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发货自带tag,欢迎按需收货<(^-^)>

近期三次元闭关中,无重大事情不更文,但看到小蓝手和小心心会高兴、评论会回复~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鞠躬♡

【银桂】狮豹游戏

前文补档

04、

老实说,白狮子是一只很让银时骄傲的精神向导。它外形漂亮、霸气,战斗时从不给银时丢脸。作为一名能力强大的哨兵,从进入军部后就执行过多起危险任务,在没有契合向导进行精神安抚的情况下,银时很少出现精神暴动感官过载的情况,一部分原因就是白狮子分担了主人的精神压力。从这个角度来说,白狮子可谓是银时的战友、兄弟、强大后盾。

不过,前提是没有一只黑美洲豹的存在。

当年,银时、高杉和桂三人还没进入军部,还在松阳家天天吃喝玩乐不知天高地厚时,银时就在烦恼一个问题,一直到现在,眼看着十几年过去,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这个问题依然存在——谁都不会觉得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向导,是一件不需要烦恼的事情。

虽然松阳解释过,白狮子对黑豹子的种种行为是因为黑豹现形时,白狮子一直在它身边,作为哨兵的精神向导,强大的保护欲是精神向导从主体那儿继承过来的。不过,被坑了很多次的银时表示,这什么破理由,又不是养成年下系,要宠着呵护着,再说了,品种都不一样啊。——针对银时的不满,损友坂本辰马毫不在意:狮子和美洲豹都是猫科。哦,说到这儿,松阳当年还经常提起,相对于高杉的蓝虎是正常型动物,银时的白狮子和桂的黑美洲豹,都是变异品种,这大概也是白狮子对黑豹子尤其特殊的原因。

桂暂时住在了真选组里。在这次事件结束之前。

桂和土方的比试没有胜负之分,但真选组众人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了战斗型向导。黑豹子的能力让众位哨兵和普通向导惊叹,也超出了场内各精神向导的认知,看着委屈的拉布拉多狼,精神向导纷纷同自己主体讨论着。

银时是知道精神向导这个能力的,不仅战斗型向导的精神向导能使用这个能力,部分特殊哨兵的精神向导也能使用这个能力,比如现在在军部科研所的坂本辰马,他的精神向导赤狐就是使用幻觉能力的一把好手——狡猾得要命,就和它的主体一样。

晚饭变成了真选组众人对桂迟到的接风宴。因为一场没有结果的比试,桂和真选组众人的距离拉近了很多。不是说比试带来了什么,而是对真选组这群哨兵来说,武力值更能赢得尊重,乃至友谊。

说说笑笑中,近藤问起了桂和银时的关系。

任谁看见白狮子对黑豹子的态度行为,都会进行大胆的猜测。可是,银时和桂,都没有进行精神链接。

“曾经的战友。”“朋友。”,银时和桂一起回答。

两人不一样的回答让近藤大笑,“那是什么时候,它们这样的?”用眼神点了点蹲在饭厅门口的白狮子和黑豹子,问得直接。

银时一看见黑白两只动物就脑仁疼,又想叹气。桂答道:“从现形之后。”

银时的哨兵能力觉醒时只有十二岁。按照统计,哨兵、向导的能力觉醒时间是十二到十八岁,十二岁是能力觉醒的最低年龄,而根据记载统计,能在十二岁时觉醒能力的人寥寥无几。银时能力觉醒一年后,松阳带回了桂和高杉。彼时高杉的向导能力刚觉醒,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是向导,被松阳带回家时心里对自己的向导身份还耿耿于怀。小孩子天生有种黑暗心理,自己得不到的别人有就很不开心。这也就直接导致了他看银时不爽。

哨兵对自己的领地有保护控制欲,银时虽然对松阳带回来的孩子有最大的容忍限度,但架不住高杉的多次冷哼,两人开始了漫长的互怼互掐时光。不知道算不算巧合,也就是在互怼互掐中,高杉发现了自己的体力不比银时弱,这时候,松阳才知道高杉是少见的战斗型向导。

