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鞠躬♡

【卫聂】可托

微博点文第二篇,@Vendettistss ,师哥喊小庄时,众人的反应。

 抱歉小天使,迟了辣~~~么~~~~久~~~~。庆幸新出的这两集众人没听见师哥喊小庄。还能开点脑洞。只写了韩非和紫女的反应,其他人都没有写。(哭……质量不过关,希望小天使见谅(ε=(´ο`*))))

 古人下棋好像是白子先行?黑子先行是日本传过来的?好久之前好像在哪儿看到过的,不懂围棋,错了见谅哈。

 在咖啡厅打这篇文,打着打着发现隔着玻璃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小男孩在看我电脑( ̄▽ ̄)~*。刚写到“有可信可托之人”那儿,小男孩看得很认真,非常不好意思的将电脑挪歪了,小男孩马上调整下姿势,跟着我电脑歪了下头继续看( ̄▽ ̄)/,没办法,只好站起来重新点了杯咖啡,趁机将电脑彻底面向自己。( ̄▽ ̄)~*

 

——-——正文分割线————

 

这个夜晚的不平静,避无可避。


从姬无夜下令全城戒严开始,各方势力纷纷行动。


韩非的马车很轻松地通过了众人的搜查。


再次上了马车的韩非,离开时还朝带队的小头领摆了摆手。新郑城内道路平坦,马车行驶也平缓,驾车之人动作娴熟,独立于高处的气势收敛起来,被简单的粗麻衣服遮住了。

 

车帘掀开时,出现在姬无夜面前的是熟人。韩非的人跟秦王身边的剑师并肩而立,冷冷看着众人。姬无夜面色一冷,一脸阴鸷,转身,将盖聂的佩剑扔过去,骑着马奔向了另一条街道。

 

盖聂与卫庄重新回到马车里,马车往前驶去,行过街角处,车里的两人同时破窗而出,一个翻身,落在了街道两旁的房顶。

 

隔着空旷的街道,盖聂与卫庄眼神相交,月光撒下,两人的身影清晰地落在对方眼里。

 

远处传来更夫打更声,盖聂与卫庄同时动作,眼里的身影一动,几个呼吸间,两人已经隔了百米,分别朝自己的目的地奔去。

 

清冷月光下,注定了新郑此夜的不平静。

 

 

紫兰轩今夜依然热闹。

 

城内的打斗声散落在空气里,丝毫没有影响到此处的气氛。

 

大摇大摆走进来的韩非,忽视了从各处投来的目光,紫女站在门边,勾唇一笑,各处的目光随即被身边轻纱簪花的女子挡住了,待到女子们身姿腾挪移开,门口处哪里还有蓝衣公子的身影。只有紫女和蓝衣公子的背影消失在二楼拐角处。

 

紫女将门掩上,跟在韩非身后进来的人依然微垂着头。紫女身姿一动,面向那人福了一礼。韩非摇摇头,叹气,“人果然有别啊。紫女姑娘与我这公子可从来没有这么客气。”

 

紫女轻笑,声音不大不小:“公子是公子,贵客可是贵客。”

 

一句话后,那人动手随意理了下发髻,一直被掩藏的气势散出来。身着粗麻衣,却显露出贵胄气势。

 

紫女作了个请的手势,那人去了屏风后,再出来时,已经恢复了白日里的着装。韩非立于室内,躬身行礼:“此番,让王上委屈了。”

 

“先生既是助我,又何来让我委屈一说?嬴政先在此谢过先生与姑娘了。”

 

嬴政与韩非坐于桌前,桌上一盘黑白棋子纵横交错。紫女立于窗边,看着夜空。

 

八玲珑和夜幕,七国后那个扎根颇深的组织,屋内三人皆知,却谁都没有提及。倒是自白日的一叶知秋畅谈后,嬴政与韩非又在黑白两色棋子的交锋中再次详聊。

 

待到紫女轻声道来了,两人同时停了手中动作,紫女侧身,一个黑影从窗外跃入。

 

 

卫庄还在窗外时就将屋内情景收入眼中。

 

白日里虽亲耳听得了嬴政与韩非的交谈,但没有与嬴政正面相识。此时相见,虽自身桀骜,但也两手交握给嬴政行了一礼,自唤道:“卫庄。”

 

嬴政仔细打量眼前的人,剑眉星目,身姿挺拔,一身气势与韩非不同,却很熟悉。嬴政情绪微变:“我与盖先生商议来韩之时,先生说在新郑有熟识之人,可与相助。外传鬼谷弟子相斗不止,看来也不尽实。”

 

嬴政话语刚落,韩非恢复了在卫庄面前的常态,接道:“门规再严,也有相伴同袍之情。师兄与师弟,总是多些外人不知的情分的。王上难道不觉得卫庄兄与盖聂兄很像吗?”

 

韩非话中的一问,实有些冒犯嬴政,但嬴政自见面时就在他们面前自称我,本不是带着秦王的身份来与众人相交的,闻言,倒是点了点头:“师出同门,气势相似也是正常。”

 

一直没开口的卫庄瞟了韩非一眼,没有应答两人,只接过紫女递来的茶水,站于一旁。

 

嬴政本对卫庄有些好奇,在秦宫商议来韩时,盖聂提到有人可相助时眼神中透露出的柔和,是嬴政未见过。

 

此时见到卫庄后,嬴政似乎有些明了,就像盖聂选择自己一样,卫庄选择了韩非,这两人带着一身绝学,为心里的理念,倾囊相助他人。只是倾囊相助的人,到底不是全身心相交之人。那个在秦宫中与自己寸步不离的剑术老师,看起来清高难越,却有着自己可信可托之人。却不知这边这位卫庄,是不是将盖聂当做可托付之人呢?

