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银桂】狮豹游戏

前文


08、

这个地方以前离海边很近。“二十几年前政府填海造陆,刚开始时所有材料都堆在这里的。那时候周围还有很多民众,后来海岸线变化,那些民众渐渐搬去了其他地方,大概十年前吧,政府在这里大肆种树,这里变成了一个奇怪的森林公园。”

“奇怪的森林公园?”桂坐在后座,手里拿着一份地图。

“这个公园建好以后,刚开始人流量还很大,一段时间过后,不知为什么,游客量渐渐少了,到现在,几乎没有人。”耳机里面传来监察队队长山崎的声音,“公园没有门,也没有听说有什么怪谈之类的话,反正人流量就渐渐少了。”听到怪谈两字,桂抬头望向副驾驶座,山崎继续说,“问了距离公园最近的居民区的人,他们都不知道缘由,并且平日里他们都去另一个方向的公园娱乐。”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有人来的?”银时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一瓶水从副驾驶座上面递给桂。

“公园附近有监控,还是好的。能看见一伙人隔一段时间会过来。很有规律。”桂接过水,山崎解释,“问了那些居民区的人,他们也看见过有人来这里。”

“也就是没有隐瞒行踪了。”冲田插话,“我说山崎啊,你不觉得挺矛盾吗?这些情况。”

“想要简单的解释的话,也很简单。”前面的车停了下来,土方下了车,站在车门旁,耳机里传来他的声音,“有人把人赶走了,自己正大光明地使用了这个地方。用什么办法能让别人自觉地远离这个地方,同时让别人对自己来这儿也没有好奇心?山崎,你问过那些居民,他们为什么不到这儿来吗?”

“问过。似乎在居民眼里,这地方的存在感很低。问他们时,有好几个人还想了一会儿才想出了我们说的是什么地方。”

“存在感低?中二漫画吗?”银时接道,“这什么设定?”

“是精神影响。”桂将地图叠好,边打开车门边说,“类似于催眠概念的精神影响,让居民们对这个地方不在意,对自己看到的到这里来的人也不在意。”

说是森林公园,其实就是丘陵地貌上的一片树林,有树有花有杂草,还有路。公路就修到了停车的地方,再往前是两人并排着能走的道路。

神乐从另一辆车里面跳了下来,呸呸呸吐了好几口,银时跟在桂后面下了车,没看见有泥土灰尘。神乐快步走到银时身后,“什么鬼地方?怎么感觉灰尘这么大?”

桂和土方回头看神乐。

“看我干什么?你们没察觉到?”

桂埋头,精神触角一放,周围站着的每个人都打开了精神屏障的,只有神乐没有。觉察到精神触角的那一瞬间,神乐展开了精神屏障,桂收回精神触角,“注意精神屏障的使用度,先别加强感官,可能有什么东西。”

土方安排好守在公路边的人,其他人跟在山崎身后从小路上往仓房走去。监察队埋伏在仓房附近的人传来消息,那里面有人,但是,没有哨兵和向导的精神力从里面传出。——听到这个消息,银时看了桂一眼,桂摇头。军部的人没有告诉他,那个人是哨兵是向导还是普通人。

眼看到了矗立着仓房的空地,众人纷纷收起自己的精神屏障和精神触角,将自己的精神力压到最低接近普通人。桂抬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耳垂,银质的耳钉从手指传来触感,他放下手,按照最开始的安排,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神乐跟在他身边,将桂的动作看在眼里,也就是这时候,她才发现那被长发挡住的耳钉。耳钉很小,若不是桂的动作,神乐肯定发现不了。

察觉到神乐的眼神,桂放低声音:“是抑制向导素的。”

神乐瞬间明白了。向导素作为一种外激素,很容易就能让向导暴露。桂到真选组这么多天,神乐都没有在意这件事,如今想起来,她才发现,作为一个哨兵,她确实没有察觉到过桂身上有散发出向导素。