桂是在一次银高互掐时觉醒向导能力的。那一次银时和高杉再次提出用男人的方式决定最后一块西瓜的归属权——银高嘴里的男人的方式就是扳手腕。

桂站在桌子边,将银高两人的手放在最中间的位置,但总会有一人在桂还没发号施令时就先用力。桂纠正了数次,最后终于不耐烦了,在“假发,你不能偏向这个小不点啊。”和“假发,卷毛又犯规了。”的话语夹击中把两人的手往桌子上一按,带着怒气说,“够了,真……”话没说完,就倒了下去。而银时,在桂刚说了两个字时,就觉得自己并没有打开屏障的精神力受到了另一股精神力的冲击,那股精神力带着小小的力道扑来,就像站在海滩边,小朵的浪花拍打在脚踝一样,很舒服。

银时在睡前纠结了几分钟,还是打着哈哈问高杉有没有觉察出桂倒下前的那股精神力。高杉坐着沉默了几秒,翻下床拉着银时跑去松阳房间。松阳听完后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那应该是银时和桂的精神力契合程度高。

“也就是适合结合咯?”高杉随即问到。

那时候,塔已经坍塌了好多年,不过,哨兵和向导因其自身的能力,依然被国家控制。明面上,强制哨兵向导进行结合的事情已经没有了,但实际上,若是链接双方的哨兵出了事,向导还是会被“介绍”给另一个契合度较高的哨兵,至于这种介绍方法和手段,很少有人敢直接予以置评。

松阳对国家的那一套再清楚不过,可是作为一个身处内部的个人,他也做不到更多。知道高杉是战斗型向导后,本来在实验室待的时间就很长的松阳,花了更多的时间在实验室,就在桂的向导能力觉醒后不久,松阳联合军部内多个人员,提出了借助药物解决哨兵精神暴动感官过载的问题。

借助批量生产的药物抑制哨兵的精神暴动和感官过载情况,大部分普通哨兵就可以不与向导进行精神链接乃至结合。药物取代了向导的作用,国家对向导的利用就少了很多。松阳想的很简单,即使是微弱的,他也要为相对弱势的向导争取点什么。

任何新东西的提出总会遭到阻碍。松阳的研究成果虽然被大部分人赞同,但实际运用一层一层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药物的作用确实是有限的。所以,几年过去,闲着没事的高层们找着借口把松阳弄回了家,让他过上了被监视的退休生活。又过了几年,松阳逝世,军部法律又改了一次,向导的人权地位竟然慢慢提高了。介绍精神链接的情况已经很少见了。就到了如今这个时代。

当银时知道自己和桂精神力契合高的时候,他还有点高兴。

他没有将高杉那句适合结合放在心上,在银时心里,结合什么的,还是要选一个漂亮的向导小姐姐的。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多年来,除了桂以外,银时再没有找到过一个跟自己精神力契合度那么高的人,高杉和他的精神力契合度倒也不低,可高杉跟坂本的精神力契合度更高。至于漂亮的向导小姐姐,那是什么,银时表示自己不知道。

那时候的银时想得更多的是以后身边随时都有人能给自己做精神安抚,也不怕自己精神暴动、感官过载。保险拴就在身边,枪支的危险性就不予以担心了。似乎从那时候开始,银时就没有想过会跟桂分开。别乱想,这儿的分开就是单纯的分开。

桂向导能力觉醒一年后,有一天晚上银时忽然做梦,梦里面,一头小小的白狮子跟在他身后,桂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看见银时身边的小白狮后,一脸兴奋地跑过来,也不怕被咬,直接将小白狮抱了起来,“啊,真可爱啊。银时。”

“哼。”高杉也不知道从哪儿走了出来,身边跟着一头黑蓝色的小老虎。桂抱着小白狮,又奔向小黑蓝虎,“啊,晋助也有宠物了。也好可爱。”

