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银桂】狮豹游戏

双节已过,但在放假期间,也算是赶上了(吧?)

写啰嗦了,等全文写完大改~

ooc注意


前文

10、

上面派下来的医生在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的时候赶到了真选组。长得矮胖的小老头好像没看到一群人似的,只是简单地同近藤说了两句话,就带着助手进了房间。助手身材瘦长,带着眼镜,不知道是不是银时的错觉,当他和银时目光相接时,似乎笑了一下。

银时看着小老头和助手的背影,感叹军部的速度。从冲田向近藤报告,近藤向上级报告,上级又报到军部去,也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等专家赶到时,距离桂出事半天都还没到。

想起带着万事屋做任务时曾经看到过的三教九流、关于社会底层那些事儿,银时觉得很庆幸,庆幸桂的向导能力,庆幸他是战斗型向导,至少,他的能力,不会让身处的组织抛弃他。

一直到夜晚完全来临,真选组的晚训课程都结束了,小老头才从房间里出来。银时坐在院子旁边的石头上,脚边卧着白狮子。神乐和新八坐在另一边,一个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一个戴着耳机。土方和冲田恰好从转角处现身,一见小老头出现,白狮子几步蹿到了小老头面前。

小老头眯着眼瞧了会白狮子,又看了眼坐在石头上望着自己的银时,转身对着自己身后的助手说:“准备晚饭了吗?”助手额发遮住了眼睛,微微点了一下头,也没说话。

“你们都还没吃晚饭吧?走,吃饭去。”小老头眯着眼笑,一句话将院子里面五个人的问题堵在了喉咙,“现在还不能进去,里面在治疗。”

一直到吃完了饭,小老头才眉头一挑,“死不了。成不了植物人,但也不能继续做任务,把精神力修补好了再说。”

众人神情明显一松。

“那个,博士,精神力要怎么修补?”近藤示意食堂人员将端上来的饭后甜点放在小老头面前,问到。

小老头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眼自己的助手,助手声音有点沙哑,但依然是年轻人的声音:“已经给桂上校服用了β型药片,将他的精神力稳定下来,房间里面有释放精神力的机器,帮助精神力的凝聚,如果你们想去看桂上校,记住将自己的精神力控制在普通人水平,不要使用精神屏障和攻击。已经向上级请示过了,明天可以去本地的科研所拿一些药物。然后就是自我修复。结合桂上校的身体情况和他的向导能力,只要醒过来了,他恢复起来应该很快。”

银时一直盯着助手,从助手开始说β型药片开始。

β型药片分两种,一种是针对哨兵的,用来缓解感官过载,分感官过载的程度,使用的剂量完全不同;一种是针对向导的,用来稳定精神力,向导因为自身精神力的强大和稳定,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使用这种药片的,一旦使用这种药片,说明这个向导的精神力损耗太严重,神经系统已经无法依照本能来将精神力凝聚。

银时想起桂倒下时自己触碰到的那团散乱的精神力。对助手所说的只要醒过来,恢复起来很快的这一个说法感到怀疑。

“虽然他没有伴侣,但是,他和人有过精神结合的行为,但应该只进行了一半,是未完成的精神结合。”在真选组食堂不太明亮的灯光下,小老头放下勺子,擦了擦自己的嘴,忽然说。

银时抬头,望向小老头,小老头眼睛很小,眼神却很亮,一种奇怪的感觉袭来,“是吧,坂田上校?”

所有人都看着银时,银时心里诧异那股奇怪的感觉,面部却很平静。——众人明白,小老头说对了,一般情况下,银时对很多结论性事情都表现得吊儿郎当不太在乎,一旦他对一件事表现得太过平静,也就说明这件事的准确性。

“小银……”神乐轻轻喊了一声。

“也就是因为曾经有过半次的精神结合行为,他才会受伤。”小老头继续说,众人表现出疑惑,“精神结合最大益处是哨兵向导共享精神力,两股契合度高的精神力就像两个灵魂,完全融合后能增强自己的力量,但是,没有完全融合的两个精神力呢?一个独立的精神力里面有了一股外来的精神力,即使契合度再高,也不能完全转化为自己的东西,说简单点,未完成结合的那点精神力,就像是一种杂质,混在自己的精神力里面,却不能被控制。虽然因为契合度高一般情况下对自己的精神力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总有特殊情况存在。”

