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鞠躬♡

【银桂】待归

一个三千字左右的段子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只想说:下雪好冷啊

-----------正文分割线-----------

雪终于停了。

从被树枝遮挡的洞口往外看,视野所及,全是白茫茫一片。

洞里只燃着两堆火,火上架着两口铁锅,煮着热水。几十个人或坐或躺,一眼望去,这不小的洞竟然显得有些拥挤。

是难得的休息时间。这么大的雪,不管是天人、政府还是攘夷之士,都没有办法发起最基本的进攻。

坂田银时躺在靠洞口的位置,闭眼睡得很沉。洞口在背风处,可依然有风穿过树枝吹到他身上。

抱着剑不动的右手,袖摆自然下垂,随着风一动又一动。

离银时坐得最近的人在两三步外,那里刚好有个弯折处,从洞口吹进来的风,到了那儿再也不能深入洞内。

 

天色渐渐暗下去,洞内开始出现说话声,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大,有人拿着一个铁盆,从洞内走出来。银时被惊醒了,抬头看了那人一眼,那人冲银时笑笑,“我去弄盆雪回来做饭。”

大概是没睡醒,银时觉得自己脑子有点沉,他点了点头,反常的没有吐槽用雪做饭的事情。

其实,用雪做饭比用水做饭干净多了。战争最激烈的时候,吃的水是从飘着尸体的河里打起来的。

洞口的树枝被那人扒开,一阵风带着枯草上的雪飘进洞里,飞到银时脸上。银时打了个冷颤,连忙抬手将已经在脸上融化的雪抹去,手和脸接触才感觉到手有些烫。

不会感冒了吧。银时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随后又快速将其压下去。怎么可能?在雪堆里埋伏一夜都没有感冒,冒着雪行进一个多时辰就感冒了?又不是某个笨蛋。不不,笨蛋更不会感冒的。

银时脑子里冒着乱七八糟的想法,端着雪回来的战友将一大盆雪放在银时脚边,转身继续用树枝遮住洞口。

银时抓了一小把雪塞进嘴里,冰凉感充满口腔。

战友边挡洞口边问到:“桂先生他们今晚能回来吗?”

银时嘴里被雪冰得发麻,深吸一口气将剩的雪咽了下去,“谁知道呢?”

“天又暗了,估计一会儿还有大风雪。”那人说着似乎叹了口气,转身端着雪进入洞内。

银时看了眼明显比刚才挡得更密的树枝,天色是比往日这个时辰暗了不少。他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路程和脚程,不出意外的话,天黑前,桂应该能到这里吧。

前一次战役中,大部队被冲散了。鬼兵队损伤颇重,辗转到了另一座山后的寺庙里。坂本接到消息后,在几天前带着一支大队去接应高杉,两天前有消息传来,两支队伍已经碰头。

昨天下午桂和银时带着队伍往他们碰头的地方赶去,凌晨时候,天空开始飘雪。还好队伍里有人记得这山上有几个大的山洞,冒着风雪走了一个多时辰,找到了这个山洞。

在洞里烤干衣服没多久,风雪停了。有人说附近有条出山的路,出山后没多远有个小镇,是方圆几百里一个不小的镇子。桂听说后决定趁着下雪的时候出趟山,去山外的的镇子里打探消息。

本来银时说他也要去的,被桂拒绝了。

这山洞既然离那镇子不远,谁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天人,必须要留一个人带着这两支队伍留在这儿。

银时辩争不过桂,论打探消息,桂确实比银时更拿手。桂带着四个人出了山洞,大半天过去了,风雪又下了一阵,停了一阵,桂他们应该早已到镇子上了。

 

有人从洞里冒出头,问银时要不要打UNO,银时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打什么UNO,饭好了吗?”

那人撤回身子,过了两秒又冒出来:“还要等会儿。”说完也不等银时回答,又缩回洞里。

银时动了动身体,换了个坐姿,看着洞外。

 

天空越来越暗,也不知道是天黑了还是大风雪快来了。

洞内传来了开饭的声音,刚刚那人再次从洞里冒出来,银时已经站了起来,从那人身边经过时,拍了一下那人的头,“坂田先生,桂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银时一愣,才想起来这人是桂手下,明明只比他们小一点,但大概是小时候营养不良,看起来有点羸弱,平时喜欢跟在桂的身边,被队伍里的人称作小个子。

银时接过别人递来的馒头,顺手按在了小个子嘴里,“我怎么知道那顶假发什么时候回来?”

最近物资很充足,又硬又苦的干饼暂时被众人告别,这馒头还是坂本去接应高杉前,大部队的后勤人士做的。

银时虽然很少管后勤,但目前这种情况,他还是看了一下堆在洞内最深处的物资,看起来不多,还能撑两天,两天后如果风雪还是这么大,估计他们不得不冒着风雪前行了。

就着温水嚼完了两个馒头,馒头加水,胃里一下被撑得很满。架着的火上又只剩两口装满水的锅,银时悄悄走到暂时负责伙食的人面前,问除了馒头还有其他吃的吗?他想着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吃了更暖和一点,等桂他们回来了可以吃。

负责伙食的是个长得矮壮的人,这吃了上顿不一定有下顿的攘夷队伍里,像他这种身材的人着实不多。面对银时的问题,他似乎有些难开口,“除了馒头,还有馒头。”

银时顿了顿,点点头。转身时看到有人在玩空酒瓶子。攘夷队伍里,除了酒和肉,其他食物都只能作为勉强果腹的东西。

 

银时回到洞口处,刚坐下,小个子走到银时身前,一只手伸到银时面前:“坂田先生,这是桂先生走之前让我给你的。”

抬头,面前一个手掌上是用一片大树叶包着的东西。“假发留了什么?”