银时站在旁边,本想如往常一样跟高杉斗上几句,可不知为什么,梦里面的自己有一种喜悦感。那种喜悦感是从心底发出来的。渐渐地,喜悦感越来越真实,随着喜悦感的增强,银时睁开了眼睛,他发现,那喜悦感不是来源于梦里,而是来自于另一股精神力,精神力扑过来的方向是桂睡着的床那边。

银时吓了一跳。

桂无意识释放的精神力竟然引导出了他的精神力,已经学习过很多知识的银时,瞬间明白了,即使没有进行准确的数字测试,也能知道自己和桂的精神力契合度真的太高了。

这么高的精神契合度,若是常人,可能觉得有点恐怖。银时却不以为意,他只是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正准备再次躺下去时,忽然发现床脚蹲着一只小小的白色的动物。月光从窗户外透进来,银时发现,那白色的小动物竟然和梦中的小白狮一模一样,血红色的眼睛正盯着自己。银时一个没忍住,哇地喊了出来。

被吵醒的高杉顺手摁下了灯的开关,小白狮像是被突然的亮光吓住了,从银时床脚跳下来,又跳到了桂床上。桂揉着眼睛坐起来,睁眼正好跟小白狮相对,他愣了两秒,转头看房间里另外两人,指了指小白狮,问到,“这是哪儿来的?”

最初的惊诧后,三人很快反应过来。银时的精神向导出现了。

对于小白狮的出现,银时和桂都很高兴,银时高兴的原因是那是他的精神向导,桂高兴的原因则是因为小白狮是动物。

松阳说随着人的成长,精神力的增加,精神向导也会跟着长大。银时一脸求知欲:“那精神向导和人的成长情况是同步的咯?这样的话某些人的精神向导是不是很小?”

高杉悄悄冲银时做了个战斗的手势,桂一边给小白狮顺毛,一边随意问到,“不知道我和晋助的精神向导会是什么?”

银时回了高杉一个手势,表示应战,“矮杉的是黑蓝色的老虎。”

“嗯?银时怎么知道?”松阳问。

银时眨眼,“我梦到的。”

“那我的呢?”桂迫不及待。

“不知道。”银时答得飞快,桂失望的表情还没显出来,高杉加了句,“黑色的动物吧。”

“嗯?因为银时的是白色的狮子?”

“嗯。松阳老师不是说精神向导能反映主体的特征吗?”高杉冷笑着看着银时,“你看那狮子的毛,跟某个卷毛一模一样。”又转头问松阳,“是吧,老师?”

松阳装作没感知到银时和高杉的暗中较劲,微笑点头。桂一脸期待,“好想亲眼看着它出现啊。”

桂没有亲眼看着自己的精神向导出现,倒是银时和小白狮,见证了那只小黑豹的产生。桂的精神向导出现时,正是流行感冒病毒肆虐的季节。桂和高杉发烧感冒了,吃药后,两人都躺在床上睡觉。科研所里临时有事,松阳拜托银时照看着两人,匆匆忙忙去了科研所。

银时拿着一本漫画,小白狮卧在桌子上,房间里偶尔几声咳嗽。

就在银时漫画书快翻到头时,一股精神力在房间里隐隐波动,银时和小白狮都抬起了头,一人一狮盯着精神力波动的源头,桂后脑勺对着两人。

银时放下漫画书,小白狮前爪撑了起来,随着那股精神波动频率越来越快,一个小小的虚影在桂床头的地上慢慢出现,随后越来越清晰,成了一只黑色的小豹子。银时睁大了眼睛,那小豹子一双茶色的眼睛盯着银时和小白狮。

小白狮愣了一下,转头看了自己的主体一眼,后腿一蹬,跳到了小豹子身前。小豹子被窜过来的小狮子一惊,站起来一爪子挠向小狮子,被小狮子伸出前爪挡下了,顺爪安抚似地碰了小豹子的头一下,紧接着,小狮子上前一步,用头蹭小豹子的身体,似乎是被小狮子脸边那一圈软软的鬃毛蹭舒服了,小豹子放松了警惕,蹲坐在地上。

目睹了全过程的银时,感受着从自己精神向导那边传过来的愉悦,目瞪口呆。

自那以后,银时和桂就走上了常常被自己的精神向导坑的道路。

05、

“伤害银时和新八的应该就是这种药物。”桂将几张图片递给了近藤和土方,“这药物是增强精神力的,粉末状的药物被爆炸的气流冲进了万事屋坐的车里,使用精神力的银时和新八一下子吸收了大量这种药物,增强的精神力太大,超过了他们本身的精神力承受范围。”

土方看着那各种颜色的药粉图片,“这玩意是谁发明出来的?”

