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鞠躬♡

【银桂】狮豹游戏

虽然动物们又叫精神向导又叫精神体,前几章也写的精神向导,但是考虑到向导和精神向导这两个看着看着就混了的字眼,从这次更新开始,动物们都用精神体这个说法。

本次更新有坂高!有坂高!有坂高!

前文

06、

凭心来说,松阳是不想送三个孩子去军部的。

去军部,刚开始都是到军队,在军队里面训练三年,到后期逐步接受任务,这时候,根据能力等级,任务等级,决定接下来这些哨兵向导们的身份,能力越高完成的危险任务越多就越能受到军部的重视与保护,只是这种重视与保护是好是坏,松阳自己心里明了。

可是,哨兵向导们必须服务于国家,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不同的体质决定了国家不可能放弃他们。说到底,国家和个人一样,自己的利益永远是被放在首位的。

松阳不带不把三人送到军部的时候,三个孩子十七八岁。

从三人的能力觉醒后,松阳就在家里面教授他们关于如何运用自己的能力以及如何利用别人的能力——前者是必须的,后者也是必须的。谁知道去了军部会发生什么,而谁又不自私呢?既然自己不能完完全全保护他们,但能护一点是一点吧。

三人一到军部报到后就进行了能力测试。测试结束,不同等级的人要被派去不同的军队。幸运的是,即使银时是哨兵,桂和高杉是向导,但他们三个的能力等级是同一等级,所以被分到了同一个军队。也就是这时候,三人认识了坂本辰马。

坂本辰马是个异类。到了如今这个时代,能觉醒的哨兵和向导能力大部分来自于遗传,当然,像jim那样,因为去某个特殊的环境长时间待着回来后觉醒能力的人,应该也有,但他们没见过。坂本辰马的父母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他更没有去热带雨林原始部落待过,可在十五岁这年,他觉醒了哨兵能力。军部的人猜测坂本家前几辈有过哨兵。针对这个猜测,坂本家不置可否。

为了体现军部的诚信,辰马在家里面待到他的弟弟过了十二岁,不出意外不会出现夭折的情况了,才被军部的人接到军队,这也让辰马的年龄比同期战友的年龄大了那么两三岁。

哨兵对自己的地盘有天生的控制欲,对别人占用自己的地盘有很大的排斥感。

松阳一直让三个孩子住一间房,并不是房子不够,而是想锻炼银时的忍耐能力。后来发现银时和桂的精神契合度之高时,松阳本考虑让三个孩子分房,但不管是银时还是桂,甚至是高杉,都没有将之放在心上,相处之间也没有变化,松阳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到了军队的三人不可能再住一个房间。军队里面,哨兵都是单人间,整个哨兵宿舍被白噪音(注:哨向中的普遍设定之一,类似于水流声风声,对哨兵无害的声音)隔离。辰马到军队的时间比众人晚两天,因为有一层楼的宿舍还在修复中,他暂时没有住处。后勤负责人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怎么办,就在带辰马来的军官冷笑着说要不要搭帐篷时,负责人一拍脑门,说坂田银时的宿舍在拐角处,很大,还可以放一张床。军官和辰马听了一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负责人已经拨了内线,喊银时到办公室。不到五分钟,一身训练服的银时站在了办公室门口。负责人将情况说明,银时看了看辰马,无所谓道:“随便啦。”

实战训练时,哨兵向导是分开的。可是,理论学习时,往往是哨兵向导在一起。这是故意的,那些契合度高的哨兵向导们,往往是在理论学习时间里互相看对了眼,然后在第二年就陆陆续续开始申请结合。