小个子摇头表示不知道,银时拿过来,拆开用枯草绑着的叶子,两颗一看就放了很久的金平糖静静的躺在叶子中。

“……”

银时看了看面前站着的人,小个子学着银时平日里挠头发的样子,“抱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说完转身就走。

银时一把拉住小个子,将一颗糖塞到那人手里:“银桑我又不是小孩儿,这是假发留给你的,假发妈妈怕你们哭,专门留两颗糖哄你们的。你拿去吃吧。”

小个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银时对糖的喜欢全部队的人都知道,可是他没有拒绝塞过来的糖,他把糖放在衣服兜里,想着桂回来时给桂或者明天再给银时。

看着小个子走回洞内,银时将糖放进嘴里,大概是放太久了,刚入嘴的糖有点奇怪的味道。包糖的叶子被他在手里无意识的揉搓,不一会儿,银时手上沾上一道道绿色的痕迹。

 

负责伙食的人走到银时身边坐下,“桂先生他们什么时候才回来?”

这已经是桂离开后银时第三次听到这个问题。他都懒得回答了,身边坐着的人似乎也不需要他回答:“我要不要现在蒸几个馒头?”

天空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洞外的风越来越大,能清晰地听见风雪打在洞边石头上的声音。“不用啦,假发去了镇上会买好东西吃的。”银时随意说道。

“哦,是吗?”身边的人随意答到。

战役一打响,整个队伍里的人都不能说一句话,像如今这样坐在山洞里无所事事,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倒也不觉得无聊。

“桂先生会买酒回来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个子也坐到了洞口处。

银时看了小个子一眼,笑得不怀好意:“说不定额,等假发喝了花酒回来,可能会顺便将跟大夫没喝完的酒带回来哟。”

“镇子里有喝花酒的地方?”小个子问了句。不等两人回答,他又接到:“桂先生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吧。”

洞内一阵大笑声传来,小个子和伙食负责人陪着银时坐了会儿又回到了洞内。

 

银时抱着剑再次闭上眼睛。

 

半梦半醒见,银时听见脚踩在雪地里的声音,他一个激灵,用剑把敲了敲洞壁,山洞内的说话声早已经轻了下来,敲击的声音很明显。借着洞内的火光,银时看见几个人从洞内走出来,“坂……”

银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也不知道那几人看清楚了没有,但声音确实是没有了。

山洞外的脚步声越来越明显,这时候,一阵奇怪的动物叫声传来。

“是桂先生。”有人轻喊了一句。随后,山洞内也传出了相同的动物叫声。

银时一把将遮住洞口的树枝扒开。风雪下,几个黑影朝山洞走来。银时走出山洞,雪已经没到了小腿中间。

黑影处传来桂刻意压低的喊声:“别过来。”随后又加了一句:“别把衣服弄湿了。”

听到桂的喊声后,银时又退回山洞,黑影走得很慢,走近了才发现黑影肩上都扛着东西。

好几个人站在了洞口处,被银时挡住了,直到第一个人走到洞口,银时才侧过身,跟着身边的人将那人肩上的东西接了过来。

五个人,带回了不少东西。

桂是最后一个走进山洞的人。

除了肩上扛着的东西外,他背上还套着一个不小的包裹。桂将肩上的东西递给其他人,银时直接将手伸到桂勃颈处解他背上的包裹。桂丝毫不在意银时的动作,只站着对别人说:“里面有野猪肉和酒,让上田弄出来吃。”

银时顺着桂的后背,将他背上的包裹提了下来,“假发,这是什么?”

“不是假发是桂。”有人从洞内拿了个小火把放在拐弯处,桂眨了下眼:“是好东西。”

银时忽视了桂话里的轻快,解下包裹后,将包裹递给了站在一边的人,抬手把桂往洞内推:“赶快去换衣服,一身的雪,冷死了。”

“诶,很冷吗?”桂反手握住了银时的手:“不冷啊,我觉得我手从里面往外冒着热气。”

银时被桂冰冷的手冻得一抖。

“银时,你感冒了?”桂松开银时的手,朝银时额头摸去。

银时没有避开,冰凉的手掌碰到了银时的额头。银时后退一步,一把拽下桂的手,“啊,烦死了,赶快去换衣服……”

——END——

我数了下,电脑里目前有6个银桂坑······lof上发出来的只有一个狮豹游戏······

不知道年前还会不会掉落银桂文,不管掉不掉,年后辞职了会有大篇掉落。

这几个月就先让我放飞自我吧······go die······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