桂没有回答土方的话,将另一张图片递给了土方,图片上,是一群表情呆滞的少年。“这药物不仅可以对哨兵向导使用,还能给普通人使用。”

“给普通人使用?”近藤惊到。

“这种药物还能增强普通人的精神力,让他们像哨兵一样,短时间内能控制自己的感官增强。但是,一旦药效过后,他们的精神力就会破坏,变成这种样子。”

“这种样子?”土方重复。

“嗯,这种样子。”桂抬手指了指图片,“痴傻。”又顿了顿,“乃至丧命。”

桂的房间挨着万事屋三人的院子。屯所最深处隔着一条河与这个城市的一片森林公园相望。即使有厚厚的围墙挡着,银时还是能闻到森林中的味道。这种味道让银时会不自觉放松。——即使增强嗅觉可能会让自己听觉减弱,银时还是会在睡觉前坐在窗边闻闻从森林里传来的树叶味道。

所以当另一种熟悉的气味混着树叶的味道传来时,精神世界里舒坦地趴着的白狮子瞬间抬起了头。银时恨不得狠狠拍白狮子的头一下,但他做不到,他收起了自己的嗅觉增强,告诉白狮子,黑豹子已经休息了。

白狮子虽然从心里不相信主体的话,但它知道,所谓的主体控制不住精神向导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很多时候,银时觉得自己控制不住它,是因为在银时心底里,没想过将它完全束缚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白狮子抬起的头又放下,闭上了眼睛,“我还是很懂事的。”白狮子想。总得给主体留些空间吧。

两股精神力相交的瞬间,桂停下推门的动作,展开了精神屏障。对方用的精神威压来势汹汹,却没有伤害的意味。桂转过身,故意将精神屏障的一角减弱,对方的精神触角几乎是瞬间就找到了他减弱的那一处,哗啦集中往那一处奔去,可是奔到一半生生停住了,下一秒,桂减弱的那一处精神屏障恢复了本来的厚度,对方的精神触角迅速后退,退到一半,就被桂で精神屏障上伸出的几缕丝线状的精神触角缠住了。本来按照正常情况,被缠住的精神触角接下来就是被滞留,以便桂能马上找到对自己发起攻击的哨兵的位置。可是,这一次,被缠住的精神触角竟慢慢与桂精神屏障上那几率丝线融合了。

桂收起了自己的精神屏障,转身进了万事屋三人的院子,两个房间的门开着,新八和神乐站在门前,“桂上校。”新八恭敬地打招呼,脸上还残留着一丝尴尬。“咦?小银的精神力为什么会和你的融合在一起?”神乐在刚刚的晚饭上同桂混得半熟,面对桂,没有新八那么拘谨。

桂还没回答呢,两个年轻人表情一变,纷纷转身关上了门。

桂笑笑,走到银时房门前,“银时,我可以进来吗?”说完也不等屋里的人回答,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靠窗的地方只有一盏微弱的灯,让这不小的房间昏昏暗暗。天花板上垂下一根线绳,桂抬手拉了一下,房间里顿时被白炽灯照亮了。

“喂……”银时冲桂喊到。后者看了看银时,坦然道,“太暗了,看不清。”

“看不清戴眼镜去。银桑我可不喜欢这么亮的光。”银时将窗边那盏微弱的灯关掉,走到桌边坐下。

“戴着眼镜就不能做事了。”桂坐在桌子另一边,端起桌上的小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抬头看着银时。

银时也看着他,两人已经有两三年没有见过。

两三年,听起来是很长的时间,但对于他俩而言,也就够完成几个任务。

“上面为什么派你下来?”“你在这儿怎么样?”两人同时开口。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话。

桂端起杯子喝了口水,银时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很不错。比在军部自由多了。”银时先回答。

桂点点头,放下杯子,回答银时的问题,“因为上一个任务完成了,现在我很闲。”

银时双眼里有一阵情绪闪过,桂装作没有看见,“莎白呢?”