辰马跟着银时第一次到理论学习的地方时,还没推开门,就被乱七八糟的精神触角甩了个遍。看着没来得及撑开精神屏障硬生生接下混乱的精神冲击不得不后退几步的辰马,银时大笑。笑完后,还对辰马身边出现的那只明显没有白狮子威武的赤狐嘲笑了一句,只是还没嘲笑完,就住了嘴,因为刚刚那一瞬间,他亲眼看着赤狐倒三角的头变成了熟悉的黑豹子的头,但只有一秒,一秒后,依然是狐狸脑袋。白狮子不知什么时候钻出了银时的精神世界,茫然地看着银时。辰马见银时的反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将赤狐收到了精神世界,“啊哈哈哈,不好意思啊,它刚刚在你狮子的精神里面看到了些东西。”

银时回过神,想一巴掌拍到辰马头上,啊哈哈哈哈个头,精神体这么强大的能力,辰马的能力能弱到哪儿去?还有,那只赤狐是妖怪吗,还能变形。

后来,银时才知道,有的精神体可以仗着自己主体精神力的强大,产生自己的精神波动,这种波动能造成其他精神体的精神波动,让其他精神体产生错觉,这也是所谓的精神体幻觉能力。这种能力,听起来很厉害,但实际对战中很少用,毕竟精神体依托的是主体的精神力,使用这个能力会给主体的精神力带来很大的负担。

所以,桂和土方对战时,虽然看不出来,但损耗的精神力也很大。

银时到食堂时,早餐时间已经快结束了。早上出去巡逻的队员在前院里集合。即使屯所的食堂是被白噪音隔离,但放大听觉,银时还是能听见土方在前院下指示的声音。

银时本想放一颗白糖在煮沸的牛奶里,但想了想,还是没放。这时候了,就别给味觉增加负担了。

边吃着没有味道的馒头,边想着事。

如果真的像桂说的那样,这次事件的主谋是军部的人,也就是叛徒吧,若这次事件是军部的叛徒,为什么被派下来的是桂呢?

“虽说假发的战斗力也不差啦,可是,不派一个哨兵,或者说不让一个哨兵和假发合作,这怎么想都不对劲。是吧?”银时在精神世界里面跟白狮子交流着。

白狮子半卧在精神世界里,咕哝几声。

“还是不跟辰马联系了吧,那边有什么事他会主动联系我的。我还是想不通假发为什么被派下来,难道真像他说的上面担心我?”想到这儿,银时自己都觉得奇怪。

当初他到真选组真的是退役下来的,只是退役的原因嘛,仅仅是因为他不愿意和向导结合,不管是精神结合还是身体结合。

说起来也奇怪,辰马第一次见到高杉,就发现了自己和对方精神契合度高,那时候,他就明确地表示,自己要跟高杉进行精神结合,虽然最后以自己被高杉揍了一顿为结局,但此后的很多年里,被揍被嫌弃了很多次,他都没有放弃这一想法。倒是银时,从很早以前就被告知自己适合和桂结合,到后来桂为银时做过多次的精神安抚,还有好几次不同程度的精神链接,可两人就是没有结合,而且谁都没有提起过结合。

虽然精神结合并不意味着身体结合,可是军部那些人,往往会要求申请结合的人进行身体结合,理由是精神结合太脆弱。

当初银时被军部催促着找向导结合时,银时总找借口躲开,到后面没办法,他们说只是精神结合也行,可依然被银时推脱。到最后,眼看着银时过了二十五岁,能力越来越强,完成的任务等级越来越高,有些人开始对他有所忌惮,直接下了死命令,要让他找向导结合,银时的直接上级还说,如果银时想跟桂结合,也是可以的。

那时候,桂和高杉作为战斗型向导,重要性并不比银时弱。而军部最开始为银时提供的结合建议中,是没有桂的影子的,那些人,跟银时的精神契合度也是超过了百分之五十的,也就是能结合。

银时没有直接回绝直接上级的话,而是问他,“你们问过假发的意见吗?”