神乐还没有从特警训练营毕业,就被分到了真选组,还没到真选组报到就知道自己要成为万事屋特别行动队的一员。刚开始她还吐槽过这个特别行动队的名字,到后来跟着银时做了几次任务后,她才明白了这个名字的含义——他们的任务涉及到这个城市的所有事情,万事都离不开他们。万事屋特别行动队只有三个哨兵,真选组里面也是哨兵远远多于向导,神乐接触得最多的向导是新八的姐姐阿妙,不过,阿妙作为一个政府的情报人员,实际上也没有多少时间跟他们待在一起。——这也就导致了神乐对向导的了解还停留在理论上面。连桂这种战斗型向导的战斗模式,都还是一周前桂跟土方切磋时,银时在旁边讲解的。所以,没有提醒,她已经忘了向导素这个东西的存在。

桂和神乐停在一棵大树后面,从这棵树到最近的仓房大概一百多米。另一边,银时和新八在慢慢向仓房靠近,土方和冲田带着人,一人一边,也半包围似地靠近仓房。

五个仓房,胡乱地摆在这片空地里,每一个有一百多平米。仓房之间有树,树叶随着风摇晃着。桂忽然转身看着神乐,“刚刚你说灰尘大的时候,那灰尘是什么样的感觉?”

神乐想了想,“就是普通的灰尘,像车子驶过干的泥巴路,轮胎刮起来的那种。”

桂点点头,没说话。银时说过神乐五感中的嗅觉和味觉超级灵敏,但愿她那灰尘仅仅是因为没有展开精神屏障而单纯感受到的吧。

林子里静悄悄的,一阵风从林子里蹿过来,吹过站在树后的桂和神乐身上,桂晃了晃头,将被风吹起来的头发从眼前弄开,神乐也抬手抚了下刘海。仓房前的草刚被风吹动,耳机里传来土方的声音:“行动。”

桂和神乐看着一群人从各个方向向仓房靠近,银时和新八最先走到一个仓房门前。银时朝四周望了望,眼看各个小组都靠近了仓房,他做了一个手势,和新八一起快速地推开仓房的门。

那仓房门不是铁做的,但也不小。门并没有被扣住,是虚掩着的。——这个,在监察队送来的消息里就已经提过了。但他们也没有想到能这么容易推开。仓房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有两名队员赶到了新八和银时身后,两人加强了视觉感官,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其他几座仓房也一样。远远地,土方做了个手势,队员们分成几组,一半进入仓房,一半留下。

桂和神乐对视一眼,两人快速向仓房跑去。就在两人刚到最近的仓房处,一阵打斗声从仓房内传出来。站在仓房外的真选组成员和桂一起冲了进去,仓房内,两个真选组成员站着,还有两个倒在地上,站着的真选组成员看着闯进来的人,一脸茫然。神乐一手握着枪另一只手拿着匕首,一脸戒备。桂打开精神屏障,放出精神触角,只一刹,站着的真选组成员表情一变,似乎反应了过来,“他们只是昏迷。将他们扶出去。这里有精神波动。”

话音刚落,桂一个转身,抽出了枪,反手朝墙上就是一枪,神乐也朝着另一面墙上打了几枪。昏迷的人已经被扶着往仓房外走去,桂示意神乐跟在他们身后离开仓房,自己也往后退,同时边放出大范围的精神触角,边透过精神波动安抚身边这几个人的精神力。众人刚退出仓房,桂的精神触角就和好几个精神触角碰上,几份完全不同的精神力带着攻击性触碰到又快速分开,只有一个精神触角和桂的精神触角触碰到后融在了一起又分开向四面八方扫去,融合的精神触角在左后方,桂立马意识到银时在那儿。