“那另一股精神力是谁的?”新八脱口问出。

银时压住心底的怪异,问到:“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小老头摊手,“不过……军部不是塔,但也做过塔做过的事情。”新八和神乐表情一变,小老头摆摆手,“先别激动,军部作为保护这个国家的工具,有些东西不得不去沾手。相信你们不管是在军队还是在训练营里都见过或者做过一些事情,虽不至于阴暗到极致,但也干净不到哪儿去。”小老头眯着眼,眼神里透着看穿一切,“这个东西,应该是根据juego盒子研发出的。juego盒子你们都知道,扰乱破坏哨兵的精神力。做出这个盒子的人,是个能力很弱的哨兵。当年他跟人打赌做出的这个东西,让他在科研所立足了脚跟。也正是打赌的产物,所以取名时直接叫游戏盒子,不过,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小老头抿了口麦茶,“这个东西,和juego盒子很像,但主要针对的是向导。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也只能把它交给军部,让科研所其他人去研究。不过……”小老头停顿了两秒,“这次治疗以后,未完成结合的那股精神力会从桂上校的精神世界消失。”

小老头话说完,银时的心情瞬间轻松,轻松过后,随之而来的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而众人的表情也各不一样。尤其是神乐和新八,一脸茫然。


吃完饭后,神乐和新八带着小老头和他的助手,先回去休息。土方喊来了山崎,在近藤办公室里商量这次行动。——本以为准备得够充分,却是一无所获的一次行动。

最让人疑惑地是监察队说仓房里有人,可实际上并没有。土方他们撤退后,山崎带着人又去检查了一遍仓房,并没有发现暗道之类的。最先报道的队员坚定有人在里面。

“按照监控显示的规律,确实也应该是他们来这儿的时间。”冲田靠着椅子,在山崎再次汇报完所有的情况后说。

真选组里没有人怀疑山崎带领的监察队上报的消息准确性。至于队员说有人的这一点,“会不会是有人对队员进行了精神影响?”银时忽然说,“就像假发说的山的存在感在附近居民看来很低的原因一样。”

土方和近藤交换了一个眼神,冲田直起身子,“我们的队员是从上一周就埋伏在那儿的,确实有可能。”

“山崎,你去把监察队参与这件事的队员集合起来,我去问问。”土方转身下了命令,山崎应答后快步跑出了局长办公室。近藤将上级的命令传达给剩下的几人:“让先等着。”

银时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样想的。如今对方在暗处,那些谜团绕成了一团乱麻,即使真选组有天大的本事,没有找到突破口,乱麻永远也理不顺。

11、

冲田和银时一起往屯所最深处走去。天气很好,月亮挂在头顶,银白色的月光下,还能看见几只萤火虫在院子里飞舞。

没有直接送桂去医院是上级的意思。冲田把桂受伤的消息报告给近藤后就直接将车往城里最好的医院开,结果还没等到车开进城里,上级的消息就下来了:将桂送回真选组,上面马上派专家下来。

接到消息的冲田转身看车后座的人,桂靠在银时怀里,后者本来在想什么,接收到冲田的目光,淡淡道:“那就回屯所吧。反正去了医院也没有多大用处。”

“老板啊,那股精神力是你的吧?”冲田总说万事屋听起来像是一家店的名字,相比于坂田队长这个称呼,他更喜欢叫银时老板。

银时在脑子里将今天发生的事情重新过一遍,猝不及防听到冲田这句话,直接接了句:“不然呢?……”话没说完,就没了声音。

“我就说,就算契合度再高也不会随时随地发生精神力融合在一起的情况嘛。”冲田到没在意银时戛然停止的话,将手交叠着放在脑后。从桂第一次到真选组给银时做精神安抚时他就知道,银时和桂之间肯定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为什么结合没完成呢?”