 

而自己的可托之人又在哪里?

 

 

嬴政深思间,一道人影从窗外闪过,众人神色一变,只有卫庄依然站立于窗边,神情无任何变化。下一秒,盖聂从窗外翻进,止步时刚好与卫庄面对面,两人身体间相隔不过一拳。

 

几下略微急促的呼吸散于卫庄面前,随即被掩住。盖聂调整了呼吸,没有后退,与卫庄眼神相交,轻唤了声小庄,随后才侧头跟嬴政韩非见礼,期间,身体一点没有动。

 

嬴政与韩非都没有问八玲珑或夜幕之事,其它三人看着卫庄盖聂,嬴政道了句:“先生辛苦了。”韩非与紫女却是相视一眼。

 

嬴政是不知道的,但韩非和紫女却知道,他们两人可以立于卫庄身边身后,但若是与卫庄面对面相隔一拳站立,估计下一秒就会被卫庄眼神杀死或者推开。

 

这个距离相对而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挑衅,更何况卫庄呢?

 

“师哥动作有些慢。”卫庄感受到韩非和紫女眼神,主动后退一步。

 

盖聂却不甚在意,眉头微蹙:“新郑城内,除了八玲珑和夜幕,还有几拨势力?”

 

屋内安静了。

 

紫女悄然退下,嬴政看向韩非,韩非收回了看着卫庄的一丝戏谑,将手中一颗棋子扔在棋盘上,棋子乱了,韩非轻声道:“乱局”。

 

 

紫女再次推门而入,卫庄微微点了点头。紫女走到墙角,拨动了墙边一个铃铛,铃铛没有发出声响,房间一侧,似屏风的墙从中间打开,众人才发现屏风后竟是一处内室,“天快亮了,贵人在此小憩一会吧。”

 

盖聂站在嬴政身边不远处,朝嬴政微微点了点头,嬴政站起来,走入内室。

 

屋内留下四人。韩非眼珠子转了转,“盖聂兄,我有一事想请教。”

 

盖聂表情严肃,“公子但说无妨。”

 

“不知盖聂兄从师时,是否有喜欢的物什?”

 

盖聂与韩非相视,不解其意。韩非偷瞄卫庄,后者眼神里似有警告。

 

韩非端起茶杯饮了口茶,斜倚着几案,语气略带玩味:“人总有钟意之物的,说起来,在下有几只喜欢的杯子,只是因为不同原因,被人摔碎了。盖聂兄是否有喜欢的物什被人破坏呢?”

 

话音刚落,韩非松开了手里的杯子,杯子下落,还在空中就裂开了,幸好茶水已被喝完。裂开的杯子混着一个碎木渣,落在地上发出了轻微响声。

 

韩非佯装害怕,拍了拍自己胸口,“好险好险。”

 

卫庄脸色不善,盖聂明白过来,韩非这是在逗卫庄,面对韩非,卫庄必是没有办法的,盖聂无奈,又唤一声小庄,紫女噗嗤笑出声,偏偏韩非不怕死地加了句:“小庄兄,碎木渣这种凶器,就不要随身携带了吧。”边说边站起来往门外走,“我也去小憩一会,早朝后再来见各位。”

 

顶着卫庄冰冷的目光,韩非冲紫女眨眨眼,快速开门离去。紫女跟在他身后,从外面将门掩上,门在关闭时,屋里两人听见韩非并不小的声音:“紫女姑娘,你说这师哥和师兄差别何在?”

 

脚步声响起,走远的人又说了一句:“紫女姑娘,你觉得小紫这个名唤如何?……”

 

一个身影从盖聂面前掠过,闪身推开门站在走廊上的卫庄只看见了韩非快速闪进一间房的余影,紫女站在房门外,笑意明显,却不知是在笑韩非还是笑卫庄。

 

卫庄转身进屋,关上门,盖聂站在他身后,眼睛里带着笑,“小庄,公子他……”

 

“怎么?师哥看上这纨绔子了?”卫庄坐在几案前,抬手将黑白棋子分开。

 

盖聂上前,帮忙分拣开棋子。

 

棋盘眨眼间无一子,卫庄抬手从盖聂身前装白子的棋罐里捡起一子放于棋盘,盖聂也伸手将卫庄面前的黑子拣起一枚,在棋盘另一处放下。

 

卫庄再放一子在棋盘上,盖聂伸手再拣黑棋时卫庄却伸手挡住了面前的棋罐,盖聂反手撞开卫庄的手,卫庄伸指弹在盖聂手腕,盖聂收手避开,眨眼间,两人手上过了数招。趁着卫庄护着棋罐,棋罐却歪了时,盖聂拣起了一枚棋子放在棋盘上。待到卫庄来拿白子时,盖聂也抬手护住了棋罐。

 

本是下棋,却变成了两人从对方手上抢棋子。

 

等到黑白子铺满棋盘,也不知两人常年握剑的手相互间碰、撞、抚、摸了几次。也因为抢夺棋子,这盘棋下的时间甚长。

 

等到紫女推开门时,正见到卫庄伸手从盖聂身前的棋罐里抓住了最后一枚棋子,盖聂伸手从空中挡住了卫庄落子的手,眨眼一看,像是卫庄的手掌盖住了盖聂的手。

 

看见紫女,盖聂收回手,卫庄棋子落下:“师哥,你输了。”

 

天边露出了一丝亮色,紫女缓缓走近,笑意绵绵,:“天亮了,公子已回宫上朝。贵客也该起了吧。”

 

盖聂点头,与卫庄同时起身,并肩而立,看向窗外。

 

——END——

评论(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