真选组众人聚集到了空白处,几名向导随即为昏迷的人做精神测试和安抚。

“那是什么机器?为什么能放出精神波动?精神力还这么大?”一名向导问道。昏迷的人渐渐清醒。

“专门针对哨兵的武器。”土方说,“只是没想到会在这儿看到。这玩意儿,成本还挺高。”

“黑市上几万美金一台。”冲田接道。“对于土方桑来说是很贵,但对这些人来说这点价格也无所谓吧。”

“现在国际上能生产出这种机器的组织就那几个。每一个组织生产出来的机器都有自己的标识。”桂没拿枪的手从大腿边的刀壳里抽出一把匕首,匕身比一般的匕首弯。

“假发,你要把那机器拆下来?”神乐问道。

“不是假发是桂。嗯。拆下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桂没在意周围人听见假发时惊诧的表情,转身就往最近的仓房走去。神乐立马跟了上去,行动前就说好的,此次行动,神乐和桂一组。银时看着桂的背影,冲新八招手,两人也拿出了匕首,跟在神乐身后走进仓房。

土方立马下了新的命令,四名哨兵两名向导成组,去拆机器。其他人员留在原地。同时让埋伏在周围的人注意观察环境,有问题随时汇报。

很快,拆下来的机器被扔在了空地边。桂蹲下来,用匕首挑开了机器上的线。众人纷纷效仿,将被子弹打坏的机器壳掰开,就在这时,银时表情一变,他听到了滴滴的声音,可是又不太真切。察觉到银时的变化,冲田加厚了精神屏障,增强了听觉感官,就在听觉感官增强的一瞬间,冲田一把拉住土方,喊道:“快跑,有炸弹。”

众人反应迅速,分别朝固定方向跑去。桂站起来,却没有跑,他看到被掰开的机器壳里面露出的那个标识。那是很熟悉的一个图案,当年松阳没退休时,桂在松阳带回来的纸张上看到过那个标识。那个标识,后来出现在松阳他们研究出的第一批抑制哨兵感官过载的抑制剂盒子上。

银时也看到了那个标识,但是放大的听觉里面,微弱的滴滴声提醒着他,现在不是想很多的时候。他一把拉住桂,喊了声假发,就往前跑去。桂立马反应过来,也开始跑。

等到众人跑出一段距离,哨兵们请见滴滴声不断加快,到最后快连成一线时,拉着身边的同伴就卧倒。桂也在银时的示意下,就地一滚,倒在地上。哨兵们将精神屏障加到最厚,五感完全抑制住。向导们放出平缓的精神力,为保护哨兵们的精神力再加了一层保障。瞬时间,这片区域被一阵宁静覆盖住了,就连远远的埋伏着的监察队,都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抑制住了五感的哨兵们已经听不见那滴滴声,大家都等着爆炸声响起。可是,几十秒过去了,依然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桂疑惑地看着银时,银时慢慢地打开了五感,耳朵听不见了滴滴声,只能听见树林里其他的声音,他动动身子,放大了视觉感官,他看见了仓房旁边的虫子,看见了远处大树上,躲在叶子后面的监察队成员,其他的东西什么也没看到。掉转视线时,正好跟冲田的视线碰上,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众人纷纷从地上爬起来,面面相觑。

神乐拍了拍身上的土,“小银,这是什么情况?”

银时摇摇头,他也不清楚。这种自己在明处,暗处有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也不敢加以推测。不过,有个疑点,监察队的消息说仓房内是有人的,可是他们并没有碰见人。那仓房空荡荡的,除了能释放出精神波动的机器,其他什么都没有。就连刚才听见的滴滴声,从哪儿传出来的他们都不知道。

“银时,那声音……”桂四处张望了一下,回过头问身边的人。

“不知道。声音来源的附近什么都没有。”银时回答,神乐和新八分别点点头,他们也没看到。

桂低头,边思考边将匕首插回刀壳,耳机里面传来土方和山崎确认情况的问答。“你们听到的那个滴滴声正常吗?”桂抬起头,忽然问道。

神乐和新八疑惑,银时眼睛却是一亮,桂朝他点点头,银时调整了一下耳机,“总一郎,那声音会不会是从地下传出来的?”