一只萤火虫飞到银时眼前,他抬手一挥,萤火虫扇着翅膀飞远了,好一会儿,才说:“是我单方面发起的精神结合。”

“什么?”冲田没明白。

“我说,因为当时的情况,结合是我主动发起的。”银时抬头望了眼月亮,走廊尽头再转个弯就到桂躺着的房间了。

冲田停下脚步,他忽然就懂了。

精神链接和精神结合,是对精神的控制,哨兵对精神的控制程度远远赶不上向导,所以在精神链接和精神结合的过程中,占主导权的是向导。而精神结合是一件很谨慎的事情,即使精神契合度再高,若是精神力没有控制好,也容易发生意外,哨兵向导理论学习的第一课就是关于精神结合的学习。

该说是这人对自己的精神控制能力有迷之自信呢还是说这人傻呢?看着往房门前走去的人的背影,冲田默默地想,哨兵单方面发起的结合,进行到一半,还能停止,并且对结合的双方都没有影响,简直太神奇了。这事情要是传到那群专家耳朵里,估计银时和桂都会被拉进实验室当实验品吧。

冲田摇摇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和土方两人的关系,也是被某些专家在意的。他看着银时推开了桂房间的门,转身,往走廊另一头自己的房间走去。

事实上,半结合事件没有冲田想的那么简单。

那是一次很危险的举动。

是桂单独行动的任务。

银时本来没有参加。

银时和临时队友在完成自己的任务回军部复命时,无意中撞见桂的直接领导人跟上级拍桌子的场面。本来以为是简单的意见不和,随口问了一句,却被厉声喝止了。那时候,银时虽然只是一个中校,但是上级对他一直是和颜悦色,冷不防被喝斥,又看到一些人奇怪的目光,本来直觉很强的银时立马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听到桂跟踪毒贩失踪的一瞬间,白狮子出现在不大的办公室里,虽然只是一个精神体,但在办公室里还是很占视觉位置的。白狮子张着嘴没来得及吼一声,银时黑着脸问起了当前情况。桂那时候的直接领导对桂很好,不再跟一群人吵闹,最简单地说明了情况,银时只点了点头就出了办公室,全程没有向那群坐着的人请示一句。

幸好桂身上有松阳、银时、高杉和辰马送的一些东西,通过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银时只花了两个小时就确定了他的位置。只是,银时赶到时,桂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全身上下都是血,靠着意志力努力让自己的喘气声不那么大。

将桂救出的过程中,银时身上也受了好几处伤,包括一处枪伤。他抱着桂,在树林里躲了两天,到第三天,桂陷入昏迷,精神力一缕一缕开始涣散,银时没有任何办法。他们在一座远离居民区的深山里。他联系不上外界,也不知道敌方情况。怀里的桂身体愈来愈烫,咬牙挖出子弹的自己也开始发烧,从来相信生死掌握在自己手里的银时,在意识也渐渐模糊的时候想起了精神结合这件事,被烧得有点糊涂的银时没有想太多,抬手一把抓在自己的枪伤处,用疼痛换回了自己的意识,随即握着桂的手,放出了精神触角。

也是桂意志力坚强,在昏迷的情况下,开始涣散的精神力对别的精神力还能有反应。银时的精神触角一碰到桂的精神力,就努力将自己探入对方的精神世界里。也亏得桂精神力开始涣散,银时才能轻易地进入桂的精神世界,那里,一片金色的精神海洋。银时嘴里咬出了血,终于让自己的精神触角钻到了那片精神海洋里,却没想到碰到精神海洋的精神触角像是碰到了开水,只一瞬间就从精神海洋里跳了出来,银时只觉得一阵眩晕感传来,他咬着牙没让精神触角从桂的精神世界离开,而是再次探进去,反复几次,直到再感知不到口腔里的血腥味,那几缕精神触角才汇入了桂的精神海洋。

一片宁静的精神海洋因为银时强制放进去的精神力开始有了波动,银时看到那片金色海洋的岸边有一个小小的人儿,三四岁的样子,蹲在那儿,银时知道,那是小时候的桂。——这是精神结合开始的征兆,每一对精神结合的哨兵向导,会在结合的时候看到对方经历过的一切——意识到这一点的银时,心里一喜,晕了过去。

军部的人靠着银时带在身上的定位器,在银时晕过去的两个多小时后找到了两人,救回了两人的命。被送到医院的桂,伤重得几近休克,精神世界却还有波动。——听到医生这句话,强撑着睁着眼的银时,再次晕了过去,这一次,是放心地陷入了昏迷。