上级愣了几秒,反应过来,“我相信,桂会同意的。”

银时没有说话。桂会不会同意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随着自己完成任务的等级提高,他见到了好多战友的离开,而那些离开的战友,躺在地上睁着眼睛,却看不到跟自己结合的另一半痛苦成什么样了。

哨兵和向导一旦结合,就是终生制,除非一方死亡,但其实,活下来的另一方过得却是生不如死。想一想,结合了的两个灵魂,忽然消失一半,这种痛苦不就相当于将灵魂撕裂成两半吗?即使,活下来的人可能会找到下一个精神契合度高的人,谁又会有心思去再进行一次结合。

银时亲眼见过一个向导在自己的哨兵死后,拿着炸弹冲进了任务敌方的包围圈;也见过一个哨兵在自己的向导死后三天里过着正常的生活,到第四天自己割端了自己的颈动脉。

银时没有说过,但他心里是害怕的。

松阳研究出的药物,是想为保护向导出一点点力,银时刚开始也没在意,但见过很多事情后,银时忽然觉得那个药物,真的很有必要,至少,减少了哨兵对向导的需求,也防止了很多悲剧的发生。

07、

被喊去开会的时候,银时正被神乐缠着问为什么他的精神力会和桂的精神力融合在一起。

神乐知道什么是精神契合度高什么是结合这种最基本的知识,但是没有结合的两股精神力为什么会融合在一起,超出了她的知识范畴。

银时无奈,他能怎么解释,他只能说他们精神链接过很多次,所以会这样。

神乐半信半疑,新八脸上也明显挂着疑惑。可看银时那懒洋洋却是认真在解释的样子,他们又不得不相信。

是监察队的人带来的消息。屏幕上红色的区域,是这次事件主谋在城市附近的据点之一。“山崎说,按照他们侦查的结果,下一周,有人会到这片区域来。”

“这是什么地方?”桂问。

“当年大肆填海时,堆放各种垃圾的地方。”土方习惯性塞了一根烟在嘴里,却没有点。“也就是些木头加烂砖赶着时间搭的东西。”

“随便搭的?多少年了还没有塌。”桂刚问出口,其他几人表情一变。

“十四,有二十几年了吧?”近藤声音低沉。

大家的表情都不太好,根据监察队发回来的照片看,这地方虽然不新,但那些墙面,都远不是随便搭的样子。

“难道,这里是他们的研究地?”银时放大卫星图片,那一片区域并不小。

“不可能,这可是国家盖的,如果真在这里研究那些乱七八糟的药物,这么长的时间,怎么没被发现……”土方说到后面,声音渐渐消失,他看着桂,忽然就明白了。

为什么军部派了人下来,只是和军部有关系?

桂点头,他想起自己接到命令时,上级先是严肃地下达命令,然后一脸凝重地说,“这个城市有那么多口人……坂田银时也在那儿……任务完成不好,我也没法向更上面交代……到时候,可能会被追责啊……”

“如果是被允许的呢?”桂低声说。

房间里面安静了。

如果自己只是被派下来当个牺牲品的呢。说是主谋和老师有关系,说银时在这儿,当初自己答应得那么干脆,这下却不知道是不是踩入了一个陷阱里!

当初银时不和人结合,他们把银时没办法,毕竟银时有那么高的能力,能完成很多的高危险的任务。这样看来,当初,银时那么容易就从军部到了真选组,会不会是安排好的。

桂的脑子转得飞快,屋子里每人都在思考。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继续派人盯着那儿。”土方掏出打火机,点燃了一直做着装饰的烟。

出了房间,银时叫住桂,“你刚才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桂回头望了一眼,没有其他人,点点头。

“我早就说了那些人不是好人。现在知道被人家利用了吧?”银时把白狮子从精神世界里面放出来,刚站稳的白狮子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跟在主体旁边,而是绕过了银时,又绕过桂,到了桂的右手边,侧头舔桂的手背。银时透过精神世界骂了白狮子一句白眼狼,白狮子也没有理睬。

桂抬起手,摸了摸白狮子的头,将黑豹子从精神世界里放出来。黑豹子一出现,白狮子又用头蹭了蹭桂手,转身跟黑豹子跑在前面。

“银时,你早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银桑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们向来是不为自己所用的东西,就毁掉好了。”银时看着白狮子和黑豹子消失在廊檐拐角处。

“那他们为什么会让我下来?他们知道我们……的关系。”难道,自己是错的,没有自己想的那些阴谋?