耳机里土方和山崎的声音消失了,神乐和新八表情惊讶,桂直直看着银时,银时避开了桂的直视,眼睛望着冲田的方向。

“没听太清。”冲田回答,“不过,这样一说的话有可能……”

“我去看看。神乐,把你匕首给我。”没等冲田说完,银时转身对身边的人说,“你们去跟土方汇合。”

神乐将匕首递给银时,银时接过,往仓房处返回去。

桂摘下耳机,递给新八,“去跟土方汇合。”

“桂上校……”“假发……”新八和神乐惊讶。

“没事……快去吧。”桂拍拍新八的肩,转身跟在银时身后。

察觉到身后的精神力,银时停下,回头,桂向他跑来,表情平静。等到桂追了上来,银时本想问你来干什么。桂却直接从他身边走过,眼神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秒。擦肩而过时,桂的精神屏障狠狠地撞在了银时的精神屏障上。两人的精神屏障都抖了抖,精神世界里的白狮子站了起来,朝自己的主体嚎叫一声:“他生气了?”

银时:……

身后不远处的新八和神乐,边往土方的方向跑去边回头看他们。银时没有理睬白狮子,快步跟上桂,一把抓住了桂的手,桂停下,银时却没有停下,抓着桂的手也在越过桂的时候放开,“假发,不管你在气什么,都别忘了在我这里,你只是向导。”这句话银时曾经说过,只是这一次,他的声音里带着无奈,就像桂是在无理取闹,而他,在安慰桂一样。

“你的精神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弱的。”桂跟在银时身后,安静了几秒,将几天前问过的话再问了一遍。

银时没有回答。桂自顾自地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需要从别的哨兵口中确认信息的?”

眼看着仓房越来越近,桂的精神屏障带着攻击性不断的让银时察觉到,精神世界的白狮子在原地不停地转着圈,焦躁的情绪在银时的精神世界里开始蔓延。银时停了下来,转身直视着桂:“从离开军部到真选组开始的。”说完转身继续往前走,“假发,你知道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吗?”

桂愣住,看着银时的背影,他抬手摸到了枪壳,精神世界的黑豹子早就站了起来,咕哝几声,桂快步赶上银时,“银时,你在怪我吗?”

09、

哨兵和向导是分不开的。虽然也有记录表明黑暗哨兵的存在,但那是很早很早以前了,到了这个时代,不需要向导的黑暗哨兵已经成了传说,倒是战斗力不输于普通哨兵的战斗型向导出现了不少。可战斗型向导毕竟是向导,再强大也不会拥有哨兵的五感能力,就像哨兵,即使有很多药物来帮助他们抑制感官过载防止精神暴走,可那也有一定的限度,若真的是达到了精神破坏这一步,还是需要向导来进行精神安抚的。

所以,军队里面的理论训练才会让哨兵和向导一起学习。

“啊哈哈哈,金时你好福气啊。竟然有这么厉害的两名向导朋友,真是让人羡慕啊。”辰马第一次见到高杉和桂,在得知两人的身份后,立马凑上去做了自我介绍,并且毫不客气地加入了三人的团体中,“假发是吧?你和银时的精神体一看就知道是你们两人亲生的。”辰马指了指离几人不远处的一狮一豹。

“不是假发是桂。”桂对初次见面的辰马,展现出了应有的礼貌,“伊丽和莎白是好朋友。”

银时本想吐槽什么是亲生的,就见高杉在旁边看白痴似的看着辰马和桂。“高……”