银时的精神力变弱,感官变弱就是那次莽撞的结合后出现的,并不是银时告诉桂从他离开军部到真选组时。

对银时离开军部到真选组这事,桂一直很自责,那段时间他正在外面执行任务,等到任务结束回到军部,才知道银时已经到了真选组。银时不会说,也不会让桂知道,他之所以从军部到真选组,除了想隐藏自己能力变弱外,最主要的是想保护桂,上面好像有人察觉到了两人的这件事。

在军部里面,精神结合一定要上报。精神结合和精神链接不一样,前者需要军部备案,后者只要哨兵向导同意,契合度合适,就能进行。但因为精神链接对双方精神力还是有影响,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进行精神链接。

结合备案分两种,一种是主动结合,要提前上报。另一种,在执行任务中,发生意外,也就是最常见的因为结合热结合的,任务完成后更要上报,还要接受检查。

军部要知道哨兵向导的所有事情,银时却想隐瞒这件事。这件事一旦公开,有两个结果:一是军部的人会将大部分责任无条件推给桂,包括不上报这一点,即使那时候桂已经陷入昏迷,是战斗型向导。军部不是塔,但也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二就是桂会自责,至于自责到什么程度,看他对银时从军部到真选组这件事的反应就大概能猜到了。

有的东西,银时不会去在意,而有的东西,他不得不去在意,比如桂,再比如桂的前途。

12、

房间里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但一推开门,一种很舒服的氛围扑面而来。应该是助手说的有助于桂精神力凝聚的那个外部精神力。

一盏暖光灯挂在墙壁的插座边。

银时关上了门,走到床边才发现一些细小的线交叉在桂身上,线头处的夹子,夹着他的十指。因为没有外伤,所以连点滴都不需要。

床头处的盒子里放着桂随身带着的东西。辰马送的一把匕首,四人从军队里毕业时,辰马回了趟家,再回到军部时给其他三人一人送了一把匕首,后来桂将匕首改造了一下,成了自己的贴身武器之一。有一只手表,军部人人都有,样式根据自己喜好挑选,但功能都一样,看时间,做定位,还能作为紧急联系的机器。还有两个耳钉,耳钉不是一对,一个是最简单的银质耳钉,没有任何装饰,一个是宝石耳钉,宝石耳钉是松阳留给三人的,一人一个,能正常反映他们的精神力情况,若是戴在耳朵上的宝石黯淡无光,说明他们的精神力很弱,反之则很强。

银时拿起银质耳钉,菱形的耳钉上,隐约能看到G这个字母。

耳钉是银时弄过来的。在无意中听到一群哨兵们谈论向导的向导素味道后,通过朋友拿到了这个耳钉。本来是一对,送过来时高杉和桂一人一个。那段时间松阳沉迷制作,赋闲在家的他对各种细小的工艺品产生了兴趣,“给它们刻个标志吧。”吃饭时,松阳指着高杉的耳钉说。

对自家松阳老爹的各种心血来潮三人已经习惯了。只是,小刻刀在刻向桂的耳钉时,桂想刻字母K,银时在一旁捣乱,怂恿松阳刻字母Z,高杉看热闹不嫌事大,吵吵闹闹半天,松阳都没下刀,最后唇角一弯,刻了个G,“反正银时送的嘛。”松阳笑得一脸柔和。

都是桂很早以前就不离身的小东西,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就像被桂拆开的那个机器上的标志一样,那么熟悉,可是这样仔仔细细地看,却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银时把耳钉放下,轻轻拉过床边的小木椅,坐下。桂静静地躺在那儿,没有任何表情,这种安静让银时很不安,他抬手戳了戳桂的脸,皮肤光滑却没有多少温度,桂不是一个没有能力的弱者,但也许所有的男人都会有一种保护欲,即使在很多人看来桂强悍得可怕,可是在银时眼里,假发是自己要保护的人。——这个想法不知道是何时何地产生的,它就那样默默地产生了,连银时都没意识到。

要保护的人现在就躺在自己面前。没来由的,很挫败。这种挫败跟任务失败的挫败不一样,自记事起,这种挫败只产生过几次,一次是松阳逝世,一次是辰马受伤高杉情绪失控,还有一次就是现在。这种挫败,更多的来自无能为力。

戳脸的手指收了回来,转移目标碰了碰贴着床檐的头发。虽然总是嘲笑对方的长发,但从心里对对方长发的喜欢从没有消失过。——总是情不自禁。

察觉到有人走到门前,银时站了起来。那一缕头发已经被他卷了又卷,捋了又捋。房门打开,土方只是站在门外,并没有进来。银时伸了个懒腰,走出去,掩好门。两人并肩,“有些队员说,他们好几次闻到了尘土的味道。”

尘土的味道?银时和土方对视一眼。

“总觉得遗漏了什么。”土方拿出烟,却没有点。

两秒后,两人同时往万事屋所住的院子走去。拐弯时,土方突然问到:“上一次你和眼镜昏迷前,闻到过奇怪的味道吗?”