听到这句话,精神世界里的白狮子抖了一下。银时额角一阵抽搐,还是没忍住,“假发,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两个字。”

~~~~~~~~~~~~~~~~~

感冒好以后,桂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小黑豹子兴奋不已。小黑豹子显然对自己的主体也很喜欢,不断地用头蹭桂。

小白狮子蹲在银时身边,眼巴巴看着小黑豹子。高杉跑去找松阳,为什么比他后觉醒能力的桂精神向导都出现了,可是自己的精神向导还没有出现呢。

松阳跟着高杉一起从书房出来时,桂正兴冲冲地要给小白狮子和小黑豹取名字。

“一个叫伊丽,一个叫莎白就好了。连起来就是伊丽莎白,多好听。”桂很高兴,指了指小白狮子,“银时,你的狮子是白色的,那它就叫莎白好了,小黑豹叫伊丽。”

银时低头看了一眼朝着自己咕哝咕哝说着话的小白狮,安抚性地摸了摸小白狮的头,“什么鬼名字啊?假发,你没发现你的伊丽很不情愿吗?”

“没有,银时,你怎么能乱说话呢?伊丽说他很喜欢这个名字,是吧,伊丽?”小黑豹从桂手下抬起头,委屈地看着站在他们身后的松阳和高杉。

高杉瞬间欣慰了,幸好自己的精神向导还没有出来,不然,伊丽可能就是自己精神向导的名字了。当然,最后高杉的精神向导依然没有逃过桂赐予的名字,虽然打死高杉都不会承认自己威武霸气的蓝虎名叫伊丽2号,就像打死辰马也不会承认,自己那可爱迷人的赤狐名字是莎白2号一样。并且,凭什么我们的精神向导是2号啊?!

~~~~~~~~~~~~~~~~~~~

桂没有在意银时的吐槽,甚至没有反驳自己的名字。接着问了一句,“银时,你的精神力开始变弱是什么时候的事?”

银时愣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瞒不过桂。挠了挠头发,“你先回答我,这次上面为什么派你下来?”

桂盯着银时,后者毫不退缩地看着他,桂叹了口气,展开了精神屏障,简单地将自己了解的情况说了一下。

“所以,是因为事件主谋是军部的人?”银时依然盯着桂,这句问话里面带着点玩味,“假发,军部只有你一个人了吗?你在隐藏什么?”

桂想起辰马说的话,又看着银时的表情,最后还是将精神屏障加到最厚,“主谋和松阳有关系。他们担心你,银时。”

桂刚说完,银时就笑了。“担心我?假发,你相信吗?他们是想控制我,不是担心我。”

“银时……”

银时摆手,打断了桂的话,“没事,反正也就这样了。行了,你去休息吧。你的精神力也还没有完全恢复吧?精神安抚,谢啦。”

“……”

听到银时跟自己说谢是桂最害怕遇到的情况。他知道,这个时候的银时基本处于生气的状况,而生气对刚刚受到精神伤害的银时来说,是很不好的一种情绪。

银时一副逐客的样子,桂想了想,站起来,“你也早点休息吧。”转身离开。

门被关上的一瞬间,白狮子出现在银时身边,舔了舔银时的手,银时伸手摸了摸白狮子的头,“你说,上面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白狮子站起来,在银时身边走了两步,咕哝几声,“没事,明天我们问问辰马。会不会是假发自己想办法下来的。毕竟有假发在,我就不会出事。”

--------tbc---------

大家看得开心!!!☆⌒(*^-゜)v

评论(16)
热度(38)