“诶,这个,小晋是吧?刚刚我感觉到了哦,你的精神波动频率和我的很接近,说明我们精神契合度高,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跟我精神结合啊?哈哈哈哈哈……”银时连高杉的名字都没喊出来,就被辰马一通话打断。高杉的黑蓝虎在辰马话刚说完就出现在高杉身边,半大的黑蓝虎尾巴卷着高杉的裤脚,银时后退了一步,下一秒,辰马身子一歪后背撞上了墙壁,赤狐落在了黑蓝虎对面,直视着黑蓝虎。辰马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啊哈哈哈,小晋的精神攻击这么厉害,这就是战斗型向导的实力吗?好厉害,这头老虎也好英武……”辰马边说着,赤狐慢慢后退到他的身边。

桂站在辰马身边,眼见赤狐靠近自己,两眼冒着光,“好可爱的狐狸。”桂蹲下,一只手慢慢伸向赤狐毛茸茸的尾巴,赤狐没有反抗,桂放大了胆子,一把搂住了赤狐,将不远处白狮子和自己精神体黑豹子的反应忽视了彻底,黑蓝虎同情的看着被桂越搂越紧的赤狐,下一秒桂抬头望着高杉,眼睛里带着光,“晋助,正好小老虎还没有名字,可以跟狐狸凑一对,叫伊丽二号和莎白二号吧。”

黑蓝虎不满地咕哝几声,高杉脸黑了一半,辰马依然笑着表示毫不在意,银时抬头望天,白狮和黑豹默默地用自己的肢体动作交流着,只有桂搂着赤狐一脸期待,并且在心里郑重地为自己的命名表示肯定。

当然,最后哪一个名字都没有被叫上。——在银时、桂、高杉、辰马,四个人一起行动或者分别行动的时候,其他人都只会称呼精神体的物种,而不是桂按照自己喜好而喊出的名字。

银时和桂走到发出滴滴声的附近位置。

银时先是放大五感四面八方观察了一下,随后才蹲下,用匕首撬土——既然能传出声音,那说明这个东西埋得不深。神乐的匕首是她的哥哥送她的礼物,他的哥哥在国际最高军事组织里任职,送给神乐的东西自然有独特的地方——这把匕首是用特殊的精钢做成的,双锋刃。

草是随便盖上去的,泥土很松。桂用手将撬松的泥土推到一边,期间银时不断地跟耳机里的声音说话,土方说周围无异常需不需要他们返回来帮忙,银时拒绝了,并让他们再次退到安全距离外。

桂的手沾满了泥土,银时的刀尖碰到了坚硬物,两人停下动作,对视一眼。

银时放下匕首,和桂一起轻轻刨开土,一个铁盒在泥土下出现。他轻轻拿起铁盒,铁盒不重,听了听,没有什么声音,又摇了一下,依然没有声音,像是空的一样。他将铁盒递给桂,桂将铁盒翻来覆去看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铁盒上有一把锁,他看了看,将自己匕首上握手处缠着的一圈软铁丝取下来,伸进锁头捣鼓一阵,啪的一声,锁打开了。

银时默默看着桂的动作。桂将锁取下,看了银时一眼,后退一步,打开了盒子,盒子里,一个被透明胶粘在盒底的类似于电子表的东西,屏幕上一个红点闪烁着。

“这是什么?”银时说了两人返回仓房边的第一句话。

桂摇摇头,将东西从盒子里拿出来,正准备翻过那东西好好检查一下,红点变成了绿点,下一秒,桂只觉得一阵精神冲击朝自己扑过来,而自己那展开的精神屏障被这阵冲击覆盖住,他闻到了一股灰尘味,眼前的东西渐渐模糊,他听见银时喊了一声假发,然后就没了知觉。

向导精神力的强大是他们独有的能力。虽说如今这个时代,很多哨兵的精神力也很强大,但跟同等级的向导相比,还是低于他们。所以,用精神力来攻击向导,只有强对弱才有用。就连战斗型向导的攻击武器精神波动,若是有同等级的向导在哨兵旁边,其成功率也会大打折扣。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对向导使用精神攻击,是要分人分等级的。