银时一惊,有,想起来了,他本来是放大了视觉跟着前面那辆车的,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按理来说,当视觉感官被放大后,其他感官会自动屏蔽外界影响。那时候,凭借本能反应,他搭住了方向盘。这么长时间了,他竟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土方见银时表情转变,猜到了。这是他们的失职。事件的发生、经过到现在,他们似乎掌握了很多东西,但其实根本没有主动权。

“我在近藤老大的房间里等你们。”土方说完,也不待银时回答,停住脚步往另一个方向走去。银时则径直回了万事屋小院。

等到万事屋三人到近藤屋子时,山崎退刚好将茶水放在桌子边。众人也没废话,各自选择位置坐下。

13、

事件最开始被真选组注意,是城市边缘的一起爆炸事件。爆炸事件发生在一处仓库聚居地,那儿的仓库是一个中转仓库。大城市沿港,很多需要海运的货品都会被空运或者陆运到此地。

爆炸事件发生后,本来是下面的警察组织去调查,但是,调查后发现,有一个回家探亲的小哨兵死在了这次事件中。更奇怪的是,小哨兵的家并不是这个城市,而是在旁边的一个小城,而他就算路痴到了极致,也不可能晃悠到这个地方。

因为牵涉到哨兵,下面只能将情况尽快上报,上面二话没说,就交给了真选组。

万事屋三人组遇到事情就是去调查这件事后。按照最简单的线索,银时领着新八神乐先是将爆炸事件的遇害者情况弄清楚。因为是凌晨发生的,遇难者人数并不多,除了小哨兵外,还有五个人,这五个人,分别是守仓库的三人和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少年。守仓库的人身份很好弄清楚,棘手的是剩下的小少年。一个是附近城区孤儿院的一个孤儿,一个是另一个城区失踪了好几天的不良少年。

三人是在去另一个城区调查不良少年的途中盯上那辆车的。那辆车跟了银时他们一路,从他们离开这个城区开始。银时本想吊住他们,却没想到在新八将车拐到加油站时,那辆车主动朝他们开了枪,射中了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后面就是银时他们跟着那辆车开进了一条小道,车子爆炸,银时和新八精神世界受到伤害。

后援来得很快。考虑到银时和新八的情况,相比医院,真选组的向导和环境更适合治疗他们。于是他们被直接送回了真选组。被送回来的银时和新八,遇到了被派下来的桂。

桂说爆炸事件中的孤儿和不良少年服用了伤害银时和新八的那种药粉。从几个月前开始,各地都出现了突然能控制自己感官的少年少女们,这些人都是十几岁的普通人。军部已经调查了很长时间,文件下发到各个城市,凡是有相应事件的发生,一定要第一时间上报。

山崎找到的疑似主谋,不是真选组自己查出来的,而是军部的人给的消息,也是桂直接从军部拿的消息。从始至终,这件事只需要真选组出力。

梳理到这儿,近藤屋子安静了。

其实,以往也有过相似的事情。真选组只需要负责协同军部或者其他警察组织办事,不需要自己安排人手做充分的调查。可是,还从来没有一件事像这件事一样——他们是处理这件事的主要力量,但目前为止,除了知道事件背景和一个疑似主谋,其他一片空白。

“就像是被排除在整件事的外面。”——神乐一句话说明。

近藤摆摆手,打断了神乐的疑似抱怨,“上面下达的指令,就是一切听从上面安排,协助桂上校……”

“等等,近藤桑,你说的是听从上面安排?不是听桂的吗?”冲田心里也是疑惑重重,说出来的话像是没有抓住关键点。

“是上面的安排……”近藤重复了一遍,“桂是来做共同调查的。”

