一边说谢谢一边看着王颖,王颖瞪了他一眼,眼镜男笑了:“同学,你是南方的吧?不适应这儿的天气吧?我跟你说额,你去买一瓶黄瓜水,用用就好了,不要挠,挠了会脱皮的。”王颖看着眼镜男,才听出了了他的普通话里含着南方口音。“诶,你哪儿的人?”眼镜男笑笑:“S省。”

未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