桂作为战斗型向导,不管是精神力还是战斗值都不低,尤其是精神力。银时也不能确保自己能在桂的精神波动下逃过。所以,当察觉到桂的精神屏障被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冲击破坏时,银时心里生出了一阵无力感,他抱住倒下的桂,用精神触角去感知桂的精神力,只碰到了一团散乱的精神力。

白狮子围着两人转圈。银时慢慢平静,他让土方带人过来,只带哨兵。冷静下来,他忽然想到,这个电子表似的东西发出了那么大的精神冲击,却只有桂受到了影响,而自己跟桂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一个是哨兵一个是向导。那说明这个东西要么只针对桂,要么只针对向导,而前者的可能性太小。

回屯所的车上,冲田把汽车开出了火箭的速度。银时坐在后座,将桂半搂在怀里,脑子里面清清楚楚地分析着整件事的始末,从万事屋追踪汽车,汽车爆炸,他和新八精神世界被破坏,精神力受到伤害,到桂被军部派下来,说事件主谋跟军部有关,还和松阳有关,再到现在,众人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看到了标着熟悉标识的精神波动器,还有能发出伤害桂的精神冲击的机器,一件事分析下来,他发现,全是谜团。

随行的医生只能简单测试一下桂的精神力现状,具体的要回到屯所,经过专门仪器测试。不过,就银时用自己的精神触角感知的程度来说,桂的情况不算太坏,至少没有严重到会成为植物人的地步。

银时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物,评判着自己这种想法太无情。

在军队里面学习一年多以后,银时就开始慢慢接任务,边完成任务边学习。这期间,他跟桂合作过,跟高杉合作过,也跟其他向导们合作过。因为是不太困难的任务,完成起来也很简单,大家紧张的时候远远少于放松的时候。

直到三年学习期快满时,他才接了真正意义上属于哨兵应该接的任务。银时记得从那以后,他与桂合作的次数越来越多,到最后,很多人第一次跟他们合作都会觉得他两是绑定结合了的。

有一次,一对年纪稍大的哨兵向导夫妇听闻两人并没有结合时,哨兵说了一句话:“哨兵和向导是分不开的。”也就是那次,任务途中情况突变,桂将银时丢下,独自对上了那时能力高出他一个等级的哨兵,银时追上去时桂身上已经受了好多次伤,精神力也损害了不少,黑豹子成了一个虚影趴在地上。敌方哨兵躲在暗处,桂只能用对方的精神力去感知对方,却因为能力等级的差距总是慢了一步,眼见桂越来越虚弱,敌方哨兵放出了又一波精神攻击,桂看见银时的身影,硬撑着想帮银时挡住这一波精神攻击,银时却一把将桂拉到身后,用自己的精神力硬扛上对方的精神力,白狮子怒嚎着冲向敌方哨兵精神力的来源处,将敌方哨兵的位置逼了出来,被跟银时他们一起行动的哨兵远程杀掉了。银时扶着桂回到了几人的落脚点,桂倚着墙坐下时,银时说:“战斗型向导也是向导,假发,不管你跟别人在一起承担着什么,跟我一起行动的时候,你只是向导。”桂轻笑,“银时,你看不起我?”银时接过战友递来的湿帕子,往桂脸上一搭,什么也没有说。

“如果你们结合了,他的精神力就会比现在强大。”那位向导夫人在桂睡着时对银时说,“他可以借用你的精神力,你也可以使用他的精神力。对于你们两人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银时侧头,倚在自己怀里的人没有一点儿动静,他想起辰马跟高杉精神结合后满脸的喜悦,“怎么说呢,金时,总感觉这样就时时刻刻待在他身边了。就算没在他身边,也能保护他。”

银时承认,精神结合后确实有很多好处。

可是……

--------tbc---------


好像有bug,等以后写完了慢慢改吧。

下章开始解惑了。

感觉ooc好严重,略惆怅。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