“谁知道呢?”银时淡淡地说。

 

空闲期间,桂开始和神乐、新八混在一起。两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对银时的过往很好奇。他们没有去过军队,是直接进的特警训练营。特警训练营是国家对哨兵和向导安排的另一个训练去处,去这个地方的,大都是小地方出生的人,或者父母不想将他们送去军部的人。

“假发,你和小银谁打架更厉害?”自从听见银时将桂喊成假发后,她也开始跟着喊。虽然早早地就到了真选组,做过很多任务,但神乐依然不像十八岁的人,她的性格外貌都让别人不自觉地将她当成小孩。——桂并不想让神乐像别人那样对他喊一句桂上校。

“不是假发是桂。不知道。”桂望着并排躺在院子里的狮子和美洲豹,“我们没有比过赛。”

“当然是阿银我比较厉害了。”银时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毫不谦虚,“阿银我再怎么说也是哨兵啊。”

“哼,也不知道是谁被高杉打趴在地。”桂毫不留情。

“那是小矮子搞偷袭。”银时走到神乐身边坐下。

“额……那头上的包也是被别人偷袭的?”桂恍然大悟。

“那是因为它成了叛徒!”银时指着白狮子的方向。白狮子转身,朝自己的主体咕哝了几声。银时抓抓头发,“这样说的话,是谁的射击成绩拿了高分在别人面前说银时更厉害的?”

桂坐直身子,“是谁侦查时入了圈套,昏迷好几天,醒来后对我说下一次一定要做了精神链接,再去侦查的?”

“是谁被一群哨兵盯上后让我假装当他预结合对象的?”

桂一愣,一阵热度从脸上爬过,“是谁想吃糖又找不到来求我的?”

“是谁感冒了要我给他喂药的?”

“是谁偷偷求我跟他合伙骗高杉?”

“是谁爬到树上下不来还要我去找?”

“是谁被鬼故事吓得不敢上厕所让我陪他?”

“是谁想翻墙看隔壁寡妇又翻不上去让我帮忙?”

“是谁让我帮他撒谎骗松阳老师?”

…………

坐在银时和桂之间的神乐望向新八,新八摸着自己灰棕色的金猫脑袋,假装没看见。

等到银时和桂一人一句说完后,两人都安静了下来。神乐把白色的大型犬只放出来,让它撵着金猫乱窜。院子里一片橙色,银时忽然问:“高杉呢?在哪里?做什么?”

桂摇摇头,随即意识到两人是并排坐着的,银时可能看不到,“不知道。他的任务都是秘密。”

“呵。”银时轻笑,“不会丢命吧?他要是丢了命,辰马去了科研所不就没意义了吗?”

桂没有说话。

银时想起辰马傻笑的脸,“那我去科研所吧。这样总不会死掉,留下他一个人吧。他愿意做什么任务就去做,他不需要我帮他。只要等他每一次任务回来,我都活着就行了。如果他出了事没回来,那我就去陪他。”

“向导是必须要跟哨兵结合的,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辰马手受伤后,知道自己已经不能训练不能做任务了,他依然笑着让高杉跟他做精神结合。

“金时,我愿意为了他,活着。”

--------tbc---------

趁着有时间勤快点,不知道能不能在桂桂生日前更完。

被坂高感动了,虽然我觉得可能有人会看不懂……

无奖竞猜:为什么银时和桂的精神力会融合?

写的时候,忽然想到,同时进行精神结合和身体结合,不就相当于双修吗?可是双修要无欲,结合热却是有欲的……(唔,脸红ლ(╹◡╹ლ)好羞涩……)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