“山崎监视的人,桂解释过为什么要监视那个人吗?”冲田继续低声说道,他当然知道桂没有解释过,那天桂直接给出了那个疑似主谋的信息,众人也没有怀疑,就让山崎去调查了。

桂的消息,自然是来源于军部。

“说起来,为什么桂先生要下来做协助调查呢?”新八嘟囔了一句,刚好在冲田话音落下时,众人也听到了。

近藤没有再接话,土方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一口,“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既然已经到我们手里了,不管怎么样也要继续调查下去。桂还在里面躺着呢,那个小老头博士也还在这儿,上面,嗯,不管是军部还是上头,肯定还会继续下指示的,先等着。目前我们只有两个切入点,一是阴了我们一把的疑似主谋,二是那股灰尘味道……”

“还有一个标识。”一直没有说话的银时忽然开口,打断了土方的话。众人都望向他,“假发拆开的那个机器壳里的标识,我认识。十多年前,军部科研所研制出的第一批哨兵抑制剂上有那个标识,没过一年,改良后的效果更明显的抑制剂出现,那个标识也随着改变了。”

“为什么要改标识?”神乐不解。

银时眉头微挑,不得不承认神乐这小姑娘很会找重点,“不知道,但是,第二批抑制剂刚刚开始小批量生产,第一批抑制剂就被大力回收销毁,科研所人员手中与之相关的所有资料,都被军部收走了。”银时记得,那天松阳带着一群人回来时,领头的人还夸了自己,在那群人搜查家里各个地方时。

“所以,这次事件,跟军部联系特别大?”土方想了想,当初在家乡,军部设立的分军队里面学习的东西里没有跟第一批哨兵抑制剂有关的知识。

“如果我没有猜错,跟我的联系特别大。”银时眼神低垂,旁人一看,依旧是没有多少精神的样子,但没有人否定他的话。银时的直觉一向很准,从桂被派下来,他就知道,有什么要发生。

花最小的代价解决最有价值的事情是军部的准则。桂说过主谋是军部的人,还和松阳有关系——从这两点来看,让银时和桂插手这件事完全没有问题。等等,银时询问高杉在干什么的时候,桂说他的任务都是秘密。高杉是经常参与各种秘密任务,但从什么时候开始,连桂都不知道他的行踪了?在军部执行总部里,他们隶属于一个办公室。

还是应该跟辰马联系一下。银时想着,看来离开军部这两年,还是发生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神乐伸了个懒腰,揉着眼睛,“好晚了阿。”

土方将烟头摁灭,“眼镜你明天不是还要去科研所拿药吗?先回去休息吧。在这儿也讨论不出什么有用的,等桂醒了再说吧。”

“呃呃,是的,那我先回房间咯。小神乐走吗?”新八瞟了银时一眼,起身。

“嗯,要。熬夜可是漂亮女人的天敌呢。我也先回咯。小银。”

银时挥挥手,点点头。

“那我也先走了。监察队会继续寻找监察那人的。”山崎跟在神乐身后,出了房间。

“不走吗?”土方停在门前,侧身等着。冲田往门边走去,银时忽然问道:“那个小老头,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姓山田?山田博士?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近藤也站起来,披着的衣服从他身上滑下去,他弯腰去捡。

银时先他一步捡起了衣服,“没事,想问问他身边跟着的那个人。”

“嗯?那个助手?要去查查?”

“嗯。谢啦。”银时将近藤的衣服递给他,转身对上了冲田的目光,土方已经往前走了几步,灯光将他的影子投在冲田身前。

银时走到廊下,冲田离他几步远,月光很亮,冲田上半身隐在黑暗里,”老板,那些人是在牺牲你吗?“

”利用是可能的,牺牲倒不至于。银桑我又没有损害他们的基本利益。”银时抬头,一轮圆月挂在天上,周围一颗星子都不见,是月中时节了?难怪月光那么亮。

“嘛,怎么来说也是万事屋队长,真选组一员,怎么可能就被牺牲了?”土方走在冲田前面,习惯性又点上一根烟后,淡淡接到。

”诶?我好像听见土方先生说了一句安慰人的话,老板你有听到吗?是土方先生的临终遗言吗?“

”……“

”……嗯,好像是听到了。”

“喂,你们两个!!!”

————tbc————

觉得青葱的哨哨可以写番外,有脑洞,然而坑多,还不想填坑。(惆怅╮( ̄▽ ̄")